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火器与路线

小说: 大明第一吏 作者: 纸花船 更新时间:2020-11-25 字数:3847 阅读进度:232/425

费尽了心思,终于从丁公公这里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李春来精神也是为之大振!

出了丁公公的房间,一路来到外面,李春来直忍不住想最痛快的仰天长啸一声。

可惜,环境究竟不允许。

李春来也只能把这声怒吼暂且放在心里。

此时已经是黄昏,天色已经黑下来一小半,又开始飘起了细碎的雪沫子,吹在人身上直‘沙沙’作响。

拒绝了旁边陈六子为自己披上一件皮毛大袄,李春来大步走在寒冷的风雪中,用寒冷来让自己更清醒!

之所以要搞斑鸠铳、三眼铳、百子铳这种‘大件’,而不选择更为轻便且实用的鸟铳,李春来俨然不是无的放矢,而是经过了精心的深思熟虑。

不论是平日里与胡关山、刘黑子这种有过九边经验的老军汉聊天,还是昨晚套路俞瑶,亦或是李春来从那个灵魂深处得到的积淀——

李春来都是明白,火器,才是此时明军最大的优势所在!

但种种原因限制,明军此时对于火器的掌控优势,并没有真正的发挥出来……

不出意外,此次萨尔浒之役,便是明军火器‘暴雷’的最高峰!

也将成为整个汉民族之殇……

特别是此时大肆装备与各部明军中的鸟铳,即将要接受到最残酷的战争检验了。

这倒不是说鸟铳不好用。

事实上,明军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鸟铳是极为犀利的,远远胜过周边各个种族与文明。

倭国人的都比不了。

最为有代表性的,便是戚大帅的‘戚家军’了。

当时,那些倭国浪人的装备还是很先进的,不仅有倭国精铁打制的各种火器,也有着一部分来自西方更为先进的‘火绳枪’。

但即便是这般状态,碰到了戚家军,往往也是戚家军只损伤十人八人,便是全歼倭寇上千人。

莫说是放眼当下这个时代了,便是再往后推个一二百年,这都是神迹一般的战绩!

但是!

这里面,需要一个极为极为核心的核心要素!

打制鸟铳,绝不能偷工减料,必须要精益求精,而且必须要让诸多最原始的技艺达到完美才行!

如果时间充裕,以李春来此时的财力人力和影响力,自己打制鸟铳就算犯忌讳,难度却是并不大。

可惜。

对于时代不够了解,暮然便是被推到了风口上,李春来显然没有这么多的时间。

但没时间也有没时间的玩法。

根据李春来的了解,明军中此时对鸟铳虽是偷工减料严重,但是三眼铳、百子铳这种大件,质量还是有一定保证的。

毕竟,鸟铳炸膛,也就炸一个人,可,三眼铳、百子铳这种,至少是两三人。

一旦出事,就真不好推脱了。

而且,明军也需要这种远程打击武器撑场面。

这就能在一定程度上保证这些火器的质量水准,特别是‘国字号’神机营的出品,那就更能有质量保证了。

而此时大明北方虽是势弱,但南方的发展速度却是很快,特别是冶铁方面,佛山已经是迅速雄起,甚至开始帮澳门的西洋人代工一些东西。

斑鸠铳,便是他们的得意之作之一!

斑鸠铳大概是嘉靖年传入到大明,通俗来说,这玩意儿其实就跟带支架的小型火炮一样,不仅射程远,超百步都是没有难度,威力也是很惊人的。

毕竟口径摆在这里了。

李春来此时这般状态,肯定不可能直接刚正面战场,那真的跟炮灰也没有什么区别。

他想立功,唯一的机会,便是埋伏偷袭,拥有‘打一波’的能力!

便是拼命构架一个特殊环境,一波上来直接便是把敌人打蒙打残,从而再一拥而上,取得最后的胜利。

这一来,鸟铳都是落入到了下乘,显然没有斑鸠铳、百子铳、三眼铳威力更大。

只要后面的事情顺利,能搞到个十几门斑鸠铳,几十门百子铳、三眼铳的,李春来便是有信心!

他去辽东即便不能立下什么大功,但搞几颗真奴首级,尝尝真奴的血是啥滋味,还是有很大几率的。

……

回到李家大宅,李春来还没喝口水,洪斌便是也赶了过来,带来了诸多最新最详细的消息。

随着今天李春来任命仪式的举行,关于沂源第二千总的势头,已经是达到了一个至高点。

各方面渠道撒出去的网,已经是有四五百号人报名了。

另外,募捐工作也是比较顺利的。

这短短几天时间,已经是筹措到了两千多两银子,单单是沂水商行这边便是出了五百两。

杨德山个人都是出了一百两。

只要再稍微等待,就算筹不到三千两银子,估计也差不多。

但说着,洪斌却是有些纠结起来,看向李春来欲言又止。

“姐夫,你我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得藏着掖着?”

李春来登时有些不爽的看向了洪斌。

“……”

洪斌不由直苦笑,片刻才低低道:

“三儿,除了沂水商行这边,还有人出了大头。尤其是翠烟阁那边,秦玉奴秦姑娘也出了五百两银子,另外,林三娘林管事,也出了一百五十两……若不是她们先带头,恐,沂水商行这边都没有这么顺利的……”

“……”

李春来登时也愣住了,片刻不由连连摇头苦笑。

他可是说呢,沂源这帮豪绅大户,什么时候觉悟居然这么高了,事情这么顺利的,原来,是秦玉奴和林三娘她们在拼命发力……

纵然此时事情的节奏明显不错,李春来却是止不住便一阵头大。

最难消受美人恩啊。

这……

秦玉奴、林三娘这般,他李三爷怎么去还这等人情?

半晌,李春来这才是缓过神来,对洪斌道:“今天究竟有些太晚了,不太正式。这样,姐夫,你现在便派人过去翠烟阁,告知秦大家和林管事她们,明日下午,我李三儿正式过去拜访!”

“好来!我马上便去安排!”

看李春来这边有了决断,洪斌也是松了一口气,赶忙去安排。

……

回到中院自己的房间,初雪有了昨天的教训,显然不敢再托大,老老实实的在这边等着呢。

看到李春来回来,她赶忙乖巧的过来服侍。

但初雪刚要帮李春来脱掉外套,却是被李春来一把抓住,旋即大手极为用力的怼着她的小娇.臀便是‘啪啪’响的狠狠几巴掌。

这直将初雪美眸里眼泪都是打出来,不由也更为委屈,却是只敢死死的咬着娇嫩的红唇,一声也不敢多吭。

李春来看着初雪委屈小兽般的模样,不由没好气的又给了她一巴掌,但是力道明显轻了许多。

脸上却依然虎着道:“死丫头,你知道你错哪儿了吗?”

“哥……”

初雪美眸含泪,本来已经做好李春来这狠狠一巴掌的准备了,哪曾想,李春来这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来。

眨眼,她便是明白了李春来的意思,美眸中带着晶莹的同时,也带上了不少的惊喜。

忙道:“哥,奴婢,奴婢知道错了。奴婢,奴婢再也不敢背着您,跟人来往了,女人也不行……”

“嗯。”

李春来随手把初雪揽在怀里,一边轻轻抚摸着她的后背,安抚着她的情绪,一边道:“俞瑶那臭娘们儿,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偷偷摸摸的跟她商议什么?是不是,她许诺你,只要你帮她,便也带着你去辽东了?”

“啊?”

稍稍平静些的初雪不由惊呼一声,几如不可思议的看向李春来:“哥,你,你怎的知道的啊……”

看着初雪呆萌的模样,李春来不由又好气又好笑,但更多的,却是一种深深的怜惜。

这丫头,只想跟自己在一起啊。

想着,李春来忽然一笑,贴着初雪的耳边低低耳语几句。

“哥……”

初雪俏脸登时红了,转而便是红透了,恍如一只红透了的红苹果,羞涩又无比期待的看向李春来。

李春来一笑,用力把她揽进怀里,贴着她耳边道:“今晚提前准备好,看晚上哥怎么收拾你!”

“嗯!”

初雪忙是重重点头,赶忙帮着李春来收拾起来。

看着这丫头很快欢快的小黄鹂般去帮自己打水,李春来嘴角边的笑意也不由更甚。

以前,他总是想留后路,为自己留,也为别人留。

可这次初雪的事情却是让李春来明白过来,有些事情,该果断的时候,必须要果断,有花堪折直须折!

这样,不仅能给自己带来自信,同样也能给别人带去自信,这才会让一切都更稳固。

……

安抚完初雪这边,俞瑶也准时过来。

这次她却并不只她自己,随行的还有那猛男大壮。

大壮虽是被改了俞姓,事实上,他却是俞瑶的家奴,本来并不姓俞。

不过此时这都是小节了,已经无伤大雅。

显然俞瑶的父母临终之前,已经是做好了决断,认为俞瑶进入俞家,挂上俞家的姓氏,比挂他们的姓氏要更靠谱,活的更好。

待大壮磕头行完了礼,李春来俯视般笑着看向俞瑶的美眸道:“这一天多时间,关于路线的问题,俞小姐您想的怎么样了?”

没错。

李春来此时找俞瑶过来,正是要商议前往辽东的路线。

有着那个灵魂的支撑,李春来虽是对地形等诸多因素都是成竹在胸,但此一时彼一时,他李三爷也究竟没有亲自去过辽东。

俞瑶她们却是成功从辽东逃回来,而且是海路逃回来,还有人比她们更适合做向导吗?

看着李春来高高在上的模样,俞瑶心底里直要炸毛。

这什么玩意儿啊。

区区一个副千总而已,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可稍稍平复片刻,俞瑶却又有些无奈了。

纵然很看不起李春来此时这小人得志的模样,可她更明白,她根本就没得选了。

如果没有李春来提供的这个平台,她们根本就不可能重返辽东,更不要提是为父亲报仇了。

片刻,俞瑶强压下心中不爽道:“李大人,昨晚我想了一夜,今天又完善了许多。咱们若想最快速度到达辽东,还是要走海路。先从沂源出发,赶赴青州。再从青州赶到莱州。从莱州坐船一路行至登州,由登州渡海而过,便可将风险减到最小!不过——”

说着,她的俏脸也愈发郑重起来:“李大人,海上有些事情比较复杂,咱们若想平安过去,怕是……少不了一些麻烦!另外,由海路直接去旅顺,还是直接到三岔河,区别也有些大了。”

“嗯?”

俞瑶这话虽是有些含蓄,可李春来又岂能不明白她的深意?

关键是,她的路线,与自己想的竟是大差不离,没有走看似更近的登州这条线。

这让李春来眉头不由紧紧皱起来。

这小娘皮,不仅长的漂亮,懂些兵事,而且,是真的有点东西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