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报功的阻力!

小说: 大明第一吏 作者: 纸花船 更新时间:2020-12-18 字数:3438 阅读进度:281/425

“追!别让那帮明狗跑了!”

“入他娘,这帮明狗都该死哇……”

“明狗,有种别跑!都给爷我滚回来受死……”

李春来等人退走没片刻,鞑子的援军便扑了上来,足有七八十号人,带头的居然是个正蓝旗的牛录章京。

可想而知,这般状况下,他们在山上的防御级别了。

但他们此时也不清楚李春来等人的状况,只敢在山上朝着下面的老林子里大骂,虚头巴脑的放了几箭,真跑下去追的却是一个没有……

急匆匆的下山路上,许多明军都是连磕带碰,摔跤也是家常便饭,但此时都不用李春来鼓舞军心了,大家一个比一个麻溜。

而此时这帮鞑子的呼喊,也成为了李春来确定他们位置的最好风向标。

随着这些鞑子的叫骂声渐行渐远,明显没有人追上来,李春来也稍稍松了一口气。

鞑子的确很强,战力,素养,尤其是那种凶狠的野性,远超越明军!

但是!

他们却并非不可战胜!

他们究竟还是人,也有着害怕的东西!

就看怎么把握住他们的缺陷,再将其放大了!

此役,虽是没有达成最想到的效果,远不够完美,许多弟兄的尸体都没有抢过来,乃至可以说很狼狈。

可今晚的胜利,特别是那种胜利的感觉和体验,着实让李春来学到了良多,心胸都不一样了。

对于那种大规模的大战事,此时的李春来,自是菜的跟小菜鸡一样,必须要仰仗刘綎那种大佬。

可对于今晚这种小规模的小型战斗,李春来的自信心却是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就今晚这般状况!

如果不带毛文龙和满桂,李春来也有九成以上的把握,能活活的玩死这哨卡里的鞑子。

乃至,如臂使指下,可能比此时的效果还要更好,都不用付出这么多伤亡的。

一路思虑间,前方的弟兄也碰到了先行撤退的俞瑶等人,两帮人迅速融为一帮。

可俞瑶这边的麻烦也不少!

而且都非常棘手!

不仅有二十几号女人,死活不愿意离开,依然留在了那营地里,跟俞瑶出来的这三十几号女人,也根本没有啥厚衣服,一个个都快要冻死了。

李春来也没想到居然还有人不愿意走,甘愿留下来当性.奴的……

但此时也来不及思虑这许多了,李春来大声招呼一声,直接让陈六子这种身强体壮的弟兄,猪八戒背媳妇一般,先把这些女人背下山再说。

而其他人,能解下些衣服来的,便先给她们披一下、盖一下。

反正这种剧烈运动中,大家都出了不少汗,少穿点也不会太冷。

……

一路凌乱,天色将将放亮,李春来一行人终于是下了山。

这时,外面已经有不少明军在值守了。

更让李春来庆幸的是——

在这边值守的是川军的一个千总与高丽人的联合,不论是这川军千总还是高丽人的统领,都与李春来有过照面。

这下子便省却了李春来不少麻烦。

李春来直接忽悠他们,是奉了刘綎的密令上山来行动。

川军千总和高丽人统领眼见李春来这边许多人的腰上,都是挂着将将被冻起来的狰狞首级,还有许多人则是拿着缴获的铠甲、兵刃,乃至背着女人。

又有金允泰这厮眉飞色舞的助阵,两边人都不疑有他,马上便是对李春来等人放行了。

一路来到安全区域,毛文龙却是止不住的紧张起来,快步凑到李春来身边,低低道:“三儿,咱们,咱们可没有刘军门的命令哇……”

李春来忽的一笑。

毛文龙此时各项素质虽都已经是人中龙凤级别,正值一个男人的巅峰鼎盛,但种种原因限制,他的眼光、境界,还是稍稍欠缺了一点。

“大哥,无妨。此事,都包在我身上,咱们一起去见刘军门!”

说着,李春来拍了拍他的肩膀,便是又快步跟满桂低低说着什么。

毛文龙愣了片晌才回神,拳头止不住紧紧握起来,一直很沉静的老眼里,都开始流露出控制不住的激动之色。

……

“站住,你们干什么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春来一行人很顺利的赶到了刘綎的中军附近,但在中军门前,却是被人拦了下来。

为首的是个年轻的游击。

也就二十七八模样,颇为英俊,但是眼神很阴翳。

李春来之前在军议中、跟他有过照面,却并不认识他,只是知道,这厮姓张,是辽阳的本土游击。

但这厮这么年轻便是混到了游击的宝座,就算用屁股想,李春来也能知道,人家背后肯定是有人的。

“这位爷,卑职昨夜奉了刘军门之命,去山上查探了一下情况,幸得老天爷保佑,小有收获,正要去回禀军门,还请爷您行个方便啊……”

李春来不想跟他纠缠,忙是恭敬行礼,但不动声色间,袖子里两张五十两的银两,已经被李春来攥到了手里,悄悄对这张游击示意。

毛文龙和满桂看到这一幕,精神也都是绷到了极限。

这种场面,他们俨然也见的多了。

别看他们跟李春来拼了性命、好不容易才换回来这点功绩,可这些功绩到底能不能落到手上,落袋为安,没见到刘綎之前,一切都是未知的。

张游击自是看到了李春来手里的银票,却是轻蔑的一眼掠过,并没有接,只是玩味的看着李春来冷笑。

这让毛文龙和满桂心一下子沉了下来。

若这张游击此时要玩‘大鱼吃小鱼’的游戏,他们当如何?

纵然并不了解这位张游击,但只看他此时在中军值守,又这么肆意的,那肯定是不同凡响啊。

搞不好,真出了啥事,刘綎都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这可怎么办?

李春来此时额头上冷汗也止不住冒出来。

他最害怕的就是这种情况!

拼了命的去搞鞑子,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搞成,又幸运的活着逃出来,却非但没有成为英雄,更没有鲜花和掌声,反而要被这些狗尿不骚的王八蛋当成肥肉……

这天底下,还有王法吗?!

好在李春来提前留了一手,左手悄悄的伸到身后,对后面的俞瑶打了个手势。

俞瑶本来就一直紧绷着,一看到李春来的手势,人都微微有些哆嗦。

但事至此时,她也来不及考虑许多了,当即便是‘哇’的大叫一声,大声呼喊起来:“青天大老爷,感谢青天大老爷哇……”

“哇,青天大老爷哇,谢谢您的救命之恩哇……”

“青天大老爷,民女就算当牛做马,结草衔环,也没法报答您的恩德哇……”

随着俞瑶开了第一嗓子,路上时早就被俞瑶洗脑的诸多女人都是下意识跟着哭嚎起来。

一时间,刺耳的女人声音,传出去好远,许多人都被吸引,纷纷朝着这边靠过来。

“你?!”

张游击陡然被吓了一大跳,面色骤变,忙是回身看向刘綎的大帐方向。

发现,刘綎的大帐外好像已经有人进去通秉了。

不由冷笑着看向了李春来:“小李三儿,你行,行啊,你有种!当着爷我的眼皮子底下,还敢玩这种花哨!你行,爷我记住你了!”

“这位爷,您,您这是啥意思?卑职咋听不明白呢?”

李春来心里自是跟明镜一样,面上却是忙谦卑的垂下了头。

但嘴角边,一抹冷笑,却怎么也遮掩不住!

什么狗几把玩意儿!

哦,只能任你把大耳光子抽到别人脸上,还不兴让别人反抗了?天底下咋就有这么美的事儿呢?

你记住老子了?

老子还记住你个瘪犊子了呢!

不过,李春来也有点没想到,这张游击居然认识自己,叫得出自己的名字,这显然是个意外之喜。

至少,他李三爷在此时的南路军主力中,总不是无名小卒了。

“怎么回事?”

“一大早怎么会有女人声音?你们在吵吵个什么呢?”

这时,又有人从中军里快步而来。

李春来片刻也看清了来人,正是刘綎的督标营统领,已经改了刘姓,但李春来并不知道他的名字。

不过,他皮肤很黑而且很糙,一看便不是正儿八经的汉人,很有西南那边少数民族的特色。

李春来忙恭敬赔笑道:“刘将军,卑职昨日奉军门的命令去打猎,不曾想,正好碰到了鞑子袭击,付出了不少代价,终于把他们都杀退了,还救出了一些咱们汉人的女人,正要过来跟军门报功呢……”

这位刘将军大黑脸顿时一凛,忙是看向了张游击。

面对这位统领中军的刘将军,张游击也不敢托大,忙是规整的一拱手,想说些什么,一时却有些说不出来。

“哦。“

李春来忙笑道:“刘将军,刚才张将军是在询问卑职其中的过程,卑职还没来得及说完呢。对了,刘将军,您要不要亲自勘验下这些首级?”

这刘将军已经四十多的人,只看眼前的情况,他心里又岂能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狠狠瞪了张游击一眼,旋即,对李春来却是露出了笑容:“小李三儿,你运气不错嘛。行,既然今天爷我碰到了,便帮你勘验下这些首级的真伪!”

说着,便是大步上前来,仔细的查探。

只留下张游击铁青着脸,冷冷的看着这边。

这他娘的!

这般状态还用勘验吗?

只看这些首级上的野猪皮,明显都不是新剃的,那肯定是鞑子无疑了。

而刚才他瞄了一眼这些首级的细节,怕至少有小半数都是真奴的,这小李三儿,此役十几颗真奴首级是没跑了!

可他竟然在敢自己的面前,玩这种花哨的!

——是可忍,孰不可忍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