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 刘大郎

小说: 大明第一吏 作者: 纸花船 更新时间:2021-02-03 字数:3435 阅读进度:374/425

“现在青州已经传开了,说我李三儿城府深?”

青州南大营。

略有破败却充满了沧桑历史感的厅堂内,李春来看着眼前的二少奶奶:“消息从哪里出来的?”

二少奶奶此时已经愈发了解李春来,知道,这个男人,别看年轻,却是真正的深不可测,此时能为李春来做些事,展现出她的价值来,她自是极为卖力的。

忙低低道:“是刘延府上传出来的。不过,并非是刘延嘴中说出来的,而是他的大儿子刘大郎那边传出来。只是刘延到底知不知道此事,奴家现在也说不好……”

“……我知道了。”

李春来长长吐出一口气,有些疲惫的闭上了眼睛。

二少奶奶本来等着李春来的夸赞呢,可看到李春来这般疲惫模样,只能先忍着了。

但片刻,她忽然下意识道:“三爷,你累坏了吧,要不要奴家帮你按按头?”

但说完她也意识到了这话有点不对味,俏脸止不住便是红了,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心中暗道:“褚浮香啊褚浮香,你这般轻佻,怎么可能会讨人喜欢呢?不过只轻贱自己罢了啊……”

李春来这时也回过神来,看向二少奶奶。

二少奶奶俏脸登时要红透了,真的是无地自容,直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李春来这时却忽然一笑:“那就,有劳二少奶奶了。”

“啊?”

二少奶奶愣了片刻才回神来,无比诧异的看向了李春来。

李春来不理会二少奶奶诧异的目光,笑道:“这么看着我干嘛?在我李三儿心里,早已经把二少奶奶当成朋友了。”

“朋友…?”

二少奶奶美眸陡然亮起来,只觉浑身都是充满了斗志,她,她终于得到了李春来的认可了啊。

忙小心的道:“三爷,那,那您去那边躺着,奴家帮您好好按按……”

……

别说,二少奶奶的活是真的不错。

不多时,随着头颈肩这些地方的血液渐渐疏通,李春来整个人都舒服了不少,心也沉静下来。

虽说此时还没有太多具体消息,但李春来基本上已经能判断出来,这个抹黑他李三爷的消息,刘延九成九不知情。

原因很简单。

若是刘延就这点水准,怎么可能一直稳坐这青州参将、青州最高武官十几年?

八成,是那刘大郎自己的注意。

因为他是青州左营的副手,想来一直把青州左营视为自己的禁脔的。

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李春来自是不能放任的,必须得给这刘大郎一点教训!

……

半晌,整个人愈发舒爽,李春来忽然睁开了眼睛,登时将一直在偷偷看着李春来的二少奶奶吓了一跳,低低娇呼一声,差点一仰头摔倒。

还好李春来眼疾手快,一把揽住了她的纤腰,稳住了她的身形。

这直让二少奶奶恍如周身恍如有了触电一般的感觉,腿都要软了一般,根本就不敢再看李春来。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恍如李春来对她而言,有着一种魔力,让她根本就挣脱不开分毫的……

“……”

李春来一时也有些懵了,这小娘皮,这么敏感的吗……

好在李春来反应很快,片刻,忙是松开了放在二少奶奶纤腰上的大手,道:“你没事吧?”

二少奶奶这时也缓过神来,俏脸上几乎要滴出血来,忙是点头道:“没,没事。谢谢,谢谢三爷……”

看着二少奶奶这般羞涩模样,李春来心神也是一动,止不住又想起刚才那曼妙的手感。

这小娘皮,说是尤物都不夸张啊。

狗日的刘振邦那个老瓜瓢,真的是好福气啊。

不过,此时李春来基本上已经印证了一部分,二少奶奶这边,起码暂时还是能够信任一部分的。

道:“你今晚,能晚点回去吗?”

“啊?”

二少奶奶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差点就要软倒在地上,但是美眸中却止不住露出了一抹希冀。

忙低低道:“三爷,您,您这边,晚点回驿馆行吗……俞小姐那边……”

空气中陡然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意味,在飞速的涌动着。

“……”

李春来猛的回过神来,这他娘的,这叫个什么事儿。

忙干咳几声道:“不是你想的那事儿。是……”

李春来想说什么来着,一时竟被气忘了,片刻才想起来:“听说,刘延家那位刘大郎,很喜欢赌?他平日里去喜欢去哪玩?今天会不会去?”

“……”

二少奶奶这才回过神来,却止不住又羞又愤,李春来这厮,太过分了。

但转而她也想起来李春来刚才的话,忙道:“三爷,若不出意外,刘大郎天天去南阳.水阁不远的一艘画舫上玩,您是想……”

“呵呵。”

“也没什么,就是好久没好好玩玩了,想出去玩玩,不知二少奶奶有没有兴趣?”

……

自从上一次李春来来青州,在南阳.水阁大杀四方之后,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南阳.水阁逐步放弃了赌坊生意,转而开始专心做他们的青楼生意。

但市场需求究竟是存在的。

也导致这大半年以来,南阳.水上开起了很多以‘画舫’为名义、实际上却是各种赌坊的新营生。

如果说原来南阳.水阁这种大场子,多少还有点顾忌,不会太过分,总归是要给人留条生路的。

可这种私人画舫的黑作坊,那可就真的是吃人都不吐骨头了。

刘大郎身为青州的顶尖二代公子哥,也搞了这么一艘画舫。

幽幽夜色中,李春来一行十几人,皆是经过了乔装打扮,在二少奶奶的指引下,来到了南阳.水阁附近的岸边。

二少奶奶此时已经换了一身比较粗狂的装扮,嘴上还黏上了大胡子,加之她本身气场便不弱,看起来,倒还真像是那么回事。

李春来此时也是满脸络腮胡子,彪悍气势怕是比之马哨子都不弱了,看着二少奶奶的招呼下,有几艘小船已经过来接人,笑道:“二弟,这上面都是有怎个玩法?我是乡下土包子,还真没见识过呢。”

二少奶奶一听这声‘二弟’,止不住就兴奋起来,俏脸一片羞红,她这辈子都没有经历过这么好玩、这么刺激的事情啊。

好在此时天色很黑,不仔细看也看不到二少奶奶的表情,她忙清了清嗓子,虎着声音道:“这事情,不太好说,待上了船,还是小弟单独告知哥哥吧。”

李春来一笑,也不再多说什么,随着几艘小船很快到来,众人依次上了船。

不过,等到了船上,二少奶奶低低对李春来说了各种玩法,便是李春来也有些瞠目结舌,简直不敢相信。

这他娘的,这帮人,可以的啊。

……

刘大郎这艘画舫很大,得有个三十几米长,上下三层还多,准点说是三层半,在诸多画舫中也算是鹤立鸡群的存在了。

当然,投资这么大,门票也是很贵,只门票就要一两银子。

而且,若是没有熟人介绍,也上不来的。

李春来有二少奶奶这边的关系,自不成问题。

待上了船,李春来都惊了一下。

迎宾的,竟然是两个黑妹。

没错。

正儿八经的非洲黑妹,说着很流利的汉语,谦卑的请李春来等人进去。

二少奶奶忙低低为李春来解释,这些黑妹在大明并不稀奇,都是南边过来的,一般大户人家喜欢用这种人来看门,不过,也多是猎奇之人才会搞,正经人家还是不会这么干的。

李春来心里也有了数,奴隶贸易啊,早已经展开了啊。

进了船舱,是一个公共舱,跟普通场的大厅差不多,有着几张桌子,此时已经有不少人在玩,旁边还有不少妖艳的侍女在服侍。

二少奶奶低低道:“这都是小打小闹的,有些人是常客,进来是不用花门票的,纯粹招揽客人的。哥哥,咱们去里舱,里面才是正场。”

李春来点了点头。

‘酒托’嘛,这也是个悠久流长的古老职业了。

里舱还要收一遍门票,不过要二两银子。

别看只比门票多了一两,但一两可不是个小数,若是类比后世,肯定比后世的一千块要花的出数的。

一身恶奴打扮的田景付了门票,李春来带着五六人,直接进入了里舱。

这里面的装修就要精致多了,只有两张大桌,周围服侍的侍女,也都只是穿着薄纱,里面都是真空的。

在这等略有迷离的灯光之下,若隐若现,很是吸引人眼球。

但这里的人并不多,只有一张大桌子上四个人在玩。

显然,现在画舫开的越来越多了,竞争也是很大的。

李春来看了二少奶奶一眼。

二少奶奶登时心有灵犀的轻轻摇了摇头,示意刘大郎并不在这些人里。

“客官,您几位想玩什么?”

这时,已经有龟奴笑着迎上来。

李春来一笑:“叫几个漂亮姑娘来,就先随便玩玩吧。”

便与二少奶奶一起,大大咧咧的坐在了这张已经有了四个人的桌上。

二少奶奶登时止不住有些幽怨的嗔了李春来一眼。

这人,怎个回事?

明明身边有姑娘,还是这么漂亮的姑娘,他居然还要叫那些远不如她的姑娘……

李春来自是注意到了二少奶奶那幽怨的目光,却并没有多纠结,直接招呼田景道:“那谁,先拿一百两银票出来,爷我要热热手!”

“是,爷。”

田景不敢怠慢,忙是掏出来两张五十两银票,小心的放在李春来面前。

这登时便吸引了全场的目光。

正在玩牌的一个很富态的中年胖子,与身边同伴对了个眼色,忙朝着李春来陪笑道:“这位爷,您想怎么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