第十二章 再杀他一次

小说: 我有一颗妖怪心脏 作者: 软软喵 更新时间:2020-11-13 20:44:31 字数:3324 阅读进度:12/76

盛妤就这样一路蹦跶回了自家小区。

门口的保安和她再次打了个照面,见她这样倒是一点也不吃惊,乐呵呵的招呼道:“小盛又住院了啊?”

一个又字简单明了的表达出了核心。

盛妤没觉得丝毫不妥,笑着回他:“是啊,出了点小问题,不过现在已经出院了。”

“那你可要注意身体啊。”

两人没营养的话题到此终结,一旁的阿乌看得目瞪口呆,就连霍胤表面波澜不惊,心里也是微微吃惊。看这架势盛妤肯定不是第一次穿病号服招摇过市了,怪不得能穿的如此平静。

等到了门口,盛妤开了锁便直接转头招呼霍胤:“进来啊。”

面色如常,十分坦然,一点也不在乎男女之防。

霍胤倒是还记得她有男朋友,只让阿乌跟了进去,自己自觉在门口等着。

盛妤奇怪的盯了他两眼,问道:“干嘛呢?我这几天都得回来住,难道你要一直在门口守着?”

霍胤身形笔直如松,盯着对面的墙没看她,嗓音淡淡:“倒也不是不行。”

对于他这样长期和妖怪打交道的,昼伏夜出属于家常便饭。他之前就是在楼对面守了她一夜,再多个几夜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更何况现在是夏天,晚上算不上有多难熬,要是换成冬天的话他倒不会为难自己。

别说盛妤不知道这些内情,就是知道恐怕也不好意思让人家晚上睡大街,便好心提醒道:“我家里有客房,等会儿我收拾收拾,你可以暂时先住在那。”

她说这番话的时候想法真的很单纯,更别说两人昨晚就住了个对门。

结果她没多想,霍胤倒是多想了,俊朗的眉狠狠皱起。

她到底知不知道孤男寡女的住在同一间屋子影响不好?更别说还是一个有男朋友的女孩子,居然一点也不知道避嫌,再想到第一天两人相见盛妤好像就问过他要不要住下,一时间,霍胤脸色更冷了。

此时此刻在他心中,盛妤实在是没什么好形象。

他拒绝道:“不必,你先管好你自己吧。”

这话说的多少有点不客气,盛妤莫名其妙遭到了冷言冷语,再见他油盐不进顿时也翻了个白眼扭头就走。

她要是知道此时霍胤心里怎么想的,绝对要大呼冤枉,但谁又能想要表面上寡言少语的少年在脑海中上演了这么一场活色生香的大戏呢?

她脸上浮着一层薄怒进了卧室,阿乌见状对霍胤那个纯直男也是非常无奈,但凡他在情事上能开点窍,也不至于单身这么多年。

想到两人之后毕竟还要合作一段时间,阿乌有意缓和两人关系,便蹲在床上喵喵叫的安抚着:“别生气,阿胤就是这样的性格,我就没见他身边出现过什么女孩子,冷不丁听你这么说,肯定是不好意思了。”

盛妤听他这么说也渐渐翻过味来了,强装镇定耳根却是不受控制的红了起来。一件事情上栽两次,她对自己也是非常绝望。

理是这个理,但输人不输阵,她嘴硬道:“我一个姑娘家都好意思,他有什么可不好意思的啊。”

阿乌心说你俩这脸皮厚度能一样吗?别以为本猫看不出来你对我们家霍胤图谋不轨,真住在一起了,怎么看吃亏的都是我们家霍胤啊!就你这如狼似虎的模样,等霍胤搬进来了清白能不能保住都不知道!

阿乌心里腹诽面上却还是给了盛妤台阶:“毕竟单身二十年了,理解一下。”

这话有奇效,盛妤轻轻咳嗽两声掩盖自己的欣喜和窘迫,想了想特意从衣柜里面挑出一条黑色的裙子,暗戳戳的想要和霍胤穿情侣装。

单身好单身秒,霍胤的单身神话恐怕就要在她身上终结了!

盛妤心里美滋滋的,手刚将上衣撩起一个角突然想起了什么,她猛地顿住转头警惕的看向阿乌,严肃道:“我要换衣服了,你怎么还不走?”

正眯着眼睛偷看着的阿乌闻言一双猫眼瞪得溜圆,不可置信道:“不是吧?连一只猫你都防着?”

盛妤:“本来是不防的,但冲你说了这句话就知道你懂的不少。”

阿乌:“……”

简直毫无人性。

阿乌根本无法反驳,只能耷拉着脑袋被盛妤赶出来。

他小猫步迈的有气无力,凑到霍胤身边唉声叹气道:“这丫头忒古板木纳,还是玫妗大美人好。”

玫妗的本体是朵玫瑰花,他们妖怪本身就对这方面戒防比较低,更别说玫妗整日招摇着,巴不得有人好生欣赏她绝美的外表,自然是不吝啬的。虽然不至于脱了任人欣赏,但她那惹火的身材配上性/感的衣服,杀伤力却是更不容小觑,足够让人/大饱眼福。

霍胤对他的色心表示冷漠,语气淡淡:“收敛一点,我们还要靠她抓住凶手。”

阿乌在心里狠狠地呸了他一声,自己惹盛妤的时候可是一点没收着脾气,还是他帮忙调节的,现在倒是叫他收敛了!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狠狠吐槽一通后阿乌依旧提不起什么兴趣,懒懒散散的甩着尾巴随口说:“谁知道呢,那东西已经杀了这么多人,现在又有我们介入其中,兴许已经怕的躲起来了也说不准。”

“不会。”霍胤冷笑一声,声音虽轻,语气确是斩钉截铁,不容置疑:“即便是飞蛾扑火,他也抵抗不了盛妤对他的诱惑力,我们只需要等着他自投罗网。”

话一说完,他敏锐的转头,便看见盛妤不知何时站在那里。

想来是把他们的对话都听进去了,脸色有些难看,只是见霍胤看向她,倒也冲他笑了笑。

盛妤反应不大,是因为她之前便猜到了一些,金鹰在饭桌上时并没有跟她说的太详细,只说想要她帮忙调查,想来也是有自己的考量在里面。

她走到沙发上坐下,又转过头对霍胤说道:“进来坐下吧,我有几个问题想问问你。”

见霍胤还是没有动作,她又弯了下红唇,清秀的脸蛋透着勉强的笑意:“我又不会吃了你,只是在对面坐一坐不至于这么防着吧?”

霍胤迟疑了一瞬,倒是迈腿走了进来。这事儿虽然是他一时多嘴引发的事端,但一开始他就没打算真的要瞒着,对于金鹰他们那种瞒着是为了她好的乱七八糟言论,霍胤一直都是不赞同的,只是懒得主动去说罢了。

现在这样也好,有了开诚布公的机会,就算盛妤听了之后拒绝配合也没用,因为根本不需要她配合,只要他守在盛妤身边,结果都会如他所愿。

霍胤身高腿长,在沙发上一坐便如一把蓄势待发的剑。

盛妤难得没什么心思欣赏,她没打算拐弯抹角,斟酌了下语句便开口问他:“之前在妖联说需要我帮忙调查案件是不是假的?其实你们一开始便知道杀人的是什么妖怪了?”

霍胤看了她一眼,颔首道:“是,说妖怪也不尽然,只是临琅残余的一魂一魄,附在了影子上。”

“临琅?”盛妤疑惑。

“是乳芽的父王。”

盛妤一下愣住,下意识摸向自己胸口。托那颗心脏的福,昨日还狰狞的伤口已经恢复了七八分,只留下很轻的酥痒的痛感,不刻意感受的话几乎可以忽略掉。

她问:“他不是已经死了吗?如果没死你们是不是要帮他?”

盛妤自然是想从他口中听到否定答案的,要不然她实在无法想象自己的存在对于他们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她更不希望自己每天都活在刀口上,随时随地担惊受怕琢磨着自己的心脏什么时候就会被夺去。

很奇怪,霍胤素来不会察言观色,却看清了她那双眼眸镇定下的恐慌。

盛妤怕死,一直都很怕死。

这么多年来她拖着这样一个半死不活的身子,好不容易见到了活下去的希望,又怎么甘心这般被夺走,哪怕这是她从别人那里偷来的。

但是妖联的人如果真的有这样的打算,她却也不会多说什么,毕竟自己与他们素昧平生,又怎么能去要求他们放过自己呢。

盛妤表示理解,但理解归理解,抗拒归抗拒,无法混为一谈。

霍胤见她这副模样却忽而轻声一笑:“你想多了。”

他向来是冷着一张脸,乍然一笑冷峻的眉眼宛如冰雪开化,扬起的眼角减弱了戾气。

盛妤抿了下唇,差点被迷得脸红。

只听他语气散漫道:“他已经死了,死了就是死了,就算没死如今这般作恶多端,也是要死的。”

这一连串的死字,让盛妤刚刚升上来的温度慢慢冷静。

她总结了一下:“所以我们的任务是再杀他一次?”

“也可以这么说。”霍胤勾着薄唇,黑漆漆的眼眸直视着她,嗓音低沉,带着几分蛊惑:“所以,你就是我们的诱饵。”

他眉眼深沉,像带着钩子一般此时准确无误的捕获住了盛妤。

她不自在的抿着红唇,心脏越跳越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