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胜势与焦灼

小说: 大明第一吏 作者: 纸花船 更新时间:2020-12-26 字数:3556 阅读进度:296/425

“@#@¥%!!”

两个当炮灰的披甲人哪想到里面居然是这种情况?登时便鬼叫着朝着李春来狂冲过来。

可此时,李春来早已经落到了地上,直接招呼马五点燃了引线。

“嗤嗤!”

转瞬,引线迅速燃起,旋即一条分化成五条,从一个大洞四个小洞里,直接钻到了城门楼子里。

两个披甲人又是哇哇大叫,挥刀便想斩断眼前的引线。

他们虽然搞不太明白,这引线是什么东西,却明白这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当’的一声,这条引线已然被他们一刀斩断了。

但李春来前面布置引线的时候,便已经防了这一手,让马五他们多打了几个小洞接引线,增加容错率。

现在果然派上用场了!

其实,此时并不是引爆引线的最佳机会,毕竟,后面的鞑子主力还没进来呢。

可这世间事便是这般,怎可能处处完美?

李春来也是赌一把!

赌这年久失修的城门楼子,到底还残存着几分坚固度!

但此时李春来根本来不及多想,引线还没没入地板时,他便是一把拉住了俞瑶的手,拼命往外跑,同时大呼:“跑啊,不跑等死啊!”

众人这才反应了过来,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啊,拼了命的往外跑。

而这时,就在两个披甲人的咒骂中,剩下的四条引线,已经是冲到了大隔间里,飞速朝着十七八个炸药包涌过去。

而这边,普海也来到了小隔间里,正皱着眉头,看着大隔间的布帘子,刚准备让人招呼里面的两个披甲人,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轰!”

“轰隆隆……”

可还没等他说出口,恍如山崩地裂一般,整个城门楼子忽然发生恐怖震动,紧接着便是‘噼里啪啦’的砂石横飞之音。

“不好,快跑!”

饶是普海反应极快,大吼一声,便是第一个朝着外间的破棉帘子冲过去。

可他还是迟了一步……

“轰隆!”

转瞬,巨大的爆裂便是动摇了城门楼子腐朽的根基,以城门洞子为核心,整座土木建筑,直接下沉了下来。

而此时在几十步外李春来等人的角度,就恍如是看小视频的慢动作回放一般……

——这座高大又有几分气派的城门楼子,先是左右横摆了好几下,重心终于是承受不住其中强度,轰然倒塌下来。

只是这看着像是慢动作回放,一切却不过几秒钟之间!

纵然里面的普海反应很快,第一时间便是做出了反应,却还是太迟了……

各种撕心裂肺的惊悚尖呼声中,整个城门楼子,轰然倒塌下来,连同着两边的城墙,都是有着不少倾斜。

随后也轰然塌掉一截!

这让一直躲在城墙上断后的十几个鞑子,一下子也措手不及,正中其间。

有几个鞑子反应快,直接跳下了城墙,但这城墙就算不高却也得七八米的高度,地面又被冻的结实,他们本身负重又多,又岂是好受的?

登时便捂着腿、捂着胸口肚子,哭爹喊娘的惨叫。

有倒霉的,更是直接被轰然倒塌的城墙给砸死在了下面。

不到一分钟,他们之前的那种嚣张气焰,已然成为了活脱脱的‘祭品’!

“这,这……”

李春来身边,一众人等都已经傻眼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饶是他们对此已经有着一定的预料,却怎想到,威力竟然会这么强、更这么恐怖的……

“都他娘的傻愣着干毛线?杀鞑子哇!”

这时,李春来又是第一个反应过来,大吼一声,提刀便是朝着那些还没死的鞑子冲上去。

“杀,跟着大人杀鞑子哇!”

陈六子、田景、马五,包括俞瑶,是第二批反应过来的,马上也是冲杀上前。

眨眼,李春来一帮人已经如狼似虎的冲上去补刀。

……

凄厉的惨叫声中,鲜血横飞!

也就二三十秒之后,普海这帮气焰冲天的鞑子,已经再没有一丝动静,周围只留下一片断壁残垣和新鲜的血腥。

当然,还有站在他们新鲜尸骨上的李春来众人。

“啊——”

李春来忍不住低沉的大吼一声,只觉浑身四万八千个毛孔,每个毛孔里都透着肆意与畅快!

这帮鞑子就算是精锐又怎的?

现如今,不照样全都成为了他李三爷的垫脚石?!

陈六子、田景、马五,包括俞瑶他们,也都是止不住兴奋的欢呼。

谁能想到,一群气焰冲天、明显是鞑子精锐中精锐的鞑子,竟然被李春来三言两语间,用这种不可思议的方式给解决了……

可李春来并没有兴奋太久,眉头便是紧皱了起来。

他们这弱势的一方,虽是已经取得了胜利,可大厅那边,却并没有传来想要的摧古拉朽,火光涌动之间,反而是陷入了僵持一般。

这是怎么个情况?

“三儿,大厅那边,那边好像不太对哇……”

俞瑶他们这时也反应过来,发现了那边的不对劲,都是安静了下来。

李春来眉头皱的更紧。

仔细听大厅那边传来的暴虐厮杀叫喊声中,毛文龙、满桂他们,竟非但没有变成胜势,反而有点兵败如山倒一般……

原本已经精心布置好的诸多炸药包,此时更是一个没炸,也不知道在搞什么!

“大人,这,这好像是毛大人和满大人,跟鞑子纠缠太深,已经有点……有点分不开了哇……”

这时,马五有些止不住惊悚的出声道。

李春来也迅速回过神来。

虽然计划是毗邻完美的计划,可战场中形势瞬息万变,又如何能保证一切都按照计划执行?

满桂虽是大智若愚,脑子里很明白,但这种勾引人的活儿,他显然并不擅长。

而毛文龙那边就算擅长,却究竟缺乏实战经验,很大程度上,也缺乏那灵光一闪的灵性。

加之大厅是吸引仇恨的地方,怕也是鞑子首领所在,出现意外也不足为奇了。

想着,李春来低低对马五道:“老五,你带人过去联系展鹏,以我现在脚下的火堆为号!若我这边燃起了火堆,不管里面什么情况,即刻让展鹏给我点火!”

“是!”

马五一个机灵,赶忙带着几个亲随,急急冲向大厅方向。

俞瑶却被吓的一哆嗦,忙有些惊悚的看向李春来,嘴唇哆嗦了几下,却没有说出话来。

“呼。”

李春来看到了俞瑶的动作,却没有理会她,而是闭上了眼睛,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浊气。

纵然很敬重毛文龙和满桂,也是真心实意的把他们当做弟兄看待,但这世界便是这般!

必须要及时止损啊!

李春来不可能因为他们的失误,把全局都给赔上!

若真到了那最后一刻,想来,毛文龙和满桂也是能理解他李三爷的苦衷的吧……

……

“弟兄们,杀鞑子哇!”

“杀啊!”

“保护大人!”

“明狗,你们都该死哇!”

“小富察,给爷我弄死那个老头子……”

“杀……”

此时,大厅内外到处都是一片焦灼。

明军和鞑子各种纠缠,被分化成一片一片,根本难分彼此。

毛文龙和满桂此时已经被割裂开几十步之外,各自在一片区域内,带着亲随拼命冲杀。

可饶是他们人数比鞑子多不少,布置也算周全,却还是小瞧了鞑子的战力。

尤其是苏禄身边的几个白甲,简直就像是人形坦克一般,便是满桂麾下的亡命们都是敌不过他们的威势,只能连连退却。

毛文龙这时急的嗓子都要吼哑了,尤其是在听到城门楼子那边连绵的爆破声之后。

其实,他这边的计划执行的是很严谨的,一丝不苟!

可奈何满桂那边的亡命徒私心太重,想临阵便割掉鞑子的首级,却又忽略掉了鞑子的战力。

在最好的时机时,他们没有及时撤走,陡然便被冲杀开了口子。

毛文龙那时倒是想抛弃满桂,却毕竟还有李春来在,终究是没下去这个手,只能是过去救援。

这一来,便正中鞑子下怀,让他们两边人,连同着不少李春来麾下的弟兄,都是陷入了泥沼。

“冲过去,灭了那个老头子!都给爷我冲上去!”

苏禄这时也杀红了眼,连连招呼身边亲随,直冲毛文龙而去。

他自然也听到了刚才城门楼子那边的恐怖爆裂声!

虽说对普海很有信心,可这种状态,他显然也没有太多谱,自然是要先把握住能把握住的东西!

眼前,最好的突破口,显然是毛文龙了!

“拦住他们,拦住他们哇!”

毛文龙一时简直欲哭无泪。

饶是他麾下也尽是好手,可他麾下好手的级别,别说跟苏禄这帮鞑子比了,便是比满桂麾下的亡命们也是大有不如。

在此时鞑子拼命冲杀他们的状态下,就算毛文龙的人心维持的一直不错,没人逃跑后退,却是接连哀呼惨嚎着倒下。

这让毛文龙心里直在滴血。

他本钱本就不多,就这样全都折在了这里,以后还混个毛线啊!

“大人,挡不住了哇,我护着您先杀出去哇……”

这时,毛文龙麾下一个叫陈忠的亲随,已经急了眼,就要带着毛文龙突围。

毛文龙却一把拉住了他,红着眼暴虐嘶吼道:“不能走,杀,把这些鞑子全都杀光了!”

“大人……”

陈忠几欲泣血,毛文龙却不为所动,死也要顶在这边。

“轰隆!”

“啊……”

“我艹他娘的,背后有人,明狗援军来了……”

“点火!”

“炸死这帮狗.娘养的!兄弟们,跑哇,快跑哇!”

就在毛文龙已经抱了必死之心的时候,不远处的门口方向,忽然传来熟悉的爆裂声。

转而便是响起了一个最熟悉的声音!

毛文龙忙是看向那边,正看到了那个最熟悉的身影,正在数个熟人的护卫下,暴虐大吼。

毛文龙陡然一个机灵,已然是明白了李春来的用意,不由也兴奋的大吼道:“弟兄们,炸死这帮王八羔子,咱们先突围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