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突围!

小说: 大明第一吏 作者: 纸花船 更新时间:2020-12-17 字数:3589 阅读进度:279/425

火光、浓烟滚滚升腾,哨卡里的鞑子不住哭爹喊娘,已经完全变成了瓮中之鳖。

这也让周围的弟兄们士气无不是大振,各种欢呼雀跃,大家升官发财就在眼前了。

便是俞瑶都时而兴奋的挥动着粉拳。

能看到这些鞑子变成了这模样,着实太畅快了啊。

可此时,李春来的脸色却很平静,乃至,有着不少阴翳的凝峻。

“三儿,这事儿,这事儿怕要闹大了。咱们那边,天亮前应该不会来人,可那牛尾巴寨就不好说了哇。咱们必须得加快点速度才行哇……”

毛文龙这时又凑到了李春来身边,对李春来低低耳语。

俨然,他也发现了此时形势看似顺利下的弊端!

李春来缓缓又重重的点了点头。

若能有选择,他肯定不会把事情搞的这么大,‘闷声发大财’才是恒古不变的真理。

可这‘大财’明显不好发,李春来也只能是硬着头皮上了。

眼下这般,李春来基本也已经被逼上了梁山,只许成功,而不许失败!

只是毛文龙刚才的话着实有点扎心了……

牛尾巴寨那边的鞑子主力,此时肯定已经发现了这边情况不对劲,是有很大可能要派出援兵的。

但刘綎那边的明军主力,起码在天亮前,至多派人到山下查看情况,而绝不会贸然出兵。

“大哥,别着急,再等等!”

李春来看了毛文龙一眼,看到他脸上满是担忧,又多解释了一句:“这边山势陡峭,鞑子就算有援兵,也没那么容易上来的。咱们得先稳住!”

“额?”

毛文龙愣了一下,转瞬也明白了李春来的意思,忙是重重点头。

心底对李春来的评价,也是又高了一个维度。

他这位三弟的城府与耐性,便是他这活了四十多的老油条,都有点跟不上溜哇!

……

“嗖嗖嗖!”

一支支火把继续不要钱的往鞑子哨卡里丢,让的里面的局面愈发混乱。

然而这鞑子哨卡基本上能算是‘半永久工事’了。

饶是此时有好几处地方都起了火,火光连同着烟雾翻滚,可更多的只是表面现象!

想要真正把这鞑子哨卡烧着了,怕还得需要时间和更多的火把!

周围兄弟们兴奋的欢呼声中,李春来的心却是持续紧绷!

万一……

万一今晚有哪个地方出现纰漏,别说保全局了,他李三爷都要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

其实,此时这般状态,这简易的大弹弓,差不多能将炸药包投掷到这鞑子哨卡里了。

刚才陈六子和展鹏已经带人做了好几次实验,跟小炸药包差不多体型与重量的雪球,都是稳稳的丢到了这鞑子哨卡里。

但李春来纠结数次,还是忍住了!

这玩意,就跟最后那一哆嗦一样,必须要用到最需要的地方!

哪怕毛文龙和满桂麾下的那帮亡命,毛文龙和满桂都没把他们当人看,工具而已。

可李春来却不想把自己搞的那么low!

毕竟,这才只是开始啊,这些力量,哪怕真要当炮灰,也得到后面更需要的时候才行!

他李三儿此时难,哨卡里面的鞑子怕是要更难的!

现在,就看谁更刚、谁更狠了!

……

“主子,咳咳,不行了,不行了哇。再不突围,咱们怕是突围不出去了哇……”

“主子,您放心,奴才愿用身家性命担保,必定保着您突出这重围啊……”

“咳,咳咳咳,主子……”

正如李春来预料中的一样,此时哨卡里面的西泰等人,比李春来可要痛苦多了。

饶是烽火台下用了诸多泥土和老木料混合的主建筑,暂时还没有被点着,但周围已经诸多火光,烟雾翻滚。

他们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

“狗杂种,狗杂种哇,不讲究,不讲究,忒不讲究了哇……”

西泰一个劲的大骂,直要将对面李春来的祖宗十八代都狂卷一遍,却仍是不舍下定那最后的决断。

主要是他看着是正蓝旗的主子,是不可一世的莽古尔泰的亲戚,但说白了,莽古尔泰在富察家的亲戚多了,他又能记得自己西泰是个球子的?

一旦这哨卡失守,西泰根本就没法想,他到底得再花费多少努力,使上多少银子,才能再搞个这样的美差啊。

没办法。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

不精打细算着点,他西泰怕也要跟他那些不成器的兄弟们一般,只能被搞到旗里当炮灰用啊。

“主子,再不走真走不了了哇……”

“咳咳,主子……”

眼见火势越烧越大,有明军的火把已经丢到了主楼这边,周围的奴才们都有点忍不了了。

看这架势,就要架起西泰突围了。

西泰登时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心里也明白,他的美梦,到此时已经是终结了……

长生天在上!

都怪对面那个不讲究的明狗统领哇!

“阿哈,班达,你们几个狗奴才,准备突围!”

片晌,西泰闭着眼睛,扯着嗓子、终于是痛苦的喊出了这句话。

“主子英明哇……”

一众奴才们也都是如获大赦,忙是急急忙活起来。

……

“吱嘎!”

不多时,东面方向,一直紧闭的哨卡门口忽然被打开了。

旋即,吊桥也被人放了下来。

“三儿,他们要出来了!”

对面不远,毛文龙、满桂、包括俞瑶等人都是精神大振,眼睛都不敢眨一下了。

李春来的心也陡然提了起来,但面上却并没有几分异样。

至此时,他早已经可以做到‘喜怒不形于色’。

忙是招呼身边众人别激动,先看看情况再说!

须知,这可是真奴!

而且是正值兴起状态、马上就要进入巅峰鼎盛的真奴!

又怎是他们那些只知道吃喝嫖赌、遛鸟斗狗的不肖子孙可比?

李春来也想看看,他们会怎么个突围法!

而随着哨卡大门打开来,明军这边的火把攻势都是松了些,全都往两边丢,有点刻意的给他们留出来一条生路。

正所谓‘围三缺一’是也。

可里面的鞑子开门后却恍如消失了,久久没有动静,恍如还有别的门,这边只是声东击西的障眼法。

“三儿,不会,不会还有后门吧?鞑子已经从后门跑了?”

两三分钟之后,俞瑶也有点没信心了,忙低低对李春来道。

李春来嘴角边却是露出了一丝冷笑:“姐,别着急,也别担心!一切有我呢!”

说着,李春来对毛文龙使了个眼色。

毛文龙愣了片刻,登时会意,古怪着嗓子大呼道:“鞑子好像还有别的门,你们几个,速带人去两翼看看,莫要放跑了一个鞑子!”

“是!”

毛文龙麾下几个铁憨憨不敢抗命,忙是连呼带叫的朝着两翼包过去。

身后不远的简易大弹弓边,陈六子和展鹏也急急看向了李春来,询问是不是他们也要换地方。

须知,这大弹弓虽是很简易很原始,但是想把它插起来,也不是瞬息就能搞好的。

必须要先把支撑用的木桩子,牢牢的打进地里。

若放在寻常天气,这自是不难。

可此时,却是‘鬼回头’的最冷冬末,还不知道要花费多少时间和力气呢。

李春来一摆手,示意他们不用换地方,耐心等着便是!

陈六子和展鹏有点无语,却不敢违背李春来的命令,只能是眼巴巴的继续忍耐着。

一直沉闷的满桂这时都有点急眼了,忙跑过来,低低对李春来道:“三儿,门已经开了,不若,不弱我带人进去冲一波吧!先看看里面鞑子啥情况再说哇……”

李春来却再次制止了满桂,让他安心等待。

而就在明军已经止不住的暴躁,都有点忍不了的时候。

“嗖嗖嗖。”

哨卡门口附近,忽然接连往外丢出来数支火把。

有几支明显是浸过落叶层的臭汁液的,烟雾虽是不大,难闻的味道却是迅速扩散开来。

“这边有人!”

李春来身边好几人几乎同时出声。

俞瑶也忙拉了李春来的衣袖一下,提醒李春来。

李春来这时也是精神大振,眼睛用力眯起来。

像是这种哨卡,地形都比较险要,就是图一个森严,怎么可能搞后门?

而眼前这个哨卡,正处在山峰的岩石层上,四面地势都比较和缓,并没有背靠悬崖之类,李春来倒要看看他们还有什么后门!

哪怕真有后门,他们从后门跑了,他李三爷也认了!

“保护主子,冲出去,杀光明狗哇!”

“冲啊,保护主子!”

就在李春来众人都在思量,还没有完全回过神的时候,里面突然传出来一阵尖呼!

众人下意识便都是抬头过去看。

“嗖嗖嗖嗖!”

却是并没有看到跑出来什么人影,反而是迎来一阵凌厉的箭雨!

“哎哟……”

李春来身前不远,忽然有兄弟中箭倒地,发出惨呼,转瞬,还冒着热气的鲜血便是将脚下的雪地染红了。

“嗖嗖嗖!”

可李春来等人还没来的及反应,又是一阵箭雨袭来。

这些箭雨,并不是直射过来,而是往天空射,‘抛物线’一般,让其自己坠下来,更不好防。

李春来也忙是呼吼一声,一把拉着俞瑶趴在了地上。

“噗,噗噗……”

转瞬,便是有几支箭落在了李春来周围不远。

毛文龙那边更惊险。

一支冷箭,差点就射到了他的脖颈,几乎只有几寸的距离。

而就在众人惊悚毛文龙这边的险情时,哨卡东门那边,一直不声不响的鞑子,却是陡然冲出来十几人。

他们根本没有呼喊,只是拿着大小盾牌往前顶!

而在其身后,还有不少弓箭手已经张弓搭箭!

“鞑子出来……噗,唔……”

李春来身前不远处,有个毛文龙麾下的愣头青刚要兴奋的呼喊出声,一支冷箭已经竟自朝他横飞而来。

可怜他根本来不及做出太多反应,脖颈已经被穿透,人直挺挺的被钉在了地上。

转而,颈动脉中涌出来的那还温热的血液,便是将他身下不少积雪融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