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 登州帮

小说: 大明第一吏 作者: 纸花船 更新时间:2021-02-28 字数:3555 阅读进度:423/425

“爷,奴家,奴家不想报仇……若是能继续现在的日子,以后给欢欢找个好人家,奴家就心满意足了……”

片晌,姜思雨便给了李春来答案,小心翼翼的说道。

这答案,自让李春来很不满意。

但李春来却不会着急。

正所谓‘分而化之’。

李春来前面之所以先让她过来,而不是让那端庄的周姓美妇过来,就是为了分化她们,先把她们的对立面拉起来,从而去寻找其中突破口。

笑了笑道:“行。你也是个明白人。这会儿吃饱了吗?”

姜思雨闻言俏脸登时止不住红了,忙是乖巧的点头。

李春来一笑,看向了她。

姜思雨俏脸不由越来越红,却是慢慢靠近了李春来……

……

“我以为你今晚不回来了呢。怎么,没在那边多玩一会儿?”

待李春来回到内书房旁边的居所,陈如意自还没睡,正等着李春来。

只是,饶是花魁,言语里却也是止不住的醋意。

李春来不由一笑,将她揽在怀里:“我说找她们是正事儿你信吗?”

陈如意此时与李春来已经很亲密,已经不怎么怕李春来了,没好气的白了李春来一眼:“信你才有鬼了。赶紧去洗澡吧。我可不想我的床上,粘上别的女人的骚.味。”

李春来哈哈大笑:“过来伺候爷洗澡。”

陈如意面上傲娇,却是乖乖的过来伺候李春来一起洗澡。

……

李春来本以为今晚就要这么平静过去呢,但刚洗完澡,准备与陈如意一起休息,外面便传来了今晚值守的山子的声音:“将军,大市场的董爷来了,说有急事要见您……”

陈如意刚才已经检查了李春来的状态,本来心情正好呢,穆然听到居然又有事情,小嘴止不住撅起来,都能挂住油瓶了。

李春来心神却是一振。

终于有人想明白了啊。

旋即便招呼山子道:“知道了,让他等等,我马上就过去。”

“是。”

待到山子离去,李春来笑着捏了捏陈如意精致的小下巴道:“起来收拾下,让后厨搞点羊汤喝,咱加个夜宵吃。”

陈如意的俏脸登时由阴转晴,却故作低低啐道:“那你快点啊。要不然汤就凉了。”

夜宵,早已经成为了两人之间的秘密暗号……

……

“呵呵,董爷深夜到访,不知所谓何事啊?”

不多时,李春来便在客堂见到了这位传说中的董爷。

说起来,李春来虽然是第一次跟他在如此私密的环境里私密交流,却绝不是陌生人。

早在当年李春来崛起的时候,虐的那个小董爷,便是他的族人。

后来,两人虽是没有什么深交,但是许多大场面上,也都有碰面,董爷该随他李三爷这边的份子,也是一分没少过。

“三爷,抱歉,实在抱歉呢。这么晚了,竟然还要过来打扰您休息……”

董爷连连作揖,花白的头发一颤一颤。

他已经快六十的人了,按说作息规律比李春来要更甚,此时却是满脸疲惫的撑着。

显然,的确是出什么事儿了。

“董爷,自家爷们,不用如此客套。来,喝点茶再说。”

两人分宾主落座,董爷喝了几口热茶,这才是稍稍缓过来,却忙又起身对李春来深深行礼:“三爷,惭愧,惭愧吧。有件重要的事情,老朽必须要马上跟三爷您通禀……”

“哦?”

“有何事,董爷但说无妨?”

李春来心里跟明镜一样,面上却依然不动声色。

这便是基层工作的难处。

别看李春来此时位高权重,视力超群,要菜这董爷,跟砍瓜切菜也没有什么区别。

但这世间事,显然不能总以绝对力量来对比。

李春来就算想做掉这董爷,却究竟也需要一个理由,名正言顺。

须知,在沂源这种小地方,能混到董爷这般位置的,基本上都是宗族里的头头,都是土皇帝一般的人物。

若李春来真不管不顾的做掉了这董爷,不说沂源必定要大乱,但可能三五年都未必能稳下来。

而且,就他们董姓这一家子,李春来以后怕是别想再指望上了。

所以,‘烹小鲜’只是其一,‘修补匠’也极为关键。

甚至在很多时候,‘修补匠’都是核心中的核心。

董爷看了李春来一眼,心里也有了数,忙是恭敬道:“三爷,说起来,是老朽对不住三爷您和弟兄们……”

说着,他竟然作势便要跪在地上。

李春来当然不肯,忙是把他扶住。

两人僵持一会儿,姿态做足了,董爷这才带着老泪道:“三爷,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我家那个不成器的小崽子,竟然,竟然瞒着我,私自放了一批火药买卖……”

“若不是我今晚寻几个账房问话,发现了猫腻,怕,到现在还要被这畜生蒙在鼓里啊……”

“三爷,老朽对不住您啊……”

看着董爷的表演,李春来面上时而点头,心里却是毫无波动。

别看这老不死的一口一个‘畜生’,一口一个‘小崽子’,实则,这是在死命保他儿子呢。

李春来这边不点头,他便绝不会说出后续的核心消息。

“呼。”

半晌,李春来长舒一口气总结道:“董爷,这事儿,也不能完全怪董公子不是?这些恶人,何等狡诈?董公子只是想多做点生意而已,又怎能想到,这些恶人竟然如此歹毒呢?董爷您放心,我李三儿心里还是有谱的。董爷是我沂源柱梁,还是需保重身体那。”

眼见李春来表了态,董爷不由又是怼着李春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大哭了一番,这才是开始说起了核心因由。

买他们火药的人,走的是‘登州帮’的关系。

他们以为‘登州帮’的人是买去开矿的,便没有多想,却没想到后面会出这等事情。

李春来闻言眉头不由紧皱,良久不语。

这下子,事情真的被连起来了。

正如孙乾所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这帮狗东西,真的跟后金鞑子有牵扯!

李春来之所以得出这个推断,俨然不是无的放矢!

众所周知,登州与辽东隔海相望,不过咫尺之遥。

纵然现在后金鞑子远没有拿下辽南,切实的控制住辽南区域。

可,在辽东有过切身体会的李春来深深明白,后金若想对辽南施加什么影响力,以辽南那帮人的尿性,骨头根本就硬不起来!

所谓的‘登州帮’,肯定不是后世大上海那般组织严密的帮派,而是董爷这种老江湖的称呼。

就是登州那边在外地做买卖人群的称呼。

恍如后世的‘温州帮’、‘潮汕帮’一样。

没什么其他的意思,带点匪气而已。

“登州帮是谁牵的头?”

半晌,李春来终于说话了。

董爷刚才已经放松了不少,不过,听到李春来如寒冰般的语气,他还是止不住咽了口唾沫,忙小心道:“是登州孙家的人。具体孙家知不知情,现在老朽也说不好……”

到了此时,董爷都不敢瞎鸡儿给李春来引路了。

李春来缓缓点了点头,看向董爷,俨然是让他安心的眼神,又道:“人还有消息吗?”

董爷忙恭敬道:“三爷,老朽今晚得知消息后,便急急令人去查了,现在暂时还没有消息。不过,至多明日早上,老朽一定给三爷您一个交代!”

……

董爷不多时便离开了李府新宅,后心都是被冷汗湿透了。

他早就料到,这事情李春来必定不会善罢甘休,却也没想到,李春来的意志,竟然是那么决绝的……

还好,他第一时间便找上门来,能把他们董家先摘出去。

董爷上了马车便急急离去。

但他并没有注意到的是——

李府新宅门外的角落里,正有好几双眼睛,一直在牢牢盯着这边的动向。

不多时,黑暗里便传来人低语:“爷,是姓董的那老不死没错了,他应该已经见过李三爷了……”

“哎,已经这般,老董都服软了,咱们再撑着还有什么劲儿?赶紧把礼物拿过来,我现在便去拜会三爷!”

“是。”

……

陈如意今晚这顿夜宵,显然是晚了又晚……

从董爷打开了这个缺口之后,李春来后面一口气又接见了四个‘社会大哥’。

尽是董爷这般人物。

等一路忙完回来,已经快要到丑时了,陈如意单单是这锅羊肉汤,都已经热了七八遍了。

还好。

汤是老汤,而且羊肉汤也不怕热,并不影响口感。

吃完夜宵,又给陈如意‘交了次公粮’,把她哄睡着,李春来却久久没有睡意。

现在,情况基本上已经明了了。

‘登州帮’的人在此次事.件中,扮演了极为不光彩的角色!

上李春来的‘黑名单’已经是肯定的了。

但是让李春来都有些惊悚的是——

仅是现在登州帮暴露出来的人家,便已经有六家了,而且尽是在登州有头有脸,地位很不弱的豪强之辈。

这里面,或许肯定有人扯着虎皮做大旗,是故意借助登州帮的名头,但其中透露出来的东西,还是让李春来有些止不住的烦躁。

相比于后金鞑子还算遥远的威胁,这些地方土豪强的势力,才是他李三爷目前这个阶段,必须要翻过去的大山那!

说句不好听的。

为何,后世那些明穿小说,都喜欢以孔有德作乱之后的登莱地区为起点,开始经营呢?

因为那是一个崭新的白纸般新世界!

在这个时代,便是李春来这等强势人物,面对这些土豪强,一时半会间,也根本就没有什么好办法的。

杀,短时间肯定是杀不得。

能做到的,只能是‘颠覆’!

用听话的新人换旧人。

只可惜,这个过程,注定要消耗无数的时间和心血,他李春来短时间内,又哪来这么多的心思和精力呢?

神思之间,李春来的脸孔紧紧贴在了陈如意雪白如玉的肌肤上,眼神却是越来越凛冽!

破后而立,不破不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