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抵达沈阳

小说: 大明第一吏 作者: 纸花船 更新时间:2020-12-03 字数:3710 阅读进度:251/425

次日一早,天气不错,李春来一声令下,队伍当即离开塔山铺,沿着官道一路北上,直奔海州方向。

昨夜时,俞瑶虽是没有给李春来提出什么有效的建议,可李春来这一通卖惨又卖乖的,与俞瑶之间的关系,已然是拉近了许多。

到了这个程度,李春来很明白,他可以通过这种‘装款爷’的方式,一路安稳的赶赴沈阳。

可!

想要真正做成事,想要立功勋,想要得到真好处,那就需要切实的关系,或者说‘缘分’了。

俞瑶她们俞家这一小支,看着似是略有卑微,只是千总级别,但他们已经在辽地经营十几二十年。

特别是又在毗邻抚顺前线的奉集堡一线。

这等底蕴,俨然不是李春来能比的。

李春来可不是来混日子的,而是来切切实实立功勋的,自然得尽力协调好各方面的关系,从中获取最大的利益。

至于频繁招待各路人马、粮草见底的问题,李春来却不会担心什么。

这其实是个非常简单的人性问题。

有钱便用有钱的玩法,没钱,那便用没钱的玩法。

核心便是要‘善于拒绝’!

没钱的时候,招待人便不用肉食了呗,正好借此机会,剔除大部分混子,看看有没有能真正值得结交的人。

反正他李三爷的脸皮,早已经比城墙还厚,一般人想套路他李三爷、撸他李三爷的羊毛,那肯定是得多花不少心思的。

尤其是李春来已经通过诸多方面了解到,过了海州,便是彻底进入到了大明的腹地,已经属于‘安全区’。

即便还有小部分鞑子游骑作祟,但效用力已经是微乎其微。

……

傍晚时分,队伍顺利抵达海州。

在这个辽地腹心真正的城池,气氛俨然与盖州等地有着很大的不一样。

饶是此时已经傍晚,天色就快要黑下来,可城门并没有关闭,而且周围人很多,特别是从塔山铺北面那条路过来的辎重物资队伍。

喧闹之间,跟关内的城池几乎没有什么分别。

李春来看到这种状态,也开始真正的踏实起来。

就算鞑子和那些明军中的败类再大胆,又怎敢在这种局面下作大乱?

真当万历皇爷和那位新任的杨经略,都是吃白饭的吗?

那位杨经略或许对打仗并不太在行,但玩弄手段,搞政治.斗争,恐怕全辽地能玩的过他的,也不多!

李春来此役虽是作为‘自干五’,入辽来援。

但他走的是内廷的路子,万历皇爷都是知道有他小李三儿这么个人,各项手续自是很齐全的。

完全可以进入海州城里休整。

但只扫了一眼海州城的状态,李春来便是明白,这地方现在没啥好混的,赚钱可以,赚功绩就难了。

他李三爷此时又不缺钱,在这里混个毛线的?

便没有选择入城,而是派人进城报备一声,便是在城外划出来的驻军区里扎下营来。

今晚又有更多‘慕李春来大名’而来的夜不收,乃至是当地驻军,包括一些混子,想要跟着他李三爷混一顿好饭吃。

李春来此时招呼着俞瑶一起,亲自招呼这帮人。

看着营地里的伙食规格,明显跟昨晚时不是一个等量级的,尽是稀粥稀饭的,俞瑶有些无言的瞪大了美眸:“李大人,你,你这般去招待人,他们,他们怕是……”

李春来没好气的白了俞瑶一眼:“我的大小姐啊,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哇。有人来找我李三儿,我肯定好好招待。可我现在没余粮了,难不成,还得宰杀牲畜招待他们?”

说着,李春来拍了拍俞瑶的香肩,便是大步上前招呼众人。

“……”

看着李春来很快与众人攀谈起来,豪爽的同时,却时而又有些尴尬的小苦涩,态度摆的很低。

俞瑶很快也明白了李春来的意思,芳心中不由一片翻滚。

这世上,拿的起的人很多,几乎每个人能会拿的起,可,真正放的下的却是寥寥无几。

眼前这小李三儿,这才多大啊,却是……

几乎是用她骄傲的胸脯想,俞瑶此时也明白过来,今天来的这帮人,不管是干啥的,怕没一个能玩的过小李三儿这小贼的……

……

一场对常人来说并不是太好处理的‘豪杰’风波,被李春来三下五除二便是平趟的过去了。

次日一大早,队伍继续北上!

过了海州,开始进入辽沈腹心之地,烟火气息也逐渐开始多了起来。

最直观的一点。

便是官道上有人了,周围村庄也多了很多。

看着官道上时而竟会堵车的喧闹景象,俞瑶终于也逐渐放松了下来,开始对李春来介绍一些周围的风土人情。

她其实对这边也不熟。

毕竟,这个时代的人们,活动半径小的有点可怜的,她所熟悉的,不过只是奉集堡一线。

但究竟来过这边一次半次的,还是对一些地形、名胜之类,有着了解。

这让李春来的旅途一下子惬意了不少。

恍如不是来打仗立功的,而是带着美人儿来度假的,有那味了……

不过,一边与俞瑶加深感情的同时,李春来也没有忘了正事,他一直在从军事角度,仔细的观察着周围的地形。

但整体而言就是一句话!

——无险可守!

或许是老天爷对这片黑土地的另一种优待,纵然天气严寒,可这边土地还是很肥沃的,也是一马平川。

却也正因如此,使得在军事层面,很难真正对这片区域实施防守与保护。

李春来也终于明白,为何抚顺关、抚顺失守后,万历皇爷都坐不住了,这是真的已经威胁到辽沈腹心了。

想要保护辽沈腹心,那便只能是拒敌以外!

只可惜,依照大明现在这种状态,想达成这一点……跟‘高山仰止’都差不多了……

……

用了两天出头赶到辽阳,李春来并没有在辽阳这边停留,继续一路往北。

而过了辽阳之后,就更热闹与喧嚣了。

官道上已经不只来自各地的辎重物资队伍,还有一部分后续援军。

尤其以路途遥远的川兵、少数民族兵,以及西北兵居多。

看着这些外地兵,尤其是这些少数民族兵五花八门的打扮,各式各样的兵器,李春来麾下的弟兄们,简直就像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看什么都觉得新鲜。

李春来也有些叹为观止。

这真是‘汇聚天下精锐与辽地’了!

如果不能把这场仗真正打好,那到底得有多伤?

李春来其实很想跟这些客兵结交一下,但仔细思虑良久,他还是忍住了。

人的第一印象是很重要的。

说白了,‘打铁还需自身硬’!

在这种状态,装高冷肯定比谁都舔的舔狗更稳妥。

因为李春来并不知道,这帮人的核心来路究竟是什么,也还不够全面了解全局。

自不能太过贸然。

而只观各部的军容军貌,哪怕李春来这边只是乌合之众,可,真比李春来部强,乃至是强很多的,李春来到此时还一部没见到。

反而是许多客军,都是很谨慎的打量着李春来他们这股明显不太大的小人马。

在李春来巧妙的带节奏之下,麾下弟兄们显然也很受用周围客军看过来的那等目光,士气不自禁又被带起来不少。

……

就这样一路噪杂,学习又成长。

万历四十七年正月二十一日。

李春来部终于是来到了滚滚浑河之畔,看到了巍峨耸立的沈阳城。

此时的沈阳城,简直可以说是此时大明最热闹的城池,真的是五湖四海、八面人流汇聚,各种物资堆积如山。

诸多客兵、辅兵,再加上民夫杂役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城里根本就装不下了。

便只能在城外划分临时驻地区域。

李春来何等机灵?

在来路的时候他便是思虑好了,计算的很是精妙,他们赶到沈阳城下的时候,还是一大早,刚刚过辰时而已。

这就使得,李春来过来后并不用着急先找驻地扎营,可以有充裕的时间谋划一下。

后世有句话说:“选择大于努力!”

须知,这般状态,客兵多如牛毛,山头更是此起彼伏,找谁报到,里面的区别可就大了!

若是能找一把手、经略杨镐直接报到,李春来显然不会找其他人!

否则,一旦把李春来部划给了那个不要命的纯莽夫,那,他李春来找谁说理去?

这也是李春来会带着这么多银票,并且,死抱丁公公、以及内廷的大腿,赶来辽地的核心原因!

他必须为自己寻找支撑!

让洪斌、张黄带着队伍原地休整,李春来当即带着俞瑶、陈六子、田景、马五等人,来到了沈阳城南门之外。

如果放在寻常状态,李春来一个副千总,在沈阳这种地方,其实级别真不算低了,已经算是小上层。

可此时,各地客兵来的太多了,守门的沈阳驻军眼光不经意间也提高了许多。

一看李春来一行十几号人大摇大摆就要进城,当即便是有个把总豪横的拦在了前面。

“慢着慢着慢着!”

“嘿,这位副千总爷,说你呢说你呢!你们是哪部的,看着面生呢?可有报备手续?”

说着,几十号人迅速便是朝着李春来一行人包过来。

看他们的装备,明显尽是战兵。

李春来又仔细审视他们一遍,发现,这帮人个个面上都挂着轻蔑之色,心里随之苦笑。

无怪乎说辽事难呢!

这他娘的,他李三爷带着他的父老乡亲们千里迢迢过来,是帮这些辽人打仗的,可他们呢?

把他们这些援军当‘肥羊’看呢!

其实李春来刚才一直在寻找他们的上官,准备让陈六子把手续递过去,却是一直没找到。

谁知,这还没咋靠近呢,这帮人已经主动跳出来!

李春来此时心里还没有确切答案,自不愿多生事端,忙让陈六子把手续递过去,

这把总显然不认字,不过,他身边却是有个读书人模样的随侍。

这读书人随侍看了遍李春来的手续,忙是对着着把总的耳朵低低耳语起来。

“沂源第二千总?”

“这位副千总爷,你们居然是内廷的援军,还自成一系啊。这倒是稀奇了。”

说着,他更加玩味的审视着李春来。

片刻,低笑道:“这位副千总爷,卑职可不是坑您咋的,是咱们这边,一直有规矩在!咱们也是职责所限,奉命行事哇!不知,副千总爷您,知道规矩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