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一场小胜!

小说: 大明第一吏 作者: 纸花船 更新时间:2020-12-17 字数:3640 阅读进度:280/425

“放箭,射死他们,别让他们过来!”

李春来也被鞑子这一波操作搞懵了,但在第一时间便回过神来,暴虐的大声呼喊。

“放箭,弄死这帮狗东西!”

“放箭放箭……”

“嗖,嗖嗖!”

周围明军这时也都是回过神来,开始展开还击。

但这些鞑子的防御、特别是配合,极为娴熟,饶是明军中用弓箭的好手也不少,却大多都被他们挡住。

而且他们身上都披着数层甲,阻挡下他们的脚步容易,想把他们放倒却绝不容易!

反之,装备明显比他们要差一截的明军这边,很快便是接连有毛文龙和满桂的麾下倒地。

李春来看着这一幕,牙根都恨的有些痒痒!

早就知道鞑子难缠,没想到,竟然会难缠到这个程度!

主要此时周围明军并非都是李春来的麾下,很多东西,李春来必须要协调着用,而很难如臂使指。

就像是刚才,李春来之所以大喊出那一嗓子,就是为了防备哪个傻逼一激动、上头了,直接便冲上去送人头,从而带崩了节奏。

这时,眼见鞑子已经冲出来十几步,过了吊桥,虽是人少,却是强势的直接压制住了诸多明军,李春来忙是看向了身后不远处的陈六子和展鹏。

陈六子、展鹏两人登时会意,都是重重点头!

李春来又怎还会墨迹?当即对他们做了个发射的收拾!

陈六子、展鹏他们早就等不及了,忙是迅速将炸药包放在了弹弓上,有人精准的点燃了引信,旋即便‘嗖’的发射出去。

“这什么玩意儿?”

“保护主子!”

吊桥附近,诸多鞑子虽是搞不明白这燃着火星子飞来的物什,到底是什么,但他们的防御贼溜,马上便是有好几面盾牌举到了天空中。

其他人也纷纷举起左右臂上的小盾牌,防止被砸到头部。

“轰隆!”

然而他们想的很好,可技术的进步却是他们绝想不到的!

转瞬,这颗被裁掉了一部分引信的炸药包,便是在他们头顶上方不远直接爆炸了。

恐怖的砂石飞溅之间,诸多将将还不可一世的鞑子们,陡然便是一片杀猪般的鬼哭狼嚎。

“再来一颗!”

李春来怎会放过这等机会?狼一般大吼。

陈六子、展鹏等人早有准备,‘嗖’的一声,第二颗炸药包又是迅猛的划出抛物线,直接掠向这些鞑子的头顶。

“趴下,快趴下,是明狗的火器哇……”

“保护主子……”

饶是这些鞑子反应不慢,知道趴下才能避免伤害,但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他们身上一直在保护着他们的厚实铠甲,此时反而成了障碍。

许多披全甲的鞑子,特别是那两个白甲兵,根本就无法第一时间趴下。

转瞬!

他们便成为了炸药包的活靶子。

“轰隆!”

“啊……”

低沉的爆裂声再次响起,天女撒花般的砂石飞溅之间,两个战力最强的白甲兵,根本来不及发挥出他们的武勇,脸却已经‘花了’。

其他鞑子也或多或少都受到了伤害,一片鬼哭狼嚎之声。

“冲上去,灭了他们!”

李春来怎会浪费这等机会,当机立断的大吼!

“哈哈,冲啊,杀鞑子哇!”

“灭了狗杂种!”

“升官发财就在眼前哇……”

一众被压制住的明军这才是反应过来,不由都是大喜,转瞬便是虎狼一般直扑向这些鞑子。

眨眼,两帮人便是暴虐又血性的厮杀在了一起。

但这个过程,李春来和他麾下的弟兄,却是一个也没上。

主要是之前李春来便跟毛文龙和满桂说好了,他来充作预备队。

不过,此时饶是鞑子已经挨了两记炸药包,几乎人人带伤,那种战力却是依然惊人的。

毛文龙和满桂的好手扑上去,一时根本拿不下他们,反倒是让后面有个十几人,迅速退回到了哨卡里。

李春来的眉头不由紧紧皱起来!

这他娘的!

都这般了还拿不下吗?

李春来都有些着急的要赤膊上阵了。

“犀利,犀利哇,真是犀利哇。李大人,刚才,刚才那火器,到底是什么宝贝哇,怎的会如此犀利?”

这时,李春来身边忽然响起了一个唐僧般的声音,不是金允泰这个憨憨又是谁?

李春来真想一脚他把踢到铁山老家去,嘴上却忙道:“允泰老铁,你他娘的还傻愣着干什么?冲上去杀鞑子哇!升官发财就在眼前了!”

“嗳?”

金允泰这时也回过神来,特别是看到眼前明军明显占据了上风,是个摸鱼的好时候,忙是大喜道:“好来,谢谢李大人,谢谢李大人……”

李春来已经无力吐糟,赶紧摆手让他们三个上去。

随着金允泰三人加入战团,本就势弱的鞑子们逐渐开始崩盘,接二连三的被砍翻在地上。

但冲进火海般哨卡中的鞑子,特别是那条‘鱼’西泰,却是不见踪影了。

毛文龙和满桂这时都急急过来询问李春来该怎么办?

这般状态,饶是李春来不想再付出伤亡,但门口的鞑子显然不够分的,只能硬着头皮让毛文龙和满桂冲进去冲杀!

很快,随着门口的十几个鞑子都被砍翻,满桂一马当先,直接带人冲到了里面。

毛文龙脚步其实是有点犹豫的,但只犹豫片刻,他便是也急急带人冲了进去。

看着一下子冲进去了四五十号人,李春来不由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浊气,拳头紧紧握起来。

这他娘的,谁能想到,今晚这仗,竟然打成了这个模样……

李春来回身看了眼董家江畔、星盘一般的明军大营那边,那边隐隐也有些噪杂,火光晃动。

显然,刘綎他们应该也发现这边的状况了。

但他们八成是不会派援兵过来了。

李春来想了下,对身边的俞瑶道:“姐,你即刻带人,先把营地那边的女人都转移到山下,务必要多加小心!”

“嗳?三儿,那,那你呢?”

俞瑶一个机灵,忙是看向李春来。

“姐,咱们现在大局已定,我又不亲自上,你担心啥?记得,还是按咱们的来路回去,我肯定片刻便能追上你!那些女人情绪不好,可全靠你去安慰了!”

“这,好吧!三儿,你一定要多加小心啊!”

哄走了俞瑶,也算提前走了一步后手,李春来终于稍稍放松了些。

所谓‘窥一斑可见全豹’。

今夜,他们准备的这么周全,碰到这也就三十人左右的鞑子哨卡,却是打成了这个模样,可想而知,老奴的主力,到底是个什么级别……

这里,李春来绝不是自吹自擂,觉得自己有多牛逼,而是一个很公客观的态度。

毕竟,今晚他们能用的家伙什,基本已经全用上了!

炸药包开道都是不能一战而定,李春来还能说些什么呢?

好在,这哨卡里面的鞑子还是够多的,至少得三十人号人左右。

哪怕里面只有十个真奴,便已经李春来三人够分了。

加之前面还活捉了个领催。

这又来,就算李春来和毛文龙还不够升官的,满桂升副千总却是没什么问题了。

而这才是第一仗而已!

……

各种暴虐的呼喊厮杀之间,李春来依然没有丝毫上前的意思。

倒也不是他不想上前,而是李春来很清晰自己的定位。

依照他麾下这帮弟兄们的状态,此时上去根本解决不了什么问题,还容易送人头,又怎会拿着弟兄们的性命来冒险?

毕竟还不到孤注一掷的时候。

而李春来也不怕毛文龙或是满桂、会不给他李三爷分功绩。

他们能到刘綎麾下这南路军来效力,俨然全靠他李三爷的操作,这是其一。

而若是他们真的就是不想给了,要拿去刘綎那边邀功,李春来也认了。

通过这区区十几二十几的鞑子首级,还不一定都是真奴首级,便能看清一个人,那也值了。

正当李春来思虑间,身后方向,张黄忽然快步跑过来,低低急急的道:“大人,情况有些不妙,山下百多步外,已经有鞑子摸上来了,至少三四十号人,或许会更多……”

“什么?”

李春来面色大变!

正他娘的应了《墨菲定律》的那个原理,越怕什么便越来什么!

牛尾巴寨那边,不仅出兵了,而且来的还这么快!

但李春来稍稍镇定便是明白过来。

这应该不是牛尾巴寨的鞑子主力,更大的可能,是周围差不多的鞑子哨卡,支援过来的。

已经这般,李春来也来不及思虑许多,直接招呼刘黑子鸣金!

也幸好李春来准备的周全,把这玩意带来了,否则,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当当当当……”

片刻,刺耳的金声响起来。

陈六子等人也在外面大呼着撤退。

里面毛文龙和满桂众人还想恋战,可外面的金声着实有些刺耳,他们也不敢怠慢,忙是先收集战利品,割下首级来,迅速往外撤退。

“轰隆!”

“轰隆隆……”

这时,展鹏等人直接朝着下方鞑子上来的方向盲投了几颗炸药包,炸到人的几率虽是不大,却是成功判断出了鞑子的方位。

他们已经冲到李春来此时的位置百来步距离了。

“撤退,撤退!快,快!”

李春来也有点急了,大声呼吼。

毛文龙、满桂等人听到了李春来的声音,也知道是出了事情,都不敢怠慢,动作不由更快。

片刻,他们便都是冲出来,许多人腰上还挂着血淋淋的鞑子首级。

“三儿,怎么回事?”

毛文龙和满桂几乎同时冲到了李春来身边,急急询问。

李春来直接朝山下一指。

以毛文龙和满桂的敏锐,登时便发现了下方的异常,哪还敢墨迹?当即便是招呼众人撤退。

很快,李春来一行人便是带着首级低落的血迹,迅速往山下而去。

还好此时是冬末,天气寒冷,这些首级很快便是会被冻住,若是换个时节,很多东西还真不好说了。

而此时,哨卡烽火台上,西泰都吓的尿裤子、要跳楼自.杀了,哪想到,明军竟然这么便退了?

可他却不发出丝毫声音,忙是用力的捂住了嘴巴,缩在一个安全的角落,耐心的等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