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保健酒……

小说: 大明第一吏 作者: 纸花船 更新时间:2021-02-10 字数:3715 阅读进度:387/425

有道是‘他强任他强,清风照山岗。’

这世上之事,无怪乎是对症下药,有心算无心而已。

只是李春来也没有想到,今晚的事情会这么顺利。

不过,稍稍仔细一思虑,李春来便是冲破了诸多阻碍,找到了核心线。

像是独眼虎他们赵家父子几人,虽说这些年看着混的也算不错,一方豪杰,但,与他们交涉的各方人马,谁,谁又会真正的把他们当人看?

毕竟,一般人也承担不起这等责任。

他们就像是常年游弋在沙漠中的孤狼,此时,突兀的有李春来这等有着大量水源和资源的狼王,给他们抛出了橄榄枝,谁又能拒绝?

……

因为此事达成了一致,独眼虎父子都不用连夜赶路回去了,直接便是在这边下榻。

但赵云龙却有点让李春来刮目相看。

他并没有选择和父兄一起,而是直接跟李春来回到了大营中。

毕竟是年轻人,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感受一下、了解一下,这支能打败鞑子的队伍,到底是个什么模样了。

对于这小子的要求,李春来自不会阻碍,吩咐陈六子几句,让陈六子招呼他就完了。

真以为,他那点三脚猫功夫,三两天就能了解到他李三爷的治军、用兵之道?

但是正事儿虽是比较顺利,可回到俞瑶这边,李春来却是遭遇到了尴尬。

好说歹说,俞瑶也不让李春来进门,直言让李春来去找卿儿。

这让李春来陡然也有了不少火气。

这小娘皮,哪来这么多臭毛病?

但正如李春来之前对俞瑶说的一样,卿儿究竟非是完璧,他李三爷又不傻,怎会这么贸然?

就算真想碰她,至少也得养个三两月再说。

索性今晚也喝了不少酒,李春来也懒得再当‘勤劳的肌肉牛’了,自己安安稳稳的睡一晚,也好好养养神。

谁知,刚回到帐里,还没来及脱衣服,二少奶奶便委委屈屈的找过来,言之有事情跟李春来商议。

李春来登时更为烦躁,但二少奶奶毕竟是‘投资商’,李春来也不好太过分,还是让她进来。

“三爷,奴家想通了,千错万错,都是奴家的错,还请三爷您,能原谅奴家一次……”

二少奶奶一进门态度便摆的很低,凄凄惨惨的好不可怜。

这让在隔壁听墙根的卿儿直恨的咬牙切齿!

什么玩意儿啊。

纯一个骚狐狸。

今晚,本来是将军陪她的时间啊,却是被这个狐狸精给抢了去。

强撑着与二少奶奶寒暄了几句,安抚了她一下,李春来便止不住的送客了:“二夫人,此事已经翻篇了,以后,凡事都长点脑子!行了,你去歇息吧。明日咱们还得早起赶路。”

二少奶奶显然早就料到了这等结果,委委屈屈的便是要退出帐去,但就快要出去的时候,她似是忽然想起了什么。

忙道:“三爷,有件事情还差点忘了告诉您,就是,您之前说了酒的生意后,奴家也留了心,便也收集了不少世面上的酒。只是前面走的匆忙,又出了钠灯事,奴家一时着急,都忘带了。好在今晚他们已经送过来,三爷您要不要去尝尝,毕竟您才是行家啊……”

“嗯?”

本来已经有些疲倦的李春来,不由也陡然来了兴致。

他之前之所以答应让二少奶奶入伙,无怪乎是想借助二少奶奶在青州的影响力,先打开青州本地市场。

现如今,二少奶奶的依靠刘家,出事已经是不可避免,二少奶奶的效用力显然也下降了许多,李春来再带她,纯粹是契约精神了。

当然,也有不少‘马骨’的成分。

但李春来也没想到,这小娘皮~,竟然还有些门道的,居然知道去做市场调查……

这事情,李春来都是没有时间去做的。

当然,李春来不去做,主要是因为他很了解时代的科技树,知道他的蒸馏酒,是绝对领先于这个时代的。

“既是这般,那便去看看吧。不过,时候已经不早了,咱们麻溜点。”

“嗳,是,是……”

二少奶奶登时欢喜的要炸开一般,却忙是拼命压抑住。

……

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二少奶奶此时虽是已经风雨飘摇,但还是有一定力量的。

她身边,此时还有两个贴身丫鬟、一个婆子照顾。

不知道是不是红花绿叶的关系,她这两个贴身丫鬟长的都一般,好在手脚麻利,也很乖巧。

那婆子也是麻溜人。

李春来与二少奶奶过来,三个女人很快便收拾好了几十种样品,旋即又迅速出去准备小菜。

或许是因为携带不便的关系,这些样品,都是被装在了瓷器制的小酒壶内,但每个酒壶,都是贴上了标签。

不仅有名字,还有出处。

当然,这个时代的人们,还没有标签、品牌这一说,所谓的名字、出处,不过是马家胡同马家老酒,东岸齐老二迎春酒之类。

不过被这般归类汇总之后,总是让人赏心悦目、也更条理一些。

“三爷,您尝尝这个,马家老酒在咱们青州很有名的,据说,他们酿酒已经超过百年,有独家秘方……”

二少奶奶此时已经化身为了侍女,带着香风、盈盈给李春来倒酒。

李春来尝了一下,这马家老酒果然不错。

主体是纯粮食酒没错,但在这其中,明显又加了东西调和,应该是一些果酒之类。

可惜,李春来并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一时也尝不出来。

但被这么改良之后,这酒温和了不少,口感很好,不仅适合男人喝,也适合女人乃至孩子喝。

怪不得这么有名气又长盛不衰了,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那齐家迎春酒也不错,同样有着独特秘方,但却是纯爷们酒,味道很正,也有点烈,很适合平时喝着玩。

只可惜,他们虽是在某些方面,已经做到了很极致的水准,但究竟有着时代的影响力,与李春来能拉丝的盗.版飞天相比,还是差得远了。

便是比之普通蒸馏酒,也是少了那种纯正与绵长。

很快,婆子与丫鬟已经端上来几个小菜,李春来也尝了十几种酒。

怎么说呢。

说‘各有千秋’也不为过。

华夏的老百姓,那种勤劳与智慧,都是无穷的。

每家每户,都是有着各自的特色,都有着一定的优势与卖点。

特别是此时这个时代,摄于生产力和诸多方面,是很难产生大规模盗.版的,所以其中收益,又能让他们更往前走。

也无怪乎,后世的历史课本上写着,明末这个时代,已经是华夏资本主义的萌芽期了。

若是没有那些讨人厌的野猪皮,随着华夏内部生产力的不断发展,也许,世界将是一个全新的模样。

却是……

“三爷,您尝尝这个,这个……怎么说呢,这个是滋补酒,据说是早年蒙元的宫廷秘方,一直卖的很火。奴家好不容易,这才是托关系抢了一小坛呢……”

这时,二少奶奶又给李春来拿过来一个瓷质酒壶,倒出来的酒液,明显有不少粘稠之感,而且不再是白色,而是偏黄色。

乃至都隐隐有拉丝之感了。

李春来也一下子振奋起来。

果然。

不能小瞧天下英雄啊。

这个时代,已经是有前辈盯上了‘保健酒’这个巨大市场了。

就在二少奶奶眼巴巴的目光里,李春来慢斯条理的品了一口这保健酒。

别说。

味道还真不错,辛辣的同时有点微酸,不太好形容,但是并不冲。

按照李春来的神经反应,可能比之后世的一些鹿茸酒、鹿鞭酒都要好喝很多。

“这是什么酒?”

李春来接连喝了两杯这保健酒,问二少奶奶道。

二少奶奶忙笑这解释道:“三爷,这酒不是咱们青州这边的,是东昌府临清那一块的,叫陆家老酒。传闻,他们的祖上,在蒙元时便给蒙古鞑子酿酒……”

李春来点了点头,又让二少奶奶倒满一杯,细品了一下。

这什么‘陆家老酒’,应该是加了不少东西,而且陈酿了不短时间,香味都混了,恐怕职业选手一时都不好尝出来,主料是什么。

但李春来有一点可以确定。

这里面,加‘鞭’是肯定的了,李春来只喝了这几杯,便有些燥热了。

显然,这酒效果不错,人家卖得好、赚钱,自也是正常。

“三爷,您再尝尝这个,这个是济宁府出的,在那边同样很有名,也是不好买,几乎都被衍圣公家包圆了……”

看李春来正在思虑,二少奶奶赶忙又给李春来拿过来一个酒壶,斟满了酒杯。

这壶酒同样是保健酒。

只是,与那临清陆家的酒,又不是一个感觉,酒液竟微微有些泛红,而且不是葡萄酒那种红,血液一般,味道也很醇香,很是勾人。

李春来接连喝了几杯,畅怀的同时,胸腹中却也止不住的燥热。

这济宁府的酒,虽说没有临清陆家的技艺更为高超与繁琐,但也是有着独家秘笈的!

而且,这秘籍还很有创新性!

里面就算不是加的葡萄,也绝对是加了某种泛红的果酒来提鲜提神。

……

不多时,李春来已经喝了七八种保健酒,饶是脑子还算是清明,可胸腹间,已经有点不受控制了。

而且,眼睛不自禁便是往二少奶奶魅惑的腰身上瞟。

“三爷,您再尝尝这个……”

这时,二少奶奶又是拿过来一壶新酒,李春来只能强撑着道:“二少奶奶,额,今晚这,差不多了啊。明天,明天再尝吧,额……”

说话间,李春来就想起身来。

但今晚着实喝了太多酒,起身倒是起来了,整个人却摇摇晃晃马上就要摔倒。

二少奶奶眼疾手快,赶忙过来扶住李春来,柔软的娇躯直接与李春来紧紧贴合在一起,小嘴还冲着李春来的耳边,低低呢喃般道:“三爷,您累了就歇会儿,缓缓再回去也不迟嘛。”

李春来心想倒也是这么个事儿,他早已经对二少奶奶很了解,知道,这个女人的胆子极限在哪,不可能会伤害到自己。

却也正是因为这种想法,被二少奶奶一扶着躺在了行军床上,李春来转眼便呼呼大睡起来。

看着李春来已经躺下来,身下帐篷却是撑的犹如泰山一般,二少奶奶俏脸也止不住的红了,嘴角边露出了狐狸精一般的笑意,招呼婆子和丫鬟道:“你们几个,出去看着门!今晚,不管是谁,也不能打扰到我!”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