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胜利果实!

小说: 大明第一吏 作者: 纸花船 更新时间:2020-12-23 字数:3637 阅读进度:290/425

“阿丘,你个狗奴才!你在干什么,是不是想死,唔……”

“嘭!”

“主子小心,有埋伏哇!”

“快保护主子!”

“呜哇……”

当这帮鞑子上了楼梯、进了城门楼子里,他们的结局已然是注定了。

让李春来稍稍有点可惜的是……

这帮鞑子里,除了这为首的老真奴,便只有他一大一小两个也就十一二和十四五岁的儿子,其他的便都是汉人奴才和披甲人了。

不过这帮人倒也挺猛的。

在这老真奴已经率先中招的情况下,依然是折腾了好一会儿,房间里才是安静了下来。

“嘭!”

“嘭嘭嘭……”

这时,山上方向,忽然传来连绵爆裂之声,烟雾明显也小了不少,李春来一个机灵,忙是眯着眼睛仔细看山上方向。

对这个声音,他着实是太熟悉了,正是炸药包爆炸的声音。

可惜,此时能见度还是不够,根本看不清情况。

但李春来并不怎么担心。

毛文龙本身便是人中龙凤不说,张黄、展鹏他们还留在那边,而之前李春来做的准备更是足够充分,同样是守株待兔的诱杀!

城门下的一众人这时也都被山上的声音吸引,一边看一边惶恐无措。

李春来自不着急。

现在,这城门楼子就是个无底洞,这帮鞑子有多少有生力量,李春来都能吃个干净!

不多时,人群还是忍不住了,又凑起了五六人,上来查看情况。

男人却只有两个老鞑子,剩下的尽是女人。

李春来的嘴角边不由露出了一丝笑意,火候已经差不多了!

只是,这牛尾巴寨的头领,现在还不知所踪,让李春来有点不太踏实。

刚才那老鞑子,虽也算号人物,却只是个老白甲,显然还够不到这牛尾巴寨头领的级别。

毕竟,依照牛尾巴寨的规模,牛录章京应该没跑了。

……

不出意外,又上来的这两个老鞑子等人,很快又是没了声息,只留下底下一帮女人孩子愈发惊悚。

而随着山上的喊杀声愈发激烈,很快便是响起了说汉话的欢呼声,其中有许多声音,李春来还很熟悉。

俨然,毛文龙、张黄他们也取得了胜利!

此时烟雾本就小了许多,李春来当即令陈六子带人在城墙上燃起了一大推火堆,给毛文龙他们发讯号。

很快,山上毛文龙他们便停止了丢火把和火信子,烟雾逐渐消散。

李春来也开始招呼满桂他们,准备收拾这帮老弱妇孺!

……

就在李春来他们取得全面胜势的时候。

牛尾巴寨留守,那牛录章京葛哈的二儿子苏禄,刚刚带着三四十号人,爬到了西山毛文龙他们脚下不远,便是碰到了刚刚被毛文龙他们杀退下来的哨卡溃兵。

一听完溃兵说明情况,苏禄直接要爆炸了,暴虐的咆哮:“狗东西,狗东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哇!!!”

苏禄身材本就有点胖,皮肤又黑,这一通咆哮,简直就像是一头野猪王要吃人。

周围奴才谁敢面对苏禄的威势?一个个都是缩起来,大气儿也不敢喘。

然而。

别看苏禄面上凶的很,心底里却是止不住的庆幸。

他是因为在前面的战事中腿上受了伤,一直在修养,所以才没跟他阿玛葛哈参加老奴的征召。

而明军主力到达这边之后,寨子里空虚,苏禄也怕出事,最近一直在牛尾巴寨的城门楼子里住,老婆孩子都没时间理会了。

本以为明军主力已经走了,他刚想喘口气,今晚就回去搂着老婆孩子睡呢,谁曾想,居然被明狗给偷了……

但苏禄更庆幸,今天刚刚发现形势不对,他便及时抽身,带人上山了。

否则,今天他不得被明军给活捉了……

这是苏禄做梦都不敢想的可怕啊。

一旦被明军抓住……那,还能算是个人吗?还不得被那些明狗活脱脱玩死啊……

别看苏禄面上莽的跟个莽夫一样,但他也是小三十的人了,心里可门清着呢。

忙追问一众奴才:“你们几个狗奴才,现在这般,明狗怕是有不少精锐,咱们当如何哇?”

这些奴才谁也不傻,老婆孩子已经保不住了,而且他们本就人少,又怎还能去送死?

纷纷表示去找援军报仇。

苏禄面上故作威势,心底里却是长舒了一口气。

又对一个心腹奴才使了个眼色,让他又捧了一会儿哏,把样子做的差不多了,这才遥遥的对着毛文龙等人的方向,放了一番狠话,脚下却是犹如抹了油,狗一般便是急急下山跑路了。

……

半个时辰之后,李春来已经逐步稳住了牛尾巴寨里的局面,总共收拢到三百多、近四百号丁口,几乎尽是老弱妇孺。

里面却只有不到四十号的真奴。

抛却七八个老真奴,剩下的尽是真奴的女人孩子。

而十几个真奴女人里,要么是有身孕的,要是便是老婆子,正值壮年、没这毛病那毛病的真奴女人,都是去老寨支援了。

这让李春来都有点止不住的惊悚了。

老奴这厮,俨然不是假狠,他是真的狠啊!

这他娘的是‘一户口本’的节奏啊……

简单审讯之后,李春来很快也得知了苏禄的消息,了解到,他还能在周围汇拢起近百号哨卡里的人手。

这俨然不是个小数目!

不过,这种事情,肯定是要先压着。

将这些鞑子老弱妇孺养羊一般、全都是关到了寨子中间的大厅里,毛文龙等人也陆续从山下爬下来。

毛文龙极为振奋!

李春来虽是早就知道了他们在刚才之役中搞到了十三级首级,有六级真奴的入账,毛文龙还是兴奋的亲自跟李春来叙说了一遍。

李春来笑着安抚鼓舞他一会儿,也派人将满桂招过来,告知了他们审讯得到的情况。

“这个,这个苏禄……”

毛文龙闻言,兴奋迅速消散许多,又恢复了那种沉稳的阴沉,想了想道:“三儿,我刚才仔细查验过了,这些哨卡中,真奴应该不多,还是汉人和披甲人多。咱们现在已经占据了这般优势,牛尾巴寨都拿下来了,这苏禄想要阴咱们,怕也不容易!或许,咱们可以用他的老婆孩子做个套,把这帮狗东西勾进来宰!”

满桂眼睛一亮,忙是点头,“三儿,鞑子以前就喜欢这么搞咱们汉人,把咱们搞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这回好了,咱们也这么搞他们一回!弟兄们这些时日也是辛苦,也该发泄发泄了!”

李春来也笑着点头:“大哥,二哥,你们所言甚是,便这么办!不过,那几个金贵的鞑子女人,先放放,等等再说。其他的,便任由弟兄们耍!”

“哈哈,太好了!”

……

送走了毛文龙和满桂,让他们去收拾各部,李春来的眼睛却是微微眯起来,有些疲惫的揉着太阳穴。

到此时,他并不是太担心苏禄的威胁。

若这厮真有胆,这会儿已经拼命冲杀回来了,按照他现在的实力,是有着这个资本的。

可他并没有!

显然,这厮在犹豫。

而毛文龙能想到的这招,李春来又岂能想不到?

不过是借毛文龙的嘴说出来,把那些不好说的话、也借满桂的嘴说出来,带动军心罢了。

李春来此时真正担心的,还是刘綎部主力那边!

因为前面情报的失误,纵然此时李春来已经拿下了牛尾巴寨,却依然解决不了什么问题……

再加之此时苏禄的威胁,又要耽误一些时间啊……

唯一庆幸的是,刘綎部主力才走了一天,也就往山里行了三四十里路,并没走太远,想追还是好追的。

今天已经是二月二十七了,李春来都怀疑,西线、北线那边,是不是已经开打了。

但辗转反侧一会儿,李春来也懒得再想千里外的东西!

就算他明知道结果又如何呢?

难道还能改变了不成?

还是把握住能把握住的更靠谱,也更能解决问题!

至少,刘綎部还是有很大挽救几率的!

想着,李春来仔细的查看地图。

饶是这片白山黑水,一直以来都是大明的领土,但地图却并不够清晰,而且是相当不清晰。

公正的说。

后金女真此时能够兴起,秒天秒地秒空气的,也并非全是万历皇爷、或者全是李成梁他们李家的锅。

这是个多年以来的积留问题!

别说女真的大头领完颜阿骨打了,早在李唐、包括更早时,还不叫女真时的女真人,便已经是个相当大的族群。

经过金朝的繁衍壮大,就算是成吉思汗的黄金家族,也没有彻底断了女真人的气运。

本朝太祖朱元璋,其实对他们还是有着一定的防范的,是有机会压制他们的,但除了成祖爷之外,后续的皇爷们就稀松了,太追求他们的‘仁爱’了。

所以,一旦等到老奴这种有反骨的枭雄搞事,整个基本盘便被带活了,再想压制,何其艰难?

说回此时这地图。

地形勉强倒是能看,却尽是二十、甚至三十年前,李成梁时代的遗留,很多标准全完是‘古迹’了,与现在的情形根本就不符,这他娘的能不影响心情、干扰判断?

这还是刘綎中军给的机密地图……

李春来只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只看地形。

而就在李春来思虑的工夫,牛尾巴寨里,已经有点‘嗨起来’了,各种纷杂。

对于此,李春来虽是不喜欢,不会亲身参与,但此时却绝不会阻止!

血债,只能用血来偿!

别提其他的什么有的没的!

他李春来是圣人门生又如何?

便是圣人当面,也阻止不了李春来的这个决定!

麾下的弟兄们,拼死拼活熬了这么一大通,该到享受一部分胜利果实的时候了。

这俨然是成本最低的奖励。

否则,这队伍还怎么带?只拼命没好处的?

谁都不傻,人心都是肉长的啊。

“三儿,三儿,这是怎么回事?你,你怎能这样?你这样,跟那些杂碎又有什么分别啊!!!”

正当李春来刚要松口气,稍稍休息一下的时候,俞瑶捂着伤口,怒气冲冲的冲进来,直接当面质问李春来。

显然。

外面正在发生的事情,有点触动到她的底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