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南城孤儿院

小说: 我七个姐姐国色天香无为 作者: 宁枫安然 更新时间:2022-01-08 字数:2577 阅读进度:1/1385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平川市。

几间破旧的小院外,十几辆挖掘机,正对着两扇生锈的铁门。

南城孤儿院掉漆的牌子,摇摇欲坠。

宁枫背着行军囊,伸出手,扶正了牌子,一时间有些失神。

十年前,宁家惨遭灭门,全家上下,仅剩他一人独活,仇家追杀,全城封锁,走投无路之下,他被南城孤儿院的院长林景河带回孤儿院收养。

在孤儿院的五年间,他结识了七个姐姐,却没想到,仇家的追杀,一直没有结束。

为了不连累林景河和七个姐姐,在一个雨夜,年仅十五岁的他,独自一人,离开了孤儿院。

十年后,他再次站到这里,早已不再是当年那个孱弱的少年。

而是九州国四大战神之首,南部战区指挥使,威震八荒上将宁枫。

“我求求你们了,求求求你们了,不能拆啊,不能拆!”

宁枫正要走进孤儿院,孤儿院里,一个老人被人踹倒在地,滚到了他面前。

“你给我滚一边去,几百亿的工程,就因为你这么个破孤儿院耽搁了老子半个月,今天,就是把你拍死在这,我也得拆了你这孤儿院!”

老人从地上爬了起来,跪在拆迁队长面前,老泪纵横。

“李队长,我求求你,不是我不让拆,是这孤儿院,还有二十多个孩子没处安置!”

“你把孤儿院拆了,这些孩子该到哪去啊!”

李队长一口吐沫吐到老人面前。

“我呸,一群有娘生没娘养的孤儿,我管他们到那去,就是要饭也不管老子事,你赶紧给我滚!”

老人跪在地上,倔强的挡在李队长身前,他今天就算是死在这,也绝对不能让他们拆了南城孤儿院。

李队长来了火气,抄起一把铁锹,对着老人。

“你还来劲了是不是?”

李队长抄起铁锹,直奔着老人的天灵盖砸了下去,他背后站着的可是宋氏集团,弄死个把人,大不了赔钱了事,要是耽搁了工期,十个他赔不起。

就在铁锹要落到老人头上的时候,一只手,突然按在了李队长的胳膊上。

李队长回过身,按住他的,正是宁枫。

“我警告你,少他妈管闲事!”

宁枫冷笑了一声,抬起腿,一脚踹在了他的胸口上。

这一脚,直接让李队长倒飞出两米,在地上翻滚了半圈,一口血吐在地上,胸口传来的剧痛,让他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两根肋骨,断了。

“林叔。”

宁枫扶起跪在地上的老人。

老人看着宁枫,伸出手,摸了摸他那遍布沧桑的脸。

“你,你是小枫?”

宁枫点了点头:“是我,林叔,我是宁枫,我回来了。”

时隔十年,宁枫也没想过,竟然会是在这种情形下,见到了南城孤儿院的院长林景河。

林景河心中说不出的激动,十年前的雨夜,宁枫从孤儿院消失,下落不明,他急得发疯,找遍了整个平川市,也找不见宁枫的踪迹。

他曾经一度以为,宁枫死在了外面……

没想到,没想到,宁枫还活着。

“喂,臭老头,你他妈的是不是忘了点什么事?”

“把我们大哥打成这样,你们还有心在那闲扯?”

不知道什么时候,十几辆挖掘机里,黑压压的走下来十几号人。

刚刚被宁枫一脚要了半条老命的李队长,也被人搀扶了起来。

“妈的,敢踹老子,本来我今天只想弄死这个老头!”

“没想到还有人要陪他一起送死!”

“今天,就让你们两个,一起死在这!”

李队长挥手,十几号人,抄着手里的钢管,将宁枫和林景河团团包围。

林景河有些害怕,但还是挡在宁枫身前:“小枫,你赶紧跑,帮我照顾好孤儿院里的孩子,我这把老骨头,留在这,拖住他们!”

宁枫笑了一声,把林景河拉了回来。

“林叔,您这把老骨头,还是留着安度晚年吧,这几个杂碎,交给我解决就是了!”

宁枫放下背囊,看着明晃晃的十几根钢管,掏出手机,拨出一个电话。

“封锁南城孤儿院街道,没接到我命令之前,不允许放任何人进来!”

“也不允许,放任何人出去!”

随着宁枫一声令下,距离南城孤儿院最近的驻扎军队出动,开始封锁整个街道。

李队长鄙夷的看向宁枫。

“还他妈封锁街道?你是不是电影看多了?”

“别说封锁街道,你今天就是把平川市封了,也得死在这!”

“给我动手!”

李队长怒喝了一声,却被胸口两根断掉的肋骨,疼的龇牙咧嘴。

宁枫正要反击,胡同里,一辆新闻转播车横冲直撞的绕过几辆挖掘机,停在了南城孤儿院的门前。

“住手!”

转播车里,一个披肩短发的女人,扛着摄像机,对准了十几名正手持钢管的拆迁队工人。

“我是平川市电视台记者安然,现在正在对林氏集团强拆事件进行现场直播!”

十几名工人有些傻眼。

李队长倒吸了一口凉气,虽然林氏集团强拆的事情,闹得满城沸沸扬扬,可那不过是捕风捉影,要是真让这群记者找到证据,他铁钉要丢饭碗!

“别拍了,别拍了!”

李队长赶紧让人去抢摄像机。

一名拆迁队的工人抬起钢管,对着安然手中的摄像机正要砸下去。

安然身后,一双有力的大手,挽住了她的腰,将她向后一拖,那砸下来的钢管,顺着安然的鼻尖划过。

“谢,谢谢……”

安然回过头,映入她目光的,是一张略带沧桑,却又无比熟悉的面孔。

她微微一怔,眼中一颤,手中的摄像机险些脱手。

宁枫赶紧接住,凑近了安然的耳边:“五姐,十年不见,见到我也不至于这么激动。”

安然的脸上,两行眼泪流了下来,她顾不得眼前强拆的工人,转身用手锤在宁枫的胸口上,锤了两下,又觉得有些心疼,不由得减轻了力气。

“你还知道回来,你知不知道,我们找了你整整十年!”

“十年,你到底去哪了?”

宁枫顺势抱住了安然,在宁枫怀里,安然安静了下来。

这十年来,他亏欠了七个姐姐太多。

当初一声不响的离开,就是怕牵连到七个姐姐和南城孤儿院。

可如今,他为九州国四大战神之首,再也没有任何顾忌。

到这来,就是为了报十五年前,宁家灭门之仇!

那场大火夹杂着鲜血的黑夜,父母惨死,至今仍是他心中的梦魇,十五年过去,还时常出现在他的噩梦之中。

“小子,交出你手里的摄像机!”

“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一名拆迁队的工人,将钢管对准了宁枫。

宁枫眼中的温情,瞬间化作戾气,连带周遭的温度,都下降了几分。

“我让你插嘴了吗?”

“没看我正在这我和我五姐谈情说爱呢吗?”

“狗东西!”

宁枫反手夺过那拆迁队工人手中的钢管,一棍子砸在了他脑袋上,瞬间,那名叫嚣的拆迁队工人倒地不起。

安然想要转过头来,却被宁枫捂住了眼睛。

这群垃圾,不配脏了他五姐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