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地狱模式!

小说: 大明第一吏 作者: 纸花船 更新时间:2021-01-06 字数:3694 阅读进度:317/425

“你说,你发现了上百人鞑子的踪迹,那其他人怎的没消息传回来?还是说,你跟鞑子有私通?!”

大帐内,毛文龙如狼似虎的盯着向天。

“这,这……”

向天直接被毛文龙怼懵了,傻傻不知所措。

他哪能想到,自己辛辛苦苦、而且有着不少幸运加成后才得到的消息,到了毛文龙这边,竟然被倒打一耙,成了罪过了。

忙急急辩驳道:“毛大人,卑职怎会私通鞑子啊。卑职之所以查探到鞑子的踪迹,是因为卑职饶了条小峡谷,想看看有没有近路,正巧碰到了那股鞑子的营地!卑职……大人,卑职绝没有半句虚言那,请您为卑职做主啊……”

向天口才明显不是太好,他似是还想仔细解释,却害怕越描越黑,忙是不再说了,拼命对李春来磕头。

毛文龙这时微微看向了李春来,对李春来使了个眼色。

李春来自明白毛文龙的意思,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道:“向兄弟,你不要太激动。有兄弟已经过去探查了,想来很快就会有消息传回来。只要事情属实,我李三儿一定会证明你的清白!”

说着,李春来亲手把向天扶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向兄弟,你也不要想太多。现在这般状态,咱们必须得小心再小心,毛大人这边并没有什么针对你的意思。”

“哼。”

毛文龙这时却又轻蔑的冷哼一声。

向天委屈又感激的看向李春来,忙是重重点头:“大人,卑职相信您……”

……

待向天出去,毛文龙微微苦笑:“三儿,我这恶人演的还像吧?不过,看这向天这模样,这消息似不是假的哇。百多人的鞑子啊,事情怕是不太妙哇……”

没错。

毛文龙之所以这般刁难向天,俨然是李春来故意而为之。

这般状态,李春来接受向天等人、让他们跟在了队伍里,很大程度上其实是违背了李春来的初心的。

却又有着理由不得不这么做。

否则,若戚元功也阵亡在这次的乱局中,刘綎麾下逃出来的其他人,再使使绊子之类,李春来他们还怎么玩?

怎么证明他们不是逃兵?

看着愁眉紧缩的毛文龙,李春来也是重重点头。

别看李春来此时有一千五百人,人数十倍于这百多号人的鞑子,但这账肯定不是这么算的。

那百多号人的鞑子,尽是好手,至少得多半是战兵。

可李春来此时这,能战之力也就二三百人,而且都是相当不规范、且混杂的杂牌军。

怎么跟这百多号人的鞑子玩呢?

若是一步没走好,可能这股鞑子只需要一个冲锋,李春来这点基业就要玩完了。

“大哥,他们跟咱们还隔着好几座山,现在天都黑了,他们想来也不会上山查探什么。咱们先稳着点,等等具体消息吧!若他们是过路的,最好!若不是过路的……”

李春来虽是没有说完,毛文龙又如何不明白李春来的意思?

若这股鞑子不是过路的,乃至跟他们的路线有冲突,那,必将又是一场直关生死存亡的大血战啊。

……

向天这消息肯定是没什么问题的。

不多时之后,便是有夜不收弟兄传回来消息,在前方三四里外、两座山的背后,有一股百多号人的鞑子已经扎营了,点燃了很多火光。

只是晚上这般状态,看不清到底是哪个旗的鞑子。

而说是两座山,其实只是一座大山一座小山相隔,那股鞑子现在就在小山里的山谷里扎营。

他们距离李春来等人营地的直线距离,超不过五六里地!

更恐怖的是——

他们再往前走两三里,李春来这边再往前走个四五里,便是有一个交叉路口,双方人会相遇的……

“三儿,怎么办?现在已经戌时了,咱们直接带人过去,还是咱们先过去……”

毛文龙亲自跟向天道歉、安抚住他的情绪后,便是急急来到了李春来这边。

满桂也是一脸凝峻的坐在一旁。

眼下这般状态,时间就是生命了!

若是想做掉这股鞑子,现在便得抓紧准备了,因为李春来他们能获胜的唯一选择,便是夜袭!

因为山里路况极为复杂,李春来他们是要穿山过去,还不知道会面临什么情况。

一旦哪个环节出现了纰漏,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别忘了,此时老奴已经解决掉了明军的四路大军的三路,又安抚住了高丽人!

纵然还有叶赫部的人在那边吊着,却已经是有不错的时间和余力,来清除诸多杂质了。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已经这般,咱们还有的选吗?大哥二哥,现在你们便召集人手吧,把家伙什都带上!若是有机会能干一票,必须干他娘的!若是没机会,那再另说!”

李春来沉吟片刻,便是果决的下定了决断。

前面时,军备物资,特别是炸药包虽是消耗很大,但还是有着一部分存留的。

已经这般,李春来也可能再留手了。

“好!”

毛文龙和满桂不敢怠慢,忙是急急去忙活。

李春来也迅速招呼洪斌、张黄等人召集他本部人手。

……

戌时初刻,晚上七点半左右,李春来一行人集结了三百多人的队伍,悄然朝着幽深的夜色中进发。

为了避免被鞑子发现,此时营地这边都不再生火了,所有人吃喝拉尿都得在帐篷里。

谁要是敢在这种状态出帐篷,那便直接死罪!

也由不得李春来这般小心!

纵然他在这场浩劫中残存了下来,甚至都没有受到什么伤害的,却是又有什么试错资本了?

一旦出现问题,便是满盘皆输!

谁敢拿身家性命来玩笑?

不多时,李春来一行人便是抵达了向天说的那道峡谷。

却真他娘的是‘峡谷’……

宽度也就一人多宽一点点,简直就像是‘一线天’,横亘在两座白山之间,里面也是积雪密布。

虽是有向天他们的脚印,算是探过了一遍路,却依然让人很不踏实。

看到这般环境,众人都是有些沉默。

李春来心里也是直庆幸不止。

若不是向天他们侥幸走了这条路,提前发现了这恐怖消息,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其他夜不收,根本不可能会走这种玩意的……

此时,这么多人直接过去肯定不合适。

这‘一线天’两边的山势看着是稳固,可上面的落叶层和积雪都不少,一旦出现变故,那就是真的‘灭顶之灾’了。

想了片刻,李春来道:“大哥二哥,你们各带几个亲随,跟我一起过去先看看情况再说!其他人,原地待命!”

“是。”

毛文龙和满桂都是重重点头。

此时这般,李春来的选择俨然是最稳妥的。

很快,一行人便是直接钻入了这‘一线天’里头。

穿行在这数百米高山势的最低端,切实的感受着这等落差感,李春来心里也止不住的感慨万千。

大自然千变万化,叠伏之间,何尝又不是人生呢?

像是杨镐那种站在顶端的人,会低头看一眼处在这夹缝中蝼蚁般的李春来等人吗?

答案自然是不可能的!

他们那种‘大象’,难道会听李春来这等蝼蚁的心声?

这段‘一线天’,足足近一里长。

待到走出来的时候,几乎每个人都有如释重负之感。

在里面,真太压抑了。

而一出来,李春来他们也看到了向天所说的那座小山,竟真的是座小山,小土包一样,也就不到百米出头高。

此时,风声掠过,已经依稀能听到土包后面的肆意说笑声。

俨然,那股百多人的鞑子,就在土包后面!

“大人,鞑子应该不是靠着这座土包扎营,而是靠着对面的那座山,咱们小心点,不出声响,鞑子应该是不会发现的……”

这时,情绪已经平稳的向天也低低过来跟李春来解释。

李春来缓缓点了点头,想了想,示意来过这边的向天在前面带路。

向天不由大喜,一时激动的眼泪都要留下来,忙重重点头道:“大人,您几位跟卑职来。”

说是‘小土包’,可爬起来依然不容易。

因为这并不是后天的人造小土包,而是先天的,山上依然是长满了各种老树,都枝繁叶茂的。

这也导致山间落叶层极多,深一脚浅一脚的,根本就没数。

好在李春来三人身边都是精锐,向天本身也是夜不收出身,此时又打起了精神,便是舌头咬断了此时也不会出声,问题并不是太大。

但即便这般,待攀上这座小土包,李春来等人也用了一刻钟还多。

站在小土包上的一颗老树之下,已经是可以隐隐看到下面的鞑子营地了,足有几十堆各式火堆,风声吹的鼓鼓作响的帐篷里,还时而便传来肆意的说笑声。

但受制于山林间茂密的树木,就算到了这里,依然是看不清敌情!

正如向天之前所说,鞑子的营地是背靠对面那座山而建,跟这小土包还隔着至少半里的距离。

没有更高的高度,根本看不清状况。

李春来的爬树绝技都没用了。

刚才向天已经爬过一次树了,却还是看不清。

所有人的目光,止不住又看向了李春来。

李春来此时俨然压力巨大!

纵然瞧不起鞑子,认为他们茹毛饮血、原始人一般,可,不得不去承认的是——

他们的军事素养,包括他们对这片白山黑水的适应程度、了解程度,都远不是李春来他们能比。

或许选择在这里扎营,只是那鞑子头领看了片刻的选择,可这等片刻,显然是需要着诸多时间和经验来累积的。

这一来,这座小山包不但没有什么用处,反而像是一根刺一般,卡在了李春来的喉咙里。

如鲠在喉!

关键这小山谷比之李春来他们扎营的那个要宽敞很多,路口也是极为宽敞的。

这也就意味着,一旦李春来他们动手了,想要封死两边路口,把鞑子卡在里面的几率是很低的……

如此,一旦有鞑子跑出去了,呼叫援军,那……

便是李春来都不敢再往下想……

这他娘的,完完全全的地狱模式啊。

本来他李三爷就很艰难了,不曾想,老天爷还嫌他李三爷压力不够大,要再加上一点的……

可惜。

吐糟归吐糟,事情还是得去做!

调整了没片刻,李春来便低低招呼众人道:“走,下山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