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白玫瑰

小说: 文轩:玫瑰风流债 作者: 文轩心动守护神♡ 更新时间:2022-08-05 字数:6060 阅读进度:1/12

“最近出来个什么杀手,猥亵完后才杀干净”

“唉唉,我也知道!听说还长的奇丑无比,王家小姐就是这样死的”

宋亚轩坐在餐厅漫不经心的喝着刚刚磨好的咖啡,热气还没有消退,这间餐厅开了已经有数十年了口味一直没变过咖啡也是他的招牌,但是宋亚轩偏偏不喜欢大众口味的招牌咖啡而是独独喜欢加入玫瑰花瓣的咖啡

可能看起来很怪,但是玫瑰的清甜中和了咖啡的苦味,既可以提神又美味不失典雅

餐厅门那一面墙是玻璃做的,里面可以看见外面而外面看不见里面可以说设计的十分巧妙,听说这个餐厅在以前是个情报所,为了看清外面的敌人方便隐藏情报才设计的

宋亚轩轻轻抿了一口咖啡,慢慢品味之后推开,用手扶着脑袋向外面叽叽喳喳的人们看去

身边的仆人也是很聪明“少爷,是今天的咖啡不合您的口味吗”

“不是,外面的人在讨论什么”宋亚轩颇有兴趣的打量外面,手指尖摩挲着桌子

“好像是最近有个风流杀手,杀掉前都要行不轨之事,可以说是个人渣已经有很多家小姐被害,但是依我看就是个谣言少爷不必在意”

“嗯”宋亚轩答应一声后起身,仆人还是按往常一样结了账

开门后,宋亚轩这边简直就是一幅风景画,众人纷纷看向这边,宋亚轩长的简直无可挑剔,长睫毛配上桃花眼五官非常标准下颌线清晰到没有任何突破点,甚至连女人都自愧不如,说是世界最美的男人都不过分

他迈着直挺的步子坐上皇家马车,皇家马车本应该是皇室人员才可以坐的,但是宋亚轩的父亲和帝王关系可是非常好,亲梅竹马是别人羡慕的友情,是朋友也同时是帝王的左膀右臂

这个世界除了帝王是最高地位外还分布有南山和宋江两大丞相,宋江便是宋亚轩的父亲

宋亚轩来到了死去小姐的王家,里面的仆人可是非常恭敬,但是问起这件事都是闭口不提,唯一线索就是杀手全部事情完成后会留下一朵玫瑰

“玫瑰?真有意思”宋亚轩一向喜欢刺激,他对这个杀手产生了浓浓的好奇心,因为玫瑰正是他最喜欢的花朵

夜晚,宋亚轩已经回到家中,他戴着眼镜像个斯文败类清冷的脸蛋上多了一分装饰任何东西在他脸上都不算多余

他一直在查找关于这个杀手的信息,门外的仆人看见宋亚轩盯着文件许久就来询问“少爷,现在已经很晚了”

宋亚轩抬抬头这才发觉自己已经看了许久便摘下眼镜说“嗯,睡觉了”

一声令响,本来还生机勃勃的楼层瞬间变得悄无人声,灯从开始的光亮转眼就一盏盏的熄灭

仆人们也全都有秩序的退下,因为受过良好的礼仪所以她们走路没有声响

宋亚轩躺在床上偶尔看看窗外被风吹动的树枝,渐渐的,眼前越来越模糊直至陷入无尽的黑夜

“阿宋,记得我吗...”

悠扬的琴声伴随着少年低沉清新的嗓音,宋亚轩睁开眼睛就对上一对清澈的桃花眼,这双桃花眼与宋亚轩并不相同,宋亚轩的桃花眼稍微有些圆而这位少年的眼睛眼尾细长只露出一半瞳孔但是并不显得无神

“你是...”

还没给宋亚轩反应的机会就被少年拉住胳膊跑了起来,也是这时给他观察的机会

“是一片白色的玫瑰...?”宋亚轩压制住心中的疑惑,在他心里玫瑰都是红色的,红色代表着浪漫与勇气

“而白色是什么呢?”

突然少年停下了,还是眨巴眨巴眼睛“想什么呢”

宋亚轩猛的激灵一下“没什么...”

少年笑着但是眼睛里面是捉摸不透的神秘“今天你好不容易出来玩了,就不要想那么多啦”

“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少年眯着眼睛,手指划过下巴“我的名字...你还不知道吗”

可能是宋亚轩注意到了少年的不开心就没有追问,他蹲下来仔细查看白色玫瑰“白色玫瑰?还真是罕见...”

少年扮着鬼脸猛的扑上来吓了宋亚轩一跳“哇!”

“你干什么”宋亚轩有些生气的问到,少年哭丧着脸“你生气了吗”

正当宋亚轩准备反驳时少年用手指堵住了他的嘴“嘘,谁叫你忘记我的名字,这是惩罚哟”

少年的脸开始扭曲,逐渐幻化成一堆白色的云雾

宋亚轩惊坐而起,场景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卧室,这个梦的感觉很真实现在感觉嘴边还有余温和少年身上玫瑰的香气,他摸摸后背已经湿了一大片

缓了一会后就直接下了床,仆人听到声响进了卧室,看见的是宋亚轩慌忙的模样,他已经很久没有看见宋亚轩这样慌张了所以着急的问“少爷,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宋亚轩一只手擦着汗一只手撑着桌子,他现在脑海只有一个东西就是白玫瑰“去...去给我找关于白玫瑰的资料!”

一会后,一堆堆关于白玫瑰的资料全都送到宋亚轩身边,他翻着各种书“帝国已经上千年不存在白玫瑰了...怎么可能会突然梦见”

里面有些关于白玫瑰的文章也有一些历史记载,但详细的解说却丝毫没有,宋亚轩翻阅许久没有任何结果他生气的把书全都推倒地上

就在这时他注意到一本很旧的书,外皮都已经腐烂了,仆人看见就拿起对宋亚轩说“啊,少爷这本书太脏了,我去给您...”

宋亚轩一把夺过“不用了”,里面写了一段“虚与白榕花海,唔系水泪方得之中”,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还是上天的指导,这句话有种很强的感应,但是就算宋亚轩多厉害都没有理解里面的意思

一位留着长胡子的先生看见门口站成一排排的仆人们有些诧异,因为门没关他就随便进去了

宋亚轩听到声响后连忙抬起头,这位先生教书了一辈子所以宋亚轩把书递给先生“先生,您来了,您看看这句诗到底是什么意思”

先生捋了捋长长的胡须,眉头皱了皱又放松,他看看宋亚轩再看看书“你最近是不是做了什么梦”

“对...是一个...”宋亚轩还没说几句就被先生打断了“不要说,我没资格知道”

宋亚轩虽然不懂但还是点点头“先生,您看懂了吗”

先生哈哈大笑就向门外走去“这我可告诉不了你,需要你自己解开”

这位先生看着不太正经,但是教书很长时间也是看着宋亚轩从小到大的良师,宋亚轩自然信的过他

就这样他又翻阅了许多古文,终究都是以失败告终,宋亚轩都开始怀疑自己的梦到底是不是真实的

晚上十点,仆人又进来提醒宋亚轩“少爷,该睡觉了”,这次宋亚轩没有乖乖就训“等会再睡”

仆人也是无奈“可是少爷,您已经超过睡觉时间了,再不睡老爷会批评我们的”

“我说了,等会再睡,如果你听不清楚就去别的地方工作吧!”平常脾气一向很好的宋亚轩居然发了脾气,仆人哪见过这种场面直接哭着跑了出去恰好撞到了正来宋亚轩房间的严浩翔,道歉后就离开了

严浩翔穿着一身黑色睡衣,拿着红酒杯,松松垮垮的随便一看都可以看见结实的胸脯“怎么啦我的小少爷,难得一见的发脾气啊,要我说你赶紧去道歉不然传出去指不定编造什么谣言呢”

宋亚轩白了一眼严浩翔“这么晚了来我房间做什么,还有,你别穿这么松垮的睡衣来找我”WwW.8㈦㈦zw.℃οm

严浩翔看看睡衣“这不是刚刚洗完澡吗,我们从小长大你什么没看过,别害羞嘛,从小你可是扬言要嫁给我的”

宋亚轩不耐烦的攥着拳头“严浩翔,小时候的话你怎么还当真呢?我一个男的嫁给你什么?没什么事你就出去吧”

“是吗?我可是很想你呢...”

宋亚轩推开严浩翔起身“别把你祸害别家小姐说过的话说给我听”

严浩翔眼中闪过一丝光亮但很快被浇灭了,他伸出手想碰到宋亚轩但又收回来了“我知道了...小少爷我先走了,记得早点睡,不要熬夜了”

他出去后在黑暗中一下子把酒杯中的酒灌了下去,这个酒很辣呛的严浩翔都咳嗽了几声,没咽下去的红酒顺着嘴角流下胸脯“这个酒怎么还是这么苦...还是换成果酒吧”

宋亚轩这边准备放弃了,他疲惫的说了句“睡觉”,外面人心惶惶的仆人们也终于松了一口气仿佛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

熟悉的两点钟,他又进入了这个梦境,梦境还是白玫瑰,还是一位翩翩少年

这次宋亚轩没有犹豫他拉住少年就问“你叫什么名字”,少年好像没听见他说话一样“阿宋,你喜欢玫瑰吗”

“我问你你叫什么名字?”

“阿宋,喜欢玫瑰吗”少年又没有回答还是重复上一句的问题

宋亚轩皱了皱眉头,少年笑了笑“想知道吗?陪我玩一会吧,今天你太忙了,放松一下”

“玩什么”

这一句话让少年愣了好久,之后又露出白净的一排牙齿笑了起来“阿宋,这还是你第一次答应陪我玩呢”

宋亚轩就这样附和着少年的一切,他干什么宋亚轩就干什么

跟少年在一起很舒服,白玫瑰没有太多的香味但是就感觉比红玫瑰要好闻

两人玩累了就躺在花海里,宋亚轩感觉很热本想脱件衣服,但是少年拉住宋亚轩的手“别脱,脱了你就出不去啦,要不然我给你讲件故事吧”

“出不去?什么意思?”

少年装作没有听见自顾自的讲起故事“以前有位从小被家人虐待的男孩,在最苦难的时刻遇见了属于他自己的光,这位光陪着他走过了一年、两年、三年一直到坐上了帝王之位”

“帝王之位?好厉害”

“当然了,他怎么可能不厉害呢...”

“还有呢”

少年声音越说越小“最后...在男孩登基典礼上光为了保护男孩自己私自去打倒了想要杀掉男孩的杀手,光成功归来,男孩登基典礼也很顺利!”

“真是个好结局”

少年垂下眼帘“哈哈,好结局,真是个好结局呢,你猜怎么着?后来男孩亲手杀掉了光!光很信任男孩所以死到最后都是笑着的!”

宋亚轩瞬间汗毛竖起站了起来“什么?为什么...”

少年无知的眨眨眼睛“什么为什么?”

“男孩为什么杀掉光”

少年用最纯洁的笑容眼中带着泪光,拉着宋亚轩走向一颗长的最美的玫瑰“为什么呢...到底为什么呢?”

“你怎么了?”

少年这才发觉眼中的眼泪,抹了抹又笑了“我哭了?因为结局很伤感嘛...”

突然宋亚轩反应过来理解了诗的意思“白玫瑰...意味着孤独与悲伤!等一下...你还没说你的名....!”

“你已经知道了哦”

少年拔掉那朵最美的玫瑰给宋亚轩戴上“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光”

宋亚轩猛然睁开了眼睛又是一双眼睛,这双眼睛和少年的很像所以他一瞬间以为自己还没有醒来

“醒啦?”眼前的杀手坐在宋亚轩床头,宋亚轩警惕的离男人远了一点“谁?”

“唔...准确的说是有人雇我来杀你的”

宋亚轩明白了什么激动的要喊出来“你不会就是那个...”

杀手捂住宋亚轩的嘴“喂,会被发现的,我就是传闻中的杀手”

宋亚轩冷静下来揣摩着杀手的脸“你没有那么丑啊?”就算看不清但杀手的轮廓可是相当清晰跟丑反正是不沾边了

“那当然”杀手自信的指着自己的脸

“不是...你不是杀手吗,你刚才怎么没杀我”

“还不是因为你一直喊我名字,说实话吧小子,你怎么认识我的”杀手放荡不羁的脸上露出一抹邪笑

“我有说你名字吗?”

“你刚刚一直喊耀文唉,你不会自己都没发觉吧”

“可能真的没发觉”

刘耀文扬起宋亚轩的下巴“长的确实很漂亮,我还以为是女人呢”

“走开!”宋亚轩拍开刘耀文的手

“你这么彪悍肯定不是女人!可惜了这么好的皮囊!话说你怎么不害怕我?”

“我为什么要害怕你?我又不是花瓶,我从小就学剑术你都不一定会打得过我”

虽然口头上这样说,但是宋家防护可是十分精严,连他自己进来都很难别提这个杀手居然毫发无损的进来还没被发现一点,这个杀手肯定不简单

“很有特色啊,不愧是贵族的气质都不一样”

“你要杀我吗?”

刘耀文嘴角多了一丝弧度“这么漂亮的美人我不舍的杀”,宋亚轩更加警惕“你要是想强我你还不如把我杀了”

“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外面谣言都这么传了吗?虽然那些小姐因为我太帅了所以会死皮赖脸贴上去但我可一个没同意啊!”

“真自信,天太黑了看不清你的脸,开灯让我仔细看看”

刘耀文握住宋亚轩准备开灯的手点起一盏油灯一把就把宋亚轩搂入怀里“哦,你开灯了我不就被发现了吗”

宋亚轩被突然的力气吓了一跳闭上的眼睛缓缓睁起,他看着正搂着自己的男人是真的很帅很帅,连自己都不淡定了,心一直扑腾扑腾的跳,对于恋爱一点没谈过的宋亚轩脸也是红了一层

“少爷心动了?”

反应过来自己失态的宋亚轩慌张的重新坐到床上“没有”

刘耀文笑出了声“可是我心动了呢”说完就缓缓靠近宋亚轩亲昵的吻了一下,宋亚轩不懂这是什么意思疑惑的看着刘耀文“嘴对嘴有什么含义吗?”

刘耀文贱贱的坏笑了一下“就是觉得你很好看的意思”

“是吗?那我允许你多亲几下吧”

“不了不了,要是再亲等你知道后要打死我不可”

他看看时间“快天亮了,下次再来找你”说完就突然消失了,消失的很快宋亚轩没有看见一丝细节,到最后只留下一朵白色玫瑰花

“白色的啊,我见过其他人不都是红色吗,他给错了?”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文轩心动守护神♡的文轩:玫瑰风流债

御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