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儿子!

小说: 沙雕霸总非叫我老婆 作者: 知悲喜 更新时间:2022-08-06 字数:4783 阅读进度:1/11

身高腿长的男人站在巨大的穿衣镜前给自己系着领带,黑发用发胶梳的一丝不苟。

应在州两手抓着西装的领子,动作极为潇洒地一甩,套在了身上。

只见镜中的人,勾起嘴角露出邪魅的笑容,甩甩头缓缓开口:“呵,今天的我也是魅力四射呢。”

然后抄起桌上一沓崭新的钞票,勉强对折,奋力往自己剪裁合体的西装裤的兜里塞。

“少爷,李秘书到了。”管家的声音在衣帽间外响起。

应在州这才咬着牙把钞票全部塞进去,单手插兜向外走去,在临出门前又回头冲镜子里的自己点了点头。

很好,如此出色的他,也怪不得小娇妻会那样死心塌地。

李秘书恭敬的帮应在州拉开车门,又折回驾驶座。

“今天的行程安排。”应在州翘着二郎腿,扬起下巴,高傲的问道。

李秘书抽空在手边的平板上划了两下:“早上和GC公司的王总有约,然后进行新品发布会,下午去新开张的方泽商场视察,晚上参加方总的生日宴。”

“除了下午的活动其他的都取消。”应在州皱起眉头,他一个掌握全球经济命脉的男人,还要跟这些人谈合作?还要亲自去新品发布会?

可笑至极。

李秘书欲言又止的从后视镜中看着他,犹豫片刻后,还是没忍住开了口:“应总,这些都是必须要去的。”

应在州看向李秘书的眼神中充满了怜悯。

可怜的小秘书肯定不知道吧,他们所处的不过是本叫做《暗夜霸总娇妻带球跑》的小说中的世界。

李秘书只是个连具体姓名都没有的小龙套。

至于他,像他这样优秀的男人,肯定是主角。

主角除了谈恋爱还需要工作吗?愚昧至极,这些活动就算不去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至于为什么要去商场视察,没有别的,只是因为他将会和失散多年的儿子在某个商场发生命运般的邂逅。

应在州搭在膝盖上的手偷偷的画着圈,这些天他已经跑了七八个商场了,命运般的邂逅到底什么时候发生啊。

好烦。

*

方泽商场的童装区内一对颜值极高的父子,吸引了周围人的目光,

“爸爸。”穿着鹅黄色短袖,白白嫩嫩的小不点儿,拽拽身边人的裤子。

小不点儿指着模特身上的双肩包,和男子同色的圆眼睛中满是期待:“这个好不好?”

身高腿长的男人,沉默的抿着唇,点点头,示意店员取下来。

男人半蹲着,眼睑低垂,浓密纤长的睫毛遮住了大半深灰色的眸子。

鼻梁上的金丝边眼镜,更加凸显出他周身清冷的气质。

店员凑近了,还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苦涩中药味儿。

边云落帮小不点儿背上书包,没忍住,再次纠正了绵绵的称呼:“是舅舅,不是爸爸。”

只是,话音刚落,绵绵瘪瘪嘴,一双浑圆大眼睛立马蓄满了泪水,脸都白了。

不敢反驳,双手绞着身前的衣角,也不敢瞧边云落,像是犯了大错。

边云落微微反光镜片更显疏离,向下的嘴角和微蹙的眉头,都能看的出来他的不悦。

仿佛下一秒就要出言训斥。

两人并没有注意到,店外,有个男人眼神热切地注视着他们。

应在州心口发烫,终于找到了,他流落在外的孩子。

这就是命运版的邂逅!

边云落熟练地从兜里掏出纸巾,轻柔地给绵绵擦着眼泪,语气却格外生硬:“绵绵,男孩子不可以随便哭的。”

绵绵的金豆豆掉的更厉害了。

边云落擦眼泪的手微顿,无措地抿起淡粉色的唇,藏在镜片后的浅灰色眼睛中满是茫然。

绵绵爱哭,但他,恰好不是个擅长哄孩子的人。

“自己擦。”冷漠的男人,并没有被小男孩的眼泪吓到。

反而将纸巾塞到小男孩的手里,用更严厉的语气命令他。

应在州看得心痛,孩子不过是想要个小背包,小O却买不起。

儿子的眼泪颗颗砸在他这个老父亲的心上。

里面的边云落,维持着半蹲的动作。

新背包两侧的小兜是可打开的,里面装着几只黄澄澄的橡皮鸭。

他从里面拿出来一只,拿到绵绵面前,捏了捏。

圆鼓鼓胖乎乎的小黄鸭发出“叽叽”的响声,两只豆豆眼憨傻的盯着绵绵。

绵绵抽抽鼻子,自己抹掉残留的泪痕,固执地抓着边云落的衣角,怯怯地叫了声:“爸爸。”

边云落眉头紧皱,一言不发地站起身来,把小黄鸭放在绵绵的头上。

伸手在兜里摸索着,为了哄绵绵,他经常会揣几颗自己做的糖果和小饼干。

找到了糖果的边云落,拨开糖纸,放进绵绵嘴里:“好了,不哭了,乖。”

等绵绵不哭了,边云落结完账后,便牵着小家伙儿离开了童装区。

外面的应在州微微侧身藏匿起来,表情复杂。

尽管买不起,为了孩子,小O还是买下了那个书包。

小O故作坚强的样子,真的让他十分心疼。

边云落迈着小步子,带着绵绵往书店的方向走。

绵绵要上幼儿园了,他打算去买些幼儿读物。

至于称呼的事,再等等吧。

书店内。

边云落弯下腰,衬衫的下摆被抻平,皮带勾勒着他纤细的腰,脸侧的眼镜链微微晃动。

苍白的手指在书脊上划过,寻找着合适的读物。

背着白色书包的绵绵满脸孺慕之情,已经止住了眼泪。

手里还攥着刚才的纸巾,亦步亦趋的跟在身后,看上去乖巧极了。

突然,绵绵被书店的展示架上的白狐毛绒玩偶,吸引了目光。

玩偶做的很精美,眼睛是漂亮的灰蓝色珠子。

绵绵看看玩偶,又看看边云落,这个,像爸爸!

小豆丁捏着书包肩带。

这是书店里的东西,不可以乱碰。

但他只摸一小下下,应该没事吧。

经历了激烈地心里挣扎。

绵绵踮起脚尖,一手扒在展示架的边缘,偷偷伸长了手,轻轻摸了摸玩偶的脚脚。

好软哦,像爸爸的头发!

沉浸于“撸狐”的小豆丁,还有专心选书的边云落,都没有发现。

那个一直盯这他们的男人,情不自禁地向书店方向前进了几步。

边云落露出的手腕上那只廉价手表,唤起了应在州的记忆。

四年前的那天晚上,小O被他握住的手腕上,就带着这只表。

没想到,他应在州的儿子,居然连一个小玩偶都买不起。

“应总?”身旁的李秘书小声叫着发呆的应在州。

被唤回神的应在州,眼眶有些发红,微微抬手示意李秘书安静。

然后细细的整理了一番,今天特意挑选高定西装。

深吸口气,向书店内走去。

李秘书刚要小跑跟上,就见自己老板骤然停住自己急不可耐的脚步,转身指指两人所站的位置,又用极为“冷漠”的眼神看着他。

“我,在原地等候?”李秘书迟疑地对应在州的眼神做出解读。

应在州矜持地点点头。

不愧是他的心腹下属。

果然一个眼神就能明白他的意思。

应在州减缓步伐,刚才他走得太急,未免显得不太霸总。

要是被小O误以为他很心急就不好了。

进入书店的应总,悄无声息地站在绵绵身后。

居高临下地看着只有自己小腿高的小不点儿。

表情像是个要拐卖小孩的危险分子。

这就是他的崽儿吗?好可爱,呜呜呜。

眉毛和头发除了颜色以外,长得真像他,其他地方都像小O。

书包里装着鸭子的绵绵贴着身后的书架,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两只手害怕的背在身后。

委屈巴巴地看着应在州,像是被人吓坏了。

他偷摸小狐狸被人发现了,爸爸是不是要赔钱了?

应在州见状,也慌得一批,他什么都没干啊。

他应在州的孩子胆子怎么会这么小?

啊,他知道了。

这被他身上的杀伐霸总气质震慑到了。

应在州自觉找到原因,暗自点头。

没关系,天才总是不完美的,胆子小点儿也无所谓。

毕竟不可能谁都像他一样,毫无缺点。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应在州抱起自己软乎乎的“儿子”。

决定先来个父子相认,再和小O详谈。

门口的李秘书都快把眼珠子瞪出来了。

有没有人告诉他,应总在干什么?

被抱走的绵绵眼泪瞬间涌了出来。

小手抓着应在州昂贵的西装领,看向背对着他们的边云落,小声地叫着:“爸……爸爸,唔。”

听到声音的应在州,神色一凌,抱着小孩的手臂紧了紧,眼圈泛红红。

无声的应了句:“哎。”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父子间的心灵感应吗?

刚才在童装店外的那一眼,他就知道,这个孩子是他的儿子。

现在,他只是抱着儿子,对方就认出了他。

不愧是他应在州的崽!

见两人出来,李秘书连忙迎上来,“应,应总,这是?”

只是应在州表情微妙,李秘书硬是把后半句,拐卖儿童咽回了肚子里。

应在州放下小孩,慈祥的摸着小家伙的头。

那张二十来岁的俊脸,硬是充满了老父亲得骄傲:“这孩子,长得,像我吗?”

“啊?”李秘书僵在原地,汗都下来了。

没等他回答,应在州摇摇头,抬起手:“我知道,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李秘书瞧着小孩,带着婴儿肥软乎乎圆嘟嘟的小脸、水汪汪的灰色杏眼,还有漂亮的像小姑娘似的脸蛋。

再瞧瞧自家老板那张棱角分明,英气逼人的脸。

不能说是一模一样,只能说是毫无关系。

接着李秘书灵光一现,难不成这孩子,长得像妈妈?

所以说,应总这是突然找到了流落在外的私生子?

李秘书突然想起这些年来看过的狗血言情小说,福至心灵。

默默直起了身子,没想到啊。WwW.8㈦㈦zw.℃οm

应总这浓眉大眼的工作狂,也不守男德。

豪门真乱啊。

这边,隐约察觉到不对的边云落,在应在州抱着小外甥,前脚踏出书店门的时候,跑了过来。

恰好听到应在州的那句:“乖,我是你爸爸。”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知悲喜的沙雕霸总非叫我老婆

御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