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情郎

小说: 大明第一吏 作者: 纸花船 更新时间:2021-01-27 字数:3745 阅读进度:361/425

员外桥四下的地势,最核心的便是这座桥。

过了桥往东,两边山坡看似陡峭,实则都是舒缓类,毕竟只是小丘陵,远算不上险峻山峰。

此时,确定了桥上的引线,找到在桥下附近埋伏的点火选手,便不再那么困难。

而只要过了桥,弟兄们随时都可以往两边山上冲,这主动权,就不掌握在那恶毒女人他们手中了。

不多时,陈六子便狰狞着脸过来,低低对李春来汇报,他们已经找到桥北面十几步外、藏在自挖的地洞里的点火选手了。

李春来忙朝那个方向看过去,精神大振的同时,也有点佩服恶毒女人他们的手段了。

抛却敌我立场,他们这等思维模式,就算还达不到李春来这般,怕是也相差不多了。

包括东边的山间那边,他们到底是怎么布置的,李春来都有所期待。

可惜,他们注定没有展示的机会了!

片晌,已经有兄弟借故去那边尿尿,成功解决掉了地洞周围的威胁,李春来又怎还会犹豫?

当即便是一声令下,直接开始冲击!

“杀贼!”

“弟兄们,冲啊!”

“冲啊……”

早就等候多时的诸多弟兄,登时便如狼似虎的朝着桥东边的两座小山上冲过去。

“夫君,他们,他们发现咱们了,这,咱们怎么办啊……”

饶是早就有所预兆,黑衣男和风娘都是有了一定的心里准备,李春来他们,并不太正常。

可等到此时,李春来他们这等突兀的暴起,黑衣男和风娘还是有点懵了,风娘忙是急急的看向了黑衣男,眼睛都红了。

“@@#¥……”

黑衣男此时又哪有什么办法呢?

李春来不仅敏锐比他想的更甚,那等对人心的把握,更是远非他所能及,忙急急的低吼道:“动手,动手,快发讯号,跟这小李三儿拼了!”

“嗖!”

转瞬,山间便是升腾起一枚烟火。

早就在山间埋伏的他们的人也反应过来,纷纷点燃了引线。

“嗤嗤——”

眨眼,山间的官道四周都是涌动起数条火龙,疯狂的燃烧着,奔涌着。

奈何李春来他们,根本就没有人在这山间的官道上……

“轰隆……”

“嘭嘭嘭嘭……”

随着第一声爆裂声响起来,山间官道四周的爆裂便此起彼伏的响起来,又连贯又有节奏。

恐怖的砂石飞溅之间,到处都是硝烟弥漫,许多火势也随之升腾起来。

可惜,这注定是一场孤独的表演,他们所有精心的准备,全都用来炸空气了。

“走!”

“快走!”

眼见事已不可为,黑衣男目呲欲裂的同时,还是做出了正确的决断,一把拉起风娘的小手,便是急急逃离。

山间转瞬便传来各种急急的呼喊声。

李春来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切,表情不置可否。

他此时已经看出来,那恶毒女人等人,炸药包的确做的一般,但‘引线技术’,那种流畅性,明显比己方好。

换言之,他们做引线的火药,比己方要好很多。

若是有可能,抓活口是最好的了。

但眼前这般,想抓活口几乎就是不现实的。

不过李春来早有准备,直接招呼身边的陈六子道:“让他们撤下来,放火烧山!”

“是!”

“当当当……”

转瞬,刺耳的金声便响了起来。

山间的张黄等人虽都有点不爽,这么一大通折腾,竟没有捞到多少战功,可在李春来这里,向来是军令如山倒,谁也不敢怠慢,忙是急急往山下撤。

而负责烧山的弟兄,早已经收拾好燃料。

“熊——”

随着最后一批弟兄也冲下山来,早就等候多时的点火的弟兄,直接燃起了火势。

众所周知,冬季和初春是北方地区防火最严重的时节。

冬季怎么着还好些,毕竟会下雪,反复间会产生更多的潮气,这些野外的山林间虽依然会有火灾,但概率总要稍微小些。

春天,特别是初春,林子里已经没什么雪,天气冷的同时却开始干燥,正是火势最好的温床。

随着山林间第一缕火势升腾起来,就恍如‘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两边的山林迅速‘噼里啪啦’的烧起来。

熊熊的烈火燃烧中,浓烟滚滚升腾,转而便开始传来狼狈的哭爹喊娘声。

而李春来这边,张黄等人早已经迅速折回来,翻身上马,迅速朝着外围扩散开来。

这般状态,李春来这点人想围困山间的匪徒,肯定是不够的。

但不要忘了,李春来可是背靠朝廷、有着万历皇爷支撑的正规官军!

早在昨天晚上时,李春来便派人来跟周围村子里的豪绅大户打好了招呼。

他们一听是李三爷有事相邀,谁又敢怠慢?

李春来他们来的时候,这边的豪绅大户可没少给李春来他们送东西。

“嘭,嘭嘭!”

天空中烟火绽放,收到消息的几个村子里,马上便是有人骑马冲了出来。

只是村子里马究竟不多,就算是大地主家,有个三五匹也就不错了,但他们背后还有诸多拿着刀枪棍棒的乡民们。

李春来麾下的弟兄,马上便有人去找他们联络,给他们分派看守的地点。

整个世界凌乱却又迅速变的规整起来。

李春来此时也登上了桥西边的一个小土坡,居高临下的俯瞰着眼前的一切。

眼见一切都开始走上轨道,李春来的嘴角边不由也露出了一丝笑意。

饶是那恶毒女人等人也算是人才,很有想法,可惜,他们究竟没有体会过‘人民.战争’的汪.洋啊!

……

“呜,夫君,怎么办,现在这可怎么办哇……”

远近不一的各种呼喊声和叫骂声中,周围的山间皆数被引燃,浓烟翻滚,火势炸响,几如世界末日。

风娘此时虽是有着沾了水的湿布子捂住了口鼻,也很及时的跟黑衣男爬到了山顶,却是做梦也没想到,李春来早已经给他们设下了天罗地网。

这让本就慌乱的风娘,一时更为六神无主,只能是急急看着她的依靠,她的‘夫君’黑衣男。

“……”

黑衣男此时又哪有什么办法了?

早就听过这小李三儿心黑手更黑,他原本太不太在意,觉得那不过是夸大其词。

可此时,真正处在眼前,亲身体验到了李春来的手段……

他这才是明白,盛名之下无虚士啊。

若李春来没有真本事,怎么可能连费英东都算计了,把这位大金国的‘第一巴图鲁’都拉下马来啊。

“风娘,别慌,别慌……”

黑衣男吃力的咽了口唾沫,急急道:“前山是不能回了,咱们,咱们往这后山冲!我看山间有不少坟地,真不行,咱们就找个新棺材,先避一避。”

风娘眼睛顿时一亮,心里一下子有了主心骨,忙是重重的点了点头,“嗯。”

可她用力搀着黑衣男往山下跑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黑衣男的眼睛里,闪过了一抹冰寒的冷冽。

心中暗道:‘傻女人,你没听过一句名言,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吗?’

……

“杂种们,投降吧,投降可免死!”

“我家将军宽仁大义,只要你们肯放下武器,便会保住你们的性命……”

“投降免死……”

随着火势越烧越旺,两座山已经完全变成了火场,周围赶过来的乡兵和百姓们,一边大喊着口号,一边挖坑堆墙,做出火势的隔离区。

若换做寻常人,烧了人家的祖坟,乡民们肯定不乐意,说不定还会以死抗争。

但李春来显然不是寻常人!

有着万历皇爷背书,再加上李春来本身的名声,又以厚利打底,这就不叫事了。

而此时这种人心攻势,也进入了李春来最为擅长且熟悉的节奏。

“不要杀我,我投降,投降啊……”

“救命,快救救我,我也投降,我也投降啊……”

口号声越喊越响,山间火势也越烧越大,终于有匪徒顶不住了,哭爹喊娘的往山下冲着逃命。

他们毕竟是深入到大明腹地执行任务,皆是汉人。

倒不是没有真奴想过来,可他们都是‘野猪皮’,而且很多底层的真奴,并不太会说汉话。

倒不是不能过来,但成本显然太高了。

包括代善、皇太极等人,也不可能让麾下的精锐奴才,来冒这种没必要的险。

让汉人们自相残杀,不香吗?

……

“哈哈,我抓到了一个匪徒,这匪徒是我的!”

“滚开,这分明是我们刘家庄的!”

“刘老二,你个没卵子的憨货,你想跟咱王家庄的爷们们比划比划吗?”

“你……”

“都不要吵了,这片防区是你们两个村子的,这个匪徒的功劳,便都放在你们两个村子名下!”

“啊,这,这……”

“王元,你还真是不识抬举啊,没看到军爷已经发话了吗?”

“军爷,小的错了,小的知错了,便,便这么办吧……”

……

一片凌乱之中,倒也不都是和谐,几个村子乡民的交界地,很快便产生了冲突。

好在李春来早有准备,没片刻就把这种冲突给镇压下去。

山上,黑衣男正处在其中一起冲突不远处,本来眼睛一亮,想着有机会跑出去了呢,可看到事态转瞬便是被平息下来,他不由长吐出一口浊气。

这小李三儿的算计,起码此时的他,根本就比不了啊……

“夫君,你看,这是座新坟,坟包还是新的呢,咱们就躲在这里面吧?”

这时,身边风娘的欣喜打断了黑衣男的思虑。

“咳,咳咳……”

黑衣男被呛得咳嗽了几声,忙转过脸来笑道:“风娘,你眼力真好,便这座了吧。你我生不能同巢,死亦要同穴!”

“嗯!”

饶是此时环境几如末日,可风娘的俏脸上却满是欣喜。

纵然即将要做的事情非常不体面,与读书人的追求严重不符,可,能跟心爱的人儿在一起,还有什么是不满足的呢?

“咳咳,风娘,你先挖着,我去旁边找个趁手的家伙什,要不然太慢了,挖出来咱们还得填好,留好通风口才行。”

黑衣男用力的抱了抱风娘,深情的看着她的眼睛说道。

“嗯嗯。”

风娘忙重重点头,直接用随身佩带的刀鞘,撅着浑圆的臀儿,卖力的挖起了坟包。

可她做梦都想不到的是——

在她看不见的身后,黑衣男眼睛里露出了冰寒的凛冽,手中的刀柄已经高高举起来。

旋即!

没有丝毫留恋的便是狠狠的朝风娘的后脖颈砸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