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酒母!

小说: 大明第一吏 作者: 纸花船 更新时间:2020-11-21 字数:3637 阅读进度:224/425

李春来恍如做了一个曼妙的梦。

梦里,他来到了那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骑着那匹骄傲的黑缎子,肆意忌惮的驰骋着、翱翔着。

只觉天地任我行,整个世界都是尽在掌握。

可当李春来睁开了眼睛,真正清醒过来,却是发现……事情有些不对的……

他昨晚竟并未回客栈休息,而是睡在了刘秀娘的这个小房间。

此时,刘秀娘虽是不在这边,屋子里也是干干净净,可李春来还是感觉到了事情有哪里不对劲……

因为……

刘秀娘或许是怕自己冻着,并没有开窗,屋子里的空气中,隐隐还残留着一种不是太好形容的熟悉味道……

可惜,昨晚着实是太过头大了,李春来真的是一点都不记得,昨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嘶。”

片刻,李春来尝试起身来,却忽然止不住倒抽一口冷气,只觉周身有种无法言说的疲惫之感。

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

须知,李春来变异后的体制,哪怕是再宿醉疲惫,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依然是充满活力,生龙活虎。

特别是李春来仔细检查了一下身体……

发现,他的胸口、脖颈等几处地方,都有着数道明显很新鲜的抓痕……

“这他娘的……”

饶是没吃过猪肉,却究竟见过猪跑,李春来有些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忙是小心检查周围的环境。

很快,他便是找到了那个酒坛子,小心打开来,登时便是眯着眼睛愣在了当场。

只见……

酒坛子里,尽是什么人参、何首乌、黄芪等珍贵药材,以及一些李春来根本就叫不出名字来的药材。

虽然这些药材都是很小的,明显不是最好品质,但看其成色,明显也是经过精挑细选的,效用力应该并不差。

李春来当即拿着勺子盛了一勺尝了尝。

果然。

正是那个有些熟悉的味道。

旋即李春来又在坛子里翻了翻,竟发现了数块很大、很雄伟的骨头。

再翻。

竟然发现了一个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大型命.根子……

“这他娘的到底是啥玩意的……”

到此时,李春来就算是再呆萌,也明白,这是一坛子大滋补的滋补酒了,胸腹中不由稍稍有点恶心。

却也不是太要紧。

毕竟,这些泡酒的物什,明显被精心处理过,此时已经药物化了,并非是不能接受的。

可,刘秀娘搞这玩意干什么?

李春来忙又仔细去检查那张小木床,片刻后,不由猛的一愣。

但这时,外面忽然响起了熟悉的轻微脚步声。

李春来一个机灵,当即便是又重新缩回到了被窝里,故作睡着还没醒的样子。

“吱嘎。”

片刻,门被打开来,刘秀娘抱着一盆热水和一堆东西进来。

她先看了李春来一眼,见李春来还在睡,稍稍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俏脸上又有些不好形容的失落。

忙是先往旁边的火盆里添了几根炭火,又开始在脸盆里清洗一条手巾,似是想为李春来擦擦脸之类。

可若稍稍仔细看,很快就会发现,刘秀娘此时的状态很不自然……

李春来强大的目力,自是注意到了这一点。

再结合床单上一直被自己压着、那暗红色花朵一般的痕迹,李春来心里也有了数,只觉心脏都是不争气的砰砰乱跳个不停。“唔……秀娘,这,这是哪儿?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眼见刘秀娘就要洗完手巾了,李春来稍稍犹豫片刻,便是故作艰难的出声了。

所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越是不明白事情,更要尽可能的把主动权掌控在自己手里。

刘秀娘听到李春来的声音,登时被吓了一大跳,片刻才是缓过来,有些艰难的转过身来。

她明明有些不敢看李春来的眼睛,却是在强撑着,故作云淡风轻的笑道:“三儿,你醒了啊。现在还难受不?谁让你昨晚喝那么多酒来着?”

说着,她看了看窗外已经朦胧放亮的天色,又道:“已经快到卯时三刻了,三儿,你今天还有什么要事吗?”

“要事吗?”

李春来故作思虑,片刻,摇头苦笑道:“秀娘,要事还真有。而且是生死攸关的大事啊。”

说着,李春来撑起身体来笑道:“秀娘,你在那干嘛,到火盆这边来说话啊。昨晚我喝多了,没耍酒疯啥的吧?”

刘秀娘俏脸止不住一红,忙道:“没有。你喝多了,他们要送你回去,我怕你出事,便把这小房间收拾出来,让你先休息一夜。行,三儿,你先准备起床吧,我去外面收拾一下。”

说着,她便是强撑着镇定,想要往外走,可起了一下身,却是没起来,还差点摔倒在地上。

忙笑道:“瞧我这笨手笨脚的,三儿,你赶紧收拾,我去给你做点早饭,别耽误了正事儿。”

“等等!”

但刘秀娘还没走出两步,李春来忽然大喊了一声。

刘秀娘娇躯登时一滞。

片刻,这才是笑着转过身道:“咋了?三儿,你都多大的人了,不会还想像小时候一样,让姐姐我帮你穿衣服吧?”

李春来一笑:“秀娘,这哪能?你看你脸都快要冻青了,到火盆这里来说话。我有几个事得问问你。”

刘秀娘看着李春来放松自如的模样,心底里不由稍稍松了一口气,来到火盆边,坐到椅子上,笑道:“三儿,你是想问昨晚那杜捕头回来了没吧?他来过一趟,我看你睡着了,便让他先回去了。”

李春来笑着点了点头:“没事。今天我再找他一趟便是。对了,秀娘,昨晚几个弟兄没生事吧?他们在哪里睡的?”

刘秀娘对此早有准备,忙是说他们在外面打的地铺。

随后李春来又问了几个不太紧要的问题,也尽数被刘秀娘轻松的回应过去。

这让李春来不由便有些被动了。

他这时也想明白过来。

刘秀娘究竟是做生意的生意人,饶是她跟自己一般大,可阅历手段之类,俨然比普通同龄人要强大太多了。

想着,李春来不由伸了个懒腰,从床上下来。

他此时俨然是穿着睡衣的,也不知道刘秀娘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而看到李春来下床来,刘秀娘明显有些紧张的不能自已,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

“咦,秀娘,你这里有宝贝啊。这是什么?是好酒吧?我弄点尝尝。”

李春来没有直接给刘秀娘压力,而是巧妙的把话题引到了酒坛子那边,直接便是打开来,寻找旁边的勺子。

“三儿,别,那,那酒不能喝……”

刘秀娘几如被吓飞了魂儿,忙是急急就想阻止李春来,过来抢勺子。

李春来却逗她玩,不让她抢到,一边又盛了一勺酒,直接惬意的喝掉,笑道:“秀娘,你看你小气的样子,我又不是不给银子,喝点酒怎么了?”

说着,李春来又接连喝了几勺。

刘秀娘这边不由傻愣在当场,已经浑然不知所措了。

看着刘秀娘的模样,李春来不由也故意吓她,本来还好好的,忽然故作艰难的捂着胸口道:“唔,秀娘,你,你这酒是怎么回事?我只喝了几勺,怎么,怎么突然这么不舒服,唔……”

到此时,李春来的演技显然是相当在线的,忙是踉跄的三两下一头趴到在床上,浑身都抽搐一般。

“三儿,你没事吧?你别吓我啊,呜,呜呜……”

刘秀娘登时被吓坏了,忙是急急扑到了李春来这边,想把李春来翻过来。

可饶是李春来不是太重,又怎是她一个弱女子能翻的动的?

眼见李春来连抽搐都是不再抽搐,没了气息一般,她直急的要疯了,一边用力摇着李春来,一边眼泪横流的带着哭腔道:

“三儿,三儿,你个小王八蛋,你为什么就是不听话呢。那是酒母啊,要兑酒用的,你干嘛那么嘴馋啊。昨晚,咱们已经……呜呜,现在,你,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便下去陪你……”

说着,她也没了主意,一边继续拼命用力的翻着李春来,一边低低哭泣。

李春来这时也明白过来。

感情,这坛子酒,是刘秀娘做生意的底牌啊。

而随着两人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又有这酒母助阵,李春来又开始止不住的翻滚躁动起来。

转而趁势便是被刘秀娘翻过身来,同时嘴里又发出了几声含糊不清的动静。

刘秀娘不由大喜,喜极而泣,忙是急急用双手捧着李春来的脸道:“三儿,你没事吧,没事吧?”

李春来不理会她,却是已经把她抱在了怀里。

刘秀娘片刻也发现了事情不对,俏脸登时便是要红透了,想要挣脱,一时却又不敢。

只能是被李春来‘本能’的肆意轻薄。

可正当李春来感觉差不多了,就要进行真正核心的动作时,怀里的刘秀娘却是忽然用力推了李春来一把,又羞又愤道:“李三儿,你,你欺负我!”

“额……”

李春来登时也一个机灵,下意识睁开了眼睛。

正看到。

刘秀娘满脸羞红,娇艳欲滴,却是充满愤怒与恨意的用力瞪着自己。

“秀,秀娘,你,你是怎么知道我是装的……”

李春来一时无言了,不由连连摇头苦笑,却是只能勇敢去面对此时明显马上就要暴走的刘秀娘。

“呵。”

刘秀娘不由笑了一声,却是冷笑中又带着惨笑:“李三儿,我自幼便与你一起长大,你有什么鬼心思,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我!你从小便是这般,每次撒谎的时候,都喜欢挠耳朵!”

说着,她笑的不由更为凄惨,简直要泣血一般道:“李三儿,你现在已经升官发财,可谓要什么便有什么?却为何,为何要来欺负我一个卑微的弱女子?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

李春来已经知道这事情很不好收场,却又哪想到,居然会变成这个模样。

刚要开口,先稳一稳刘秀娘的情绪。

刘秀娘却忽然又惨笑一声,借助李春来身体的支撑,扭头便是凶猛的朝着一旁没有包土坯的石头窗户角上撞过去。

“秀娘——”

李春来一时七魂都要被吓飞出六窍,整个人的能量在一瞬间便是绷到了最大,猛的一把,便是急急朝着刘秀娘抓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