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 陷阱!

小说: 大明第一吏 作者: 纸花船 更新时间:2021-01-24 字数:3550 阅读进度:354/425

“三爷,一坛子酒,竟然能卖到三百两银子,这些京里的大爷,他们是开银矿的吗?根本就不把银子当银子啊。若这么算,那我六子岂不是已经喝掉了上千两银子了,这,太败家了哇……”

回去的路上,月明星稀,都已经快丑时了,街面上空荡荡,值夜的都没有几个。

这会儿应该正值五城兵马司的人换班的点。

陈六子一边在前面为李春来牵马,一边絮絮叨叨个不停。

显然,今晚零星听到的只言片语,让他的整个人生观都要炸裂一般。

李春来懒得理会这憨货,嘴角边却也忍不住便泛起了一丝笑意。

若陈六子这憨货知道了后世茅台的各种价格,怕就不会有这种惊讶了。

不过,盗.版飞天比蒸馏酒又多了好几道的工序,而且有着半数以上的失败率,显然也不是那么好得的。

李春来未来要主打的,还是‘轻奢向’的蒸馏酒。

毕竟,这玩意不仅制作简单,而且口感也不错,能走量,关键还能卖上一定的价格,利润很高。

张明若和全黑子作为商人,在技艺上不如李春来更懂行,可在商业的敏锐性上,他们怕比李春来还要更甚!

当即便是答应下来与李春来的合作。

两人此时已经去连夜筹钱了,估摸着,以两人的底子,仅是定金便不会下万两之数。

而李焕那边,也尽数将神机营工匠的事情给包揽下来。

这一来,李春来到此时绝大多数的事务,都已经差不多了,接下来,便只剩解决俞瑶的问题了。

可转过弯就快要到客栈的时候,旁边的一条小巷子里,忽然传出来一个女人急急的哭喊声。

听这女人的声音,应该还很年轻。

“三爷,似乎出事了……”

陈六子、马五他们当即便警戒起来。

今晚这种大场,他们可不敢沾酒。

“救命,救命啊……”

年轻女人的呼喊还在继续,而且愈发凄厉,李春来的酒意也消散了不少,皱眉道:“老五,你带两人过去看看,这么晚了,瞎鸡儿搞什么?别搞出人命来。”

“是。”

马五不敢怠慢,忙带着两人,快步冲进了巷子里。

没片刻,他们便是带出来一个容貌姣好、皮肤很白、衣衫却是褴褛的年轻女人。

这女人至多也就二十出头一点点,若放在寻常时候,李春来倒也不会觉得有什么。

可此时,他本身便喝了不少酒,这女人又衣衫褴褛,许多隐秘的白花花肌肤都是露出来。

特别是她那种无助的娇弱感,着实有些吸引眼球。

李春来扫了一眼,包括陈六子在内,都已经被这女人勾的移不开目光了。

“啊,爷,您是位官爷啊,求您给奴家做主啊,奴家没法活了啊……”

这女人这时也看清了李春来,忙是跪倒在地上,拼命的对李春来磕头哀求着。

“这位,这位娘子,你先起来,有话好好说。”

说着,李春来招呼马五道:“老五,给她披件棉袄。这般天气,冻着就麻烦了。”

“是。”

马五忙是脱下了自己的棉袄,披在了女人身上。

“官爷,官爷,一看您就是个为民做主的清官,求您救救奴家,救救奴家啊……”

这女人被披上了袄,也站了起来,但腿却明显发软,依然拼命对李春来哀求。李春来眉头不由皱的更紧。

此时这般态势,他着实不愿意沾染这种骚腥,尤其这又不是自己的地盘。

可看到周围弟兄,都在眼巴巴的看着自己,这女人也是很可怜,李春来只能稳了稳心神道:“这位娘子,到底怎么回事?你何事喊救命?”

女人也稍稍缓过来一点,忙急急指着巷子里道:“官爷,官爷,奴家那房子里闹鬼,您看,奴家被鬼给伤着了。家里还有奴家的娘亲和女儿,您快去救救她们哇……”

“闹鬼?”

李春来众人面色都是有变。

便是陈六子这种猛男,也止不住低低嘀咕了一句:“搞什么,有那么玄乎吗?”

但他说着,身子却明显缩了缩。

其他人也差不多模样,面上装着冠冕堂皇,可下意识便有点心虚了。

这个时代的人们,自幼便被这一套洗礼,对鬼神还是很敬畏的。

“官爷,官爷,求您救救她们,救救她们哇……”

女人还在不断的哀求着。

李春来眯着眼睛审视四周,心里是有不少怀疑的。

这条小巷子虽然偏僻,但总归还是有几户人家的,怎的这女人喊半天了,根本就没人理会?

再者,京师天子脚下,首善之地,安全级别自也不消说,可今天也奇了怪了,居然没有五城兵马司的值守过来巡夜。

“三爷,这事儿有蹊跷啊,若不然,咱们过去看一眼?”

李春来还没想完,陈六子便在这边小心的请求道。

显然,他虽然有点害怕,但对这事情很感兴趣。

其他人也是差不多。

李春来想了想道:“留一人守在这边,等五城兵马司的巡守过来,咱们便过去看一眼。”

“谢谢官爷,谢谢官爷,老天爷和佛爷都会保佑您的啊……”

女人忙千恩万谢。

李春来随之也下了马,在陈六子、马五等人的护卫下,朝着巷子里走去。

他倒要看看,这世上难道还真有鬼不成?

女人家在巷子最里面,是个两进、但只有两间的小院子,死胡同的另一面,似是一座大仓库,建筑很大,挡的她们这边有点不见阳光。

而周围虽是有几户人家,但房子明显破败,似是已经不住人了,背后也都被这座仓库侵占。

怪不得这女人这么卖力的喊,一直没有人来呢。

她所处的这环境,有点意思的。

李春来虽是不懂风水,却也能晓得这种环境,的确是会滋生一些不干净东西的。

但李春来却并不害怕。

他们一行人,哪个人身上没有人命?

真算起来,死在他李三爷手里的人命,没有上千,也得几百了,而且都是狠人。

连杀人如麻的鞑子这些活着的狠人,李春来都不怕,难道还会怕了区区鬼魂?

待陈六子他们都已经进了院子里,李春来这才漫不经心的踏入院子内,登时便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

第一印象,便是这宅子里比其他地方更阴冷。

在晚上都是这么明显的,可想而知,白天有太阳的时候那种落差了。

说白了,周围那些仓库的建筑,太遮光了,把这宅子的气运都给遮没了。

但老人和孩子不在前院,而是在后院,鬼也在后院。

李春来一边招呼身边亲随都把家伙什拿出来,警戒好,一边示意陈六子打头,小心往内院探查。可这一路过去,自然是没有什么鬼怪的。

不过这宅子有点畸形,后院很宽敞,至少是前院这点小院子的四五个大,而且,有一条小河流(臭水沟),汩汩从后院一侧流过去。

而后院的三间房中的两间,都是亮着灯,却是没有什么人声,此时远远看过去,正好看到敞着的门漏进风去,把里面的烛火吹的摇摇摆摆、飘飘忽忽的挺渗人。

“官爷,官爷,鬼,鬼就在正屋里啊,您快把它抓出来吧……”

女人有李春来等人壮胆,情绪稍微好了一点,但依然有种很害怕的歇斯底里。

李春来安抚了她几句,示意她不要做声,旋即也抽出了腰间的宝刀,示意陈六子、马五朝那边包过去。

片刻,训练有素的这十几人,便是以李春来为核心,朝着正屋那边包过去。

可他们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是——

一直疯疯癫癫、惶恐如鹌鹑的那女人,煞白的俏脸上,忽然露出了一抹诡异的冷笑。

“等等!”

就在陈六子已经准备踹门、提刀冲进去的时候,人群包裹正中的李春来忽然低喝一声。

陈六子等人早已经对李春来的命令有了条件反射,下意识就是停下了脚步,看向李春来。

也不知道为什么,也就一个瞬间的事情,李春来的精神一下子达到了某个临界点,忽然低呼道:“走!快退出去!这院子有问题!”

说着,转身就想冲出去。

“桀桀。”

却正看到,那女人已经猴子一般,迅敏的爬上了墙边的一颗老树,转而便是灵敏的越到了墙头上,冷笑道:“小李三儿,你能让本姑娘亲自出马,也算是你的造化了,去死吧!”

“嗤嗤——”

她话音还未落,从这院子四面,忽然是绷起来数条迅疾的火龙,直冲这院子四面八方扩散。

俨然,今晚这就是个大陷阱,而且是个成本很低的大陷阱!

她说完没片刻,便已经是迅速跳到了墙外的另一户人家,不见了踪影。

“卧倒,快卧倒!”

危急时刻,李春来也来不及思虑了,大声呼吼。

陈六子、马五等人都是身经百战、训练有素,马上便是人肉盾牌一般,急急朝着李春来汇拢过来,牢牢将李春来护卫在正中,全都是趴在了李春来周围。

还有人直接趴在了李春来身上,用身体护住李春来。

“轰!”

“轰隆隆隆……”

李春来他们刚做完这一切,便是有东西被引爆了,发出轰隆巨响的同时,也有恐怖的碎屑横飞,紧接着便连绵起来!

俨然,这是模仿李春来他们的炸药包的。

只是,他们模仿的都是皮毛而已,炸药包要想达成最大的效用力,火药和砂石是必须是分割开来的,就如同暖壶和暖壶胆,而且里面需要很多经验加持。

但这女人的炸药包就有点糙了,就算有分离,怕是也分离的不够彻底。

可惜,李春来的意识转瞬便是被连绵的轰鸣声覆盖了,只感觉耳朵一阵嗡鸣,震的肠子都要发颤一般。

而再一下瞬,浓郁的血腥味混杂着硝烟味道,便止不住的升腾起来。

这却并不算完!

外面隐隐传来那个女人肆意的笑声:“放箭放箭,烧死这帮龟孙!”

“嗖嗖嗖!”

转瞬,李春来便是听到了诸多羽箭犀利的破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