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被迫上贴吧

小说: 我有一颗妖怪心脏 作者: 软软喵 更新时间:2020-11-11 09:21:06 字数:3378 阅读进度:4/76

在睁开时,盛妤已经恢复了平静。

此时空旷的客厅是和往常一样的安静,直白的灯光照的屋内宽敞明亮,只剩下那一摊灰烬在告诉她方才发生的一切不是幻觉。

盛妤走到那一地灰烬前默默地盯了一会儿,她脖颈低垂,长长的睫毛遮住了眼底的神色。

半响后一言不发的将屋子里那里收拾干净,又检查一遍家具确认没有损害,这才去洗了个澡。

等再出来她脸上又挂起了没心没肺的笑容,嗷嗷冲到了床上。

乌漆麻黑的她也没开个灯,借着月光透进来的光亮迫不及待的翻出了和霍胤的对话框。

经过一晚上又是打扫又是沐浴的洗礼,此时此刻她已经十分镇定,还顺便组织好了朴实又诚恳的语言来诉说一下自己方才真实的思想。

月亮为证!

她!绝没有见色起意!

她!是一个非常正直的美少女!

盛妤趴在床上翘起小腿在空中晃来晃去,美滋滋的按下发送键。

下一秒,笑容僵硬在脸上。

她难以置信的看着屏幕上那个红色感叹号,甚至揉了揉眼睛,确定不是眼花后蹭的一下坐了起来。

槽!

狗霍胤居然把她拉黑了!!!

拉!黑!了!

这也太快,太猝不及防了吧!

……

夜黑风高,与此同时对面楼的顶传出了说话声,裹夹在风中。

“这姑娘……怕不是发疯了吧……”

阿乌语气怜悯,透过窗户将屋内发生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细长的猫尾巴在身后甩来甩去。

屋内的少女显然气急败坏,床上的那几个玩偶被她又揪又捶,觉得不解气后还摔到地上狠狠地蹦起来踩,几个玩偶无一幸免,全都被蹂躏的变形,不知道的还以为有什么深仇大恨。

霍胤站在它旁边,一身黑衣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他显然也看见了盛妤发疯的场景,轻啧一声,不可置否。

从今日种种来看,这女人脑子绝对有问题,还是病得不轻那种。

发泄一通后,盛妤从众多玩偶中挑了一个勉强入眼的抱在怀里,含着对霍胤深深地怨恨,咬牙切齿的入睡。

第二日清晨。

刺眼的阳光争先恐后的撒进室内,盛妤被晃得不得安宁,不得不盯着两个黑眼圈打着哈欠起身,这才发现自己昨晚连窗帘都忘了拉,顿时在心里又骂了一句霍胤狗男人。

她看了看手机上的红色感叹号,临出门特意看了下门板上被爪子戳出来的那几个洞,确定昨日发生的事情不是一场梦后,悠悠的叹了一声气。

看来她是真的被霍胤讨厌了。

再如何伤心难过该上的课还是要上的,等她宛如幽魂一般进了教室,那憔悴的面相直接将林兔兔吓了一大跳。

“嚯!你不是吧!盛大胆这是被尸体吓得失眠了?”

“尸体?”盛妤眼神哀怨,幽幽开口:“能令我失眠的只有失恋。”

“失恋!!!”林兔兔怪叫一声:“你什么时候谈的恋爱连我都不知道!你藏得够深啊!”

“就昨晚,经历了相知相爱后,不到一小时我就被单方面甩了。”盛妤趴在桌上,声音有气无力。

林兔兔手心“啪”的一下糊在了盛妤额头上,感受了下温度,嘟囔道:“这也没烧啊,怎么就说胡话了?”

盛妤连扒拉她都懒得扒拉。

见她确实神色恹恹不像做假,林兔兔脑海中瞬间联想到十八/禁不可描述的方向,一晚上一小时,能干嘛?也就只够干点那什么了!

夭寿啊!盛妤也悄无声息的长大了啊!

林兔兔感慨她也是个深藏不露的同时又心生怜悯,安慰道:“没事没事儿,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这种人也没什么好当真的。真想要男人,你招招手,就咱这颜值,学校各种男神还不随你挑?”

谁知盛妤根本不领情,她一叹气,神情更加颓废:“你不懂,你这个单身多年的24k纯金单身狗根本不知爱情的美妙。”

“好!我不懂!”林兔兔气的想啃她一口磨门牙。

盛妤郁闷的翻了个面趴,按照计划本来打算今天见到霍胤之后再好好联络感情,顺便咨询一下那妖怪为什么盯上自己,以及霍胤为什么要帮自己。

她一肚子的问题昨天没好意思问就等着今天伸展拳脚,谁知计划跟不上变化,今天霍胤能不能出现都是个未知数了。

想到昨天晚上遇见的那个狼妖,盛妤猛地又直起了身子。

“兔兔……”她绞尽脑汁掂量着言辞,又小心谨慎的朝四周看了看才凑过去,小声道:“最近谣言是不是挺凶的,那学校发生的那三起开膛破肚挖心案的凶手……”会不会真的是妖怪做得?

后半句她总觉得难以启齿,要是以前她绝不会有这种荒谬的想法,但在经历昨天的事情之后就不得不多想了。

盛妤还在纠结要不要说,林兔兔直接就是倒吸一口凉气,上上下下打量着她,以一种极为陌生的眼神。

她脱口反问:“原来你已经知道了?!”

这回轮到盛妤愣住了,难道还真是妖怪做的?而且瞧着林兔兔的样子好像还早就知道?

林兔兔叹气,拍了拍盛妤肩膀安慰道:“没事儿,贴吧上说的那些你都不用理会,他们也就只能在网络上蹦跶了,一群键盘侠。”

“贴吧?”这回轮到盛妤惊愕反问。

她总觉得自己和林兔兔说的不是一回事儿。

“对啊。”林兔兔又是一叹气。

不知道是谁起了头,盛妤是妖精的传言不胫而走,愈演愈烈,甚至隐隐有并肩校园十大传说的趋势。

贴吧上还专门开了个帖子扒此事,说她杀人挖心用来弥补自己心脏上先天不足的亏损,分析的头头是道,说的跟亲眼所见一样。

即便是查了监控,案发时盛妤还在操场上和大家一起活动,有着充分的不在场证明,可还是有人说她是施了妖术。

毕竟生活在信息发达的时代,又带着鬼怪乱神的色彩,流言传播速度简直叹为观止。

林兔兔表情义愤填膺,接着道:“我有充分理由怀疑这个开贴人,就是昨天跟我们打起来的那几个女的!”

“我们什么时候和她们打起来了?”盛妤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哦,你没打,我打了。昨晚吃完饭回宿舍撞见她们,我都没吭声她们居然敢先挑衅我!叔可忍婶不可忍,不把她们揍得求爷爷告奶奶都对不起我林兔兔的威名。”

林兔兔这三个字盛妤实在没听出来威风在哪里,不过看她这红光满面神采奕奕的样子,想来这一架还真是打赢了。

她感叹着:“看来你昨晚下手太轻了,都没得到教训。”

林兔兔非常认可的点点头,并立下回去之后再把她们暴捶一顿的誓言。

不过这事儿还是让盛妤记在了心上,一下课她第一时间登上了学校贴吧。

这几天因为这几起案件闹得沸沸扬扬,早就有人列起了各种猜测,其中最火的自然当属挂着盛妤名字的那一个。

盛妤早就因楚楚动人的容貌在学校盛极一时,再加上她天生一个病秧子很少来上课,偶尔露个面也是惊鸿一瞥更添神秘色彩。

盛妤这一款,走的不是艳冠群芳路线,而是娉婷秀雅,弱不禁风最容易激起男人保护欲的我见犹怜小白花款。

要说她也是倒霉,也就是最近做了手术身体恢复好了才回来,结果她回来这短短一个月就发生了这种事情,时间节点不可谓不巧合。

所以当有人开贴将她与学校的杀人案联系在一起,宛如一石激起千层浪,热度攀升,管理员直接给帖子加精置顶。

盛妤倒是不怎么感兴趣,她随意扫了一眼,大多都是胡编乱造,没什么含金量。

她现在尚且不能将学校的事情和昨夜的狼妖联系在一起,但她总有预感觉得两者是互相关联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今晚十六的月亮那么圆那么大,霍胤不在她要怎么躲得过!!!

一想到霍胤她就是满满的心酸。

她又将两人的聊天界面调出来试探性的发了个句号,果然又收获了一个红色感叹号。

挺好,还真是礼尚往来啊呵呵。

“哎呀,你快别看了,咱们注意点路行吗姐妹?”林兔兔又一次帮她往自己身边捞了捞,恨铁不成钢道:“这一路上你要是没我都不知道撞墙几回!”

“嘿嘿,你说了有你嘛。”盛妤不好意思的收回手机,正准备老老实实走路,结果一抬头就瞧见了霍胤正步伐散漫,迎面而来。

一下见到心心念念的人,盛妤顿时激动,下楼梯时直接就是一脚踏空,整个人往下栽去。

这一跤摔得猝不及防,林兔兔根本来不及捞她,眼睁睁看着她张牙舞爪的往前扑。

盛妤也不想啊!但她控制不住她自己啊!

霍胤原本平静无波的表情微微色变,条件反射往旁边一躲,眼神中还充斥着嫌弃。

卧了个大槽!摔下去不是我本意,但你躲就有点过分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