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 立营仪式

小说: 大明第一吏 作者: 纸花船 更新时间:2021-02-08 字数:3491 阅读进度:382/425

旭日东升,晨风清凉。

大校场高大的演武台上,李春来一身炫目的银甲,大手按着宝刀刀柄,血一般鲜艳的大红披风随风招展。

在他身后,洪斌,张黄,陈六子,胡关山,田景,山子等几十号核心,也是差不多打扮,一个个虎踞龙盘,鹰视狼顾。

远远望过去,天地间恍如只剩他们一帮人。

而在这一帮人中,李春来又恍如众星捧月中的那个‘月亮’,天地间唯他一人尔!

清凉的晨风拂过面庞,吹乱了几根李春来的发丝,却也让的李春来的心宁静且澎湃。

他不由便想起了当年四世三公、初掌大权的袁绍袁本初,直面当初权势滔天的董卓,喊出的那句经典名言:“汝剑利,吾剑未尝不利!”

又恍如来到了建邺城外的滚滚长江之畔。

刚刚子承父业,喜得大乔小乔的‘小江东猛虎’孙策,与他的铁杆兄弟周瑜周公瑾,站在高大的站船上,看着四周无数跪拜臣服的士兵,意气风发道:“公瑾,你我当荡平这世界!”

又恍如来到了女真人的祖先、海陵王完颜亮刚刚掌握大宝的时代,意气风发的他,提笔跃然纸上:“提兵百万西湖上,跃马吴山第一峰!”

……

这片如诗如画、如歌如梦的妖娆江山啊,到底曾涌现多少豪杰?

西至茫茫星海。

东临渤海之滨。

南至野人交趾。

北至无边寒冰之海。

在这张庞大的移山填海的画卷上,多少英雄豪杰,提笔仗剑,跃马纵横,书写他们的时代之光?

李春来恍如处在了一种如梦似幻的虚幻之中,来到了一个独立、却又不断交错的空间。

古往今来,一个个英雄豪杰的面容,他们的意气风发,嚣张肆意,尽是在李春来面前闪过。

这让的李春来周身四万八千个毛孔,每一个都开始被引燃。

这大好江山,岂能让区区女真野猪皮肆意,压的一个时代数百年不敢抬头,流毒直到几百年后,也不可能完全清除?

那是文明的倒退!

那是荣耀的污垢!

那是苍天都不敢睁眼的黑暗!

他李三爷没有机会也就罢了,可此时,已经站在了这个舞台上,真真正正的开始站住脚,又岂能不好好干一番事业?

又岂能不平复心中沟壑?!

李春来深深的闭上了眼睛,不去看眼前漫天的红色,他要跟自己要一个答案!

问自己!

到底有多坚决,到底能不能承受那极有可能数年、乃至是数十年如一日的恐怖灾难!

但没多久,李春来心里便已经有了确切的答案!

大丈夫,生不能五鼎食,死亦要五鼎烹!

“将军,都已经准备妥当了,贵宾们都已经入席……”

这时,接到了禀报的陈六子,忙是快步小心的来到了李春来身边,低低耳语几句。

李春来缓缓睁开了眼睛,左手继续按着最熟悉的刀柄,右手摆了摆手,示意他知道了。

旋即,更为冷静,也更为冷漠的审视着眼前的艳红色世界。

只是,此时很多东西看的很清楚,却又完全不清楚!

他李三爷可以看到很多熟悉弟兄、那一张张鲜活的脸孔,可若想仔细看,却又发现,一时很难分辨谁是谁……

但这并没有关系!

因为李春来清晰的看到了,他们那一双双目光中,透露出来的无尽渴望与雄心。

“唰!”

片晌,李春来忽然动了,极为潇洒却也充满果敢的抽出了腰间宝刀。

整个世界顿时一滞。

特别是无数身披全甲、半甲的战兵弟兄们,本就笔挺的身形,一时更加笔挺。

但很多观礼的贵人们,便是卢知府、衡王府长吏这等见多识广之辈,乃至是刘延刘参将,徐将军,张游击,白游击等久历军中之辈,都有些不自在了。

这,这到底是一帮什么人啊。

这等肃杀之气,青州多少年都没有过了哇……

而贵人们不远处的二少奶奶更是紧张的无以复加,两只玉手紧紧纠缠在一起,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这,这难道才是这位李三爷的底气所在吗……

另一边,俞瑶,卿儿,风娘,文师爷,包括偷偷被带过来观礼的孙乾众人,也是个个面色复杂,充满着多样。

诸多老百姓们就更不消说了。

这等场面,恐怕,很多人一辈子都未必能见到一回啊。

……

“我大明——”

这时,高高在上的李春来,终于有了动作也有了声音!

他的宝刀在阳光下反射出刺目的光芒,高高指向前方,与此同时,嘶哑的破音、却气势雄浑的大喊一声。

“万胜!”

“万胜,万胜,万胜,万胜……”

转瞬,也不知道是谁喊出来第一声,下一瞬,这个安静的世界陡然沸腾了。

无数战兵弟兄,几乎是不假思索,这个最熟悉、却也最难做到的词,便是脱口而出。

紧接着,诸多辅兵也被感染,放声高呼。

然后是老百姓,下意识的跟着高呼这极具有洗脑力、又十分顺口的词。

随即许多贵人们都被带起了节奏。

就算是不想也不敢大声喊出来,却也开始对嘴型。

整个世界,已然开始燃烧!

李春来静静的看着这一幕,周身虽是有些机械化,恍如失去了思考能力,但是双目中,却是已经有着什么干涩的东西在涌动!

这便是他李三爷的本钱啊。

这便是他李三爷拼了性命、这些时日拼命努力的成果啊!

虽然比之那些豪杰人物,这点力量依然是很弱小,小到卑微,但,正如那句经典名言:“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此时这看似卑微且弱小的力量,却已经是给了他李三爷一场入场的门票!

“唰!”

这时,李春来高高举起的宝刀忽然放下来。

整个场内紧紧噪杂片刻,转而便是安静了下来。

李春来不由也轻轻点了点头,很满意此时场内众人的表现。

别的不说,起码在纪律性这一方面,他李三爷可以说一句:放眼这天下,其他所有人,都是弟弟。

“我青州左营——”

随之李春来的宝刀再次高高举起,指向前方,同时继续嘶哑又威势十足的高呼。

“威武!”

“威武,威武,威武,威武,威武……”

有了上一次的铺垫,这一次无数儿郎们喊出来,更加纯熟,也更为的热血,也更为的融会其中,感同身受。

这一刻,天地在翻滚,音浪在咆哮,恍如这庞大的天地间,都要被这一抹艳红色冲开一个口子。

李春来的嘴角边也止不住露出来一丝笑意。

这事情,已经成了!

……

说白了,这种仪式,其实完全就是面子活,让别人看的。

毕竟,流程都已经走完了,李春来更是‘简在帝心’,是一次由上而下的正规合理人命,谁又能挑出毛病来?

但这玩意还是得造势,要威慑!

既是威慑青州的既得利益阶层,威慑青州的普通老百姓,同样也是威胁原沂源第二千总、现在已经是青州左营麾下的儿郎们。

所谓‘上行下效’。

要通过这种看似繁琐虚无,实际上却也是此时哪怕是后世,依然行之有效的手段,把他们捆绑在一起。

同时,也有点‘祭天’的意味,体现其中的正统性。

这一来,‘天地人’一体,已经是齐活了。

……

在这威势达到最顶点的时候,李春来这才收手,收回了宝刀,对旁边不远的陈六子使了个眼色。

早就激动的等候多时的陈六子,登时一个机灵,忙是对身边几个亲随低低耳语。

很快,同样准备多时的卢知府,便是大步走到了台上,下面,将由他代表朝廷、正式来宣读青州左营的立营事务,包括诸多饷银、辎重,以及细节问题。

李春来便如同威猛的侍卫一般,恭敬又潇洒的侍立在一旁。

而随着卢知府的宣读,场内的安静逐渐开始消散,取而代之的是诸多细微的低低议论声。

没办法。

与李春来的简洁却又霸气十足、让人热血沸腾相比,卢知府这边就是老太太的裹脚布——又臭又长了。

贵人们都忍不了,况乎是普通老百姓?

但很快,便是许多老百姓都是肃然了起来。

因为,上下各方面对于青州左营的优待,着实有些太扎眼了,简直让人嫉妒死。

贵人们中,那小邓公公的脸色也止不住的吃味起来,随之变的越来越难看。

原本,他以为今天李春来必定会求到他,毕竟他可是代表内廷的。

到那时候,自然要好好给李春来上一课,让他明白,他邓公公这内廷监军的威严。

谁曾想……

那小李三儿不知道怎么搞的,竟跟青州这边的刘公公很默契,刘公公那边一路绿灯,竟然根本就没用上他……

这下子好了。

啥都不用他邓公公,那,他邓公公这个监军又算个球子?

可他却浑然忘记了,早在昨天晚上时,李春来便已经派人给他送了一千两的银票。

与邓公公相邻不远处,一个熟悉的倩影,此时竟比邓公公还要更悸动,更为的灼热,美眸里几乎都要满是希冀的小星星。

自然是今天明显精心打扮过、艳压群芳的二少奶奶了。

之前,二少奶奶本以为已经很了解李春来,必定能把握到李春来的节奏了,可直到真正经历了今天的仪式!

她这才明白,她还是有些太过浅薄了。

她以前以为的东西,只能是她以为的,跟李春来显然风马牛不相及。

她原来在刘家经历的、认为那便是权势的那些,在此时李春来这等豪情万丈之下,又算个毛线呢?

这也让的二少奶奶心底里止不住发下了誓言:她此生,就算是拼尽一切,也一定要拿下李春来这厮!

这样的男人,必须有她这样的娇花,才能够点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