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 得陇而望蜀

小说: 大明第一吏 作者: 纸花船 更新时间:2021-02-03 字数:3602 阅读进度:368/425

“刘振邦家那二少奶奶?她来干个毛线的……”

李春来眉头陡然皱起来,沉吟不语。

对于这位二少奶奶,李春来俨然并不陌生,乃至,机缘巧合之下,还欣赏过她的精彩演技……

若抛却有色眼镜,李春来给她打个八.九分的。

而若是再加上她那种风.骚缭绕的优势,九分出头怕是也不难。

可这女人来干什么?

难不成,刘振邦又有什么幺蛾子了?

昨晚酒宴的时候,李春来便是注意到了,刘振邦这老瓜瓢,老实了许多,很是沉默,似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再结合酒宴上听到的一些风言风语,李春来心里也有了一定的思虑,这老瓜瓢,也差不多了。

但正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锦衣卫这种东西,究竟不能以常理而论之。

换言之,就算刘振邦今天下课,可没到今天晚上、他彻底下课之前,还是得防着,保留一分尊重的。

否则,他狗急跳墙了,就是逮着要咬你一口,你即便不怕他,又怎喜这等糟烂事。

“去请她进来吧。”

思虑一会儿,李春来还是点了头,转而又补充道:“要注意礼数。”

“是。”

亲随忙是快步离去。

……

“呵呵,李将军,今日冒昧叨扰,还望李将军您海涵啊。其实,昨晚奴家便想与李将军您认识一下,却是始终没有机会……”

不多时,李春来在大帐内见到了这位二少奶奶。

她今年明显精心的装扮过,极为的明媚。

一身素色的长裙乍看不起眼,可稍显宽松之下,尽是妖娆曲线。

头发盘的看似随意,却又有着不少端庄,一支金步摇穿过发丝间,更是点睛之笔。

这女人,前一面可优雅端庄,后一面,转而便能魔鬼附身,勾起所有男人的欲.望。

便是李春来都有些惊叹,造物主对有些人,是真的偏爱啊。

“二少奶奶您客气了。说起来,倒是李某要去拜访二少奶奶您的,毕竟昨晚多谢二少奶奶您的招待。”

伊人当面,就算李春来心里对她有着相当的防备,可面上却绝不会表露出分毫。

特别是此时,跟二少奶奶这妖艳贱货一起,可以近距离的欣赏着她的妖艳,嗅着她的香气,总比对着那些大老爷们好。

李春来也当是自己难得的休息了。

二少奶奶见李春来态度温润的同时,却又有着一种拒人以千里之外的冷漠,芳心里一时直暗暗叹息。

你说,那个老瓜瓢搞什么不好,偏偏去拿捏眼前小李三儿这等神仙都压不住的人物,搞得她现在,就算是想跟李春来套个近乎,一时都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还好,她早就有所准备。

盈盈笑道:“李将军,实不相瞒,奴家今日过来,也是有一件事情,想要与您确认一下。要不然,奴家心里很不踏实呢。”

“哦?”

李春来眼皮微跳,还以为是刘振邦有什么私密事情,要这位二少奶奶传话呢,当即不动声色道:“二少奶奶有何吩咐,李某洗耳恭听。”

“呵。”

“李三爷,你我之间,不用搞的这么拘谨嘛。我知李三爷您之前与我们刘家有些误会,但奴家只是一个弱小女子,也当不得刘家的主。真说起来,咱们倒也不算是外人。您在沂源,是不是有位未过门的夫人,唤作庄玉碟?”

二少奶奶清脆的笑了一声,很是悦耳,又温润的看向李春来。

“庄玉碟?”

李春来此时也隐隐摸到了这二少奶奶的线,竟然是想绕过刘家,单独与自己接触,并且,把庄玉碟抬出来……

“倒却有这么回事。不知二少奶奶您有何高见?”

没有什么迟疑,李春来果断给了二少奶奶答复。

虽说李福泰那个不要脸的老东西,随手就把自己这亲生儿子卖了个好价钱,放在以往时,李春来还真不好处置与庄玉碟这边的烂账。

但到此时,李春来今时今日的地位,已经有着很大信心,可以用手段以及好处,让庄玉碟放弃这门亲事了。

“呵呵。李将军,倒也不是别的事。是奴家与庄玉碟庄小姐,很早之前便是认识,关系一直不错。”

二少奶奶委婉却又带着几分讨好的看着李春来:“李将军您也知道,奴家虽是刘家的媳妇,可奴家那位夫君……哎,说来也是奴家命薄啊。所以,奴家这几年来,一直尝试着做点小生意,不求赚多少银子,只求,只求未来若有什么变数,奴家起码不至于流落街头……“

李春来这时终于捕捉到了二少奶奶的核心,竟然是……过来求自己的,而且是拐弯抹角的通过庄玉碟的关系绕过来……

饶是李春来城府早已经深不可测,此时却也不自禁便有一种飘飘然之感。

果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

现如今,便是二少奶奶这种人间尤物,都是要过来求着自己了。

但这事显然不好直接下定论。

刘家此时,包括这位二少奶奶,可都是天坑!

想了想,李春来笑道:“二少奶奶抬爱了,李某受宠若惊啊。不过说起来,李某以后少不得要在青州这边奔波,若有什么机会,必不吝知会二少奶奶。”

“……”

二少奶奶登时有些委屈的咬住了娇嫩的红唇。

李春来这话看似没有拒绝她,却又何尝不是将她推出千里之外?

她今日来,其实是下定了一定的决心的,乃至还能付出很多别的东西……

但此时,看着李春来英挺的脸孔,她忽然改变了主意。

这小李三儿,俨然是个要干事的人,她又岂能这般轻贱了自己……

特别是,大家都是同龄人,看着李春来那种自信招展的英气,二少奶奶心中忽然有着一种说不出的自卑情绪,在疯狂的升腾着。

曾几何时,她也是这般,要嫁个万中无一的如意郎君啊……

片刻,二少奶奶深深一个万福,恭谨道:“既是如此,那奴家便在此先谢过李三爷您了。奴家……奴家便先告辞了……”

二少奶奶明显欲言又止,但却没有拖沓,转而便是出了帐外。

看着她妖娆的腰.臀曲线,嗅着她残留下来的香风,李春来皱着眉头不语。

虽然这二少奶奶表现的很真诚,可她这么一出,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李春来反而更有些没谱了。

不过李春来也并没有当回事。

就现在这般行情,他李三爷气势如日中天,本身也并没有什么污点,谁要不知死活的跳出来找他李三爷的麻烦,那就真的是老寿星吃砒.霜——自己寻死了!

若是那刘振邦真不知死活,那,也不能怪他李三爷心狠手黑了!

……

在临时营地这边吃过了午饭,与张黄他们一众核心们说了一下事情,又去看望了马五,李春来并没有再在这边久留,策马返回了青州城。今天的比试只是小比,就类似淘汰赛一般,在这里自是好事,不在这里却也无妨。

到此时,李春来麾下的弟兄们,就算还是有些纷杂,纪律性却是已经刻印到了骨子里。

待到明日,李春来再过来主持大局即可。

说起来,随着事情逐步往前推进,李春来对军队方面的改革,也基本有了腹案。

想要真正在青州扎下根来,或者说,让青州的人才、人力物力为他李三爷所用,他李三爷,是一定要让出一部分利益来的。

但这个‘让’,却必须得讲究方式方法,确保大框架始终牢牢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但是具体如何操作,李春来还得好好思量过后才能确认。

返回青州城,李春来倒也没有什么紧要事务,说白了,就是纯碎的想休息一下罢了。

毕竟,这都半年了,精神始终紧绷着,大罗神仙也扛不住啊。

而李春来刚进了青州南门,正准备先知会俞瑶一声,让她收拾一下,一起去青州逛逛,身后忽然有亲随追过来,低低对李春来汇报:“那风娘寻死觅活的要见自己。”

这让李春来登时有些烦躁。

这小娘皮,保下她的性命,李春来已经是忍下很多了,却是不知好歹的净出幺蛾子。

不过,风娘这个棋子还是很有用处的。

若是用的好,李春来有很大可能将少走很多弯路。

纵然心中不爽,很难对那八个死去的弟兄交代,李春来此时却也只能先忍着,只能是财物方面,多多补偿那些兄弟们了。

“走!回去看看。”

李春来招呼陈六子、山子等随行一声,便是跳转过马头。

风娘的事,是不能不管的,哪怕只做做样子,也要安抚一下的。

还好这耽误不了多长时间,青州也是繁华,不行就晚点带俞瑶逛逛青州的夜市也是极好的。

可李春来回到临时营地,还没见到风娘,驿馆那边便又有亲随来报:“有个姓文的师爷,要求见李春来。并且自称是前任知府的幕僚,有要事要对李春来禀报。”

这让李春来不由一个机灵。

这什么情况?

现在‘水未落石未出’呢,竟然已经开始井喷了吗?

青州前任知府,李春来并未与他有过什么接触,但也知他这边的事情有点不太正常。

另外,李春来此时名头虽大,气势雄浑,但实则,对青州这片宝地,还是两眼一抹黑的瞎子一般。

若是能有个熟悉当地事务的师爷来投,自是一件好事情。

而且。

正所谓‘得陇而望蜀’。

李春来此时虽还不具备‘开府’的资格,但想来已经并不遥远了。

军队方面的改革,包括后续稳定的可持续的发展,自是少不了文官架构。

这文师爷若是得用,倒未必不能成为李春来的‘马骨’。

想了想,李春来道:“让这位文师爷到营里来见我。”

“是。”

……

文师爷的来投,不管是出于何种目的,都是让李春来的心情大好。

就算这是敌人的毒计,糖衣炮弹,李春来也要把这糖衣吃下去,炮弹还回去!

但是来到营地,见到了风娘,还没聊几句话,李春来的肺都有点要被气炸了!

“什么玩意儿?”

“你,你他娘的这么急把老子叫回来,竟然只是想逛逛青州街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