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潇洒的反打脸

小说: 大明第一吏 作者: 纸花船 更新时间:2020-11-08 字数:3886 阅读进度:198/425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节奏、气氛都已经被李春来带起来,饶是赵四爷反应不慢,马上招呼家丁弹压,却究竟是压不住了。

一时间,官兵中到处都是混乱,都在拼命挣脱赵四爷的掌控。

眨眼,一多半官兵都已经汇聚到了李春来这边,留下的过不去的甚至开始与家丁发生推搡冲突。

眼见局面根本就控不住了,再贸然,保不定就要出什么大乱子,赵四爷直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止不住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小李三儿这厮,太贼了哇。

现在这般状况,他便是挑刺儿都没法挑了,若贸然硬上,再被小李三儿这厮抓到什么痛脚,事情更麻烦啊。

“你们几个,都在这里给爷我盯好了,我马上回去禀报大人!”

“额,是……”

已经这般,再留在这里也是自取其辱,赵四爷放下句狠话,转头便是快步离开。

只留下十几个家丁,尴尬的呆在原地。

看着赵四爷狗一般气急败坏的离去,李春来的嘴角边不由露出一抹弯弯笑意。

打铁还需自身硬啊。

就赵明阳这点狗料水的,还想刚这种人民群众的正面?

不搞他搞谁?!

这俨然也给了李春来一个很好的、把影响力扩散到沂源官军中的机会。

不过,李春来还是很冷静的。

眼下虽是把赵明阳的狗腿子赶跑了,但这种东西,究竟犯忌讳,一旦搞不好,很容易被抓到把柄,从而上纲上线。

点到为止,就请这帮穷军汉们舒服的吃顿饱饭,让他们知道他李三爷的豪气,便是足够了。

李春来马上也开始亲自招呼着忙活起来。

暮然加了这二三百号官军过来,饶是李春来今天准备的饭食很多,肯定也不够吃的。

好在周围各种大小饭馆很多,而几乎每家饭馆,都会有沂源这边的‘保留项目’,羊肉汤、猪肉汤的。

李春来直接令人把这些饭馆的存货全都买过来,再让他们炒些速度快的菜,并不费力便能够解决。

只是要花点银子而已。

而在忙活这些军兵吃饭,享受着他们恭维的同时,李春来自不会忘记招呼这帮青壮们。

不多时的工夫,小校场内便是条理分明,一片和谐。

特别是诸多青壮们,听到这些官兵们简直赤果果的拍着李春来的马屁,毫不吝惜对李春来豪气的赞美,他们不自禁便也升起了许多自豪感。

原来。

李三爷比他们想的还要更强也更猛啊。

连这些官兵们都是这么佩服李三爷,他们跟着李三爷混,还能差了吗?

人群中,崔二更是比自己扬眉吐气还要更为兴奋。

不同于人群中多半都是大字不识一个的纯文盲,崔二小时候还是读过几年书的,明白一些大道理。

今天李三爷这顿操作,若不是场合不允许,他都要拍案叫绝了。

他平时只能吃四个馒头的,今天这么一刺激,他已经吃个五个多,必定要攒足力气,下午的测试,一定要过关啊。

……

“什么?”

“那小李三儿,请那帮憨货吃饭,你拦都拦不住了?!老四,你他娘的是吃屎的吗?这种事,你不提前拦着?!!老子怎么养了你们这帮废物!!!”

城北,守备府。

这几天稍稍缓过来一些的赵阳明,正准备陪最宠爱的小妾吃饭,然后去她房里好好休息休息的。

一听到赵四爷苦着脸的亲自过来汇报了这消息,差点没当场炸开来,怼着赵四爷的鼻子便是破口大骂。

赵四爷怎敢多说半字,去挑衅赵阳明这大老板的威严?狗一般跪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半晌,待赵阳明骂累了,气也稍微消了点,他这才忙解释道:“爷,爷,卑职见拦不住了,之所以没再拦,是这么想的。那小李三儿这么搞,分明是手伸长的太长了哇……”

“嗯?”

赵阳明也回过神来,直勾勾的盯着赵四爷的眼睛道:“老四,你的意思……”

赵四爷赶忙拼命点头:“爷,若您亲自过去,抓到了这小李三儿的把柄,这厮怕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就算弄不死他,也得让他脱层皮。就算抓不到他的把柄,咱们占着理,也能轻易便把这事情过去哇……”

“呵。”

赵阳明嘴角边不由露出了一抹冷笑,旋即狠狠的踢了赵四爷一脚:“老四,算你这次长脑子了。走,马上收拾,咱们现在便过去!”

……

“三爷,这事儿怪我啊,我也没想到沂源守备那边,竟然,竟然会出这种骚腥……不过现在这,那边怕是,这……”

官兵在小校场闹事的消息俨然不是秘密。

不多时,卢大捕头、黄大捕头、蔺大捕头,包括刘县丞和王主簿都是先后赶了过来。

可谁能想到,闹事的场面倒是没看见,却是看到了这等饭食飘香、热火朝天的光景……

这让本来想劝李春来先低低头、把事情过去的卢大捕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李春来又岂能不明白卢大捕头的心思?

不由一笑:“卢爷,这事儿怎能怪您呢?谁也没想到沂源守备这边会出这等骚腥嘛。不过诸位爷都不用担心,我李三儿行的正、站的直,就是请上次在狼窝子沟并肩作战的爷们们吃口饭,又没喝酒,闹到那儿,我李三儿也不怕!”

“……”

众人这时也明白了李春来的意思,不由一阵无言。

这小李三儿,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呢?

本来被打脸、铁定要被压制威风、而且几乎就没有办法处理的局,竟然,就这样被他轻飘飘一转,直接把巴掌还给对面了……

……

“守备赵大人到——”

正当李春来平复住县衙众大佬、让他们稍稍安心、正与他们说笑寒暄的时候,小校场门外,忽然又来了一帮人。

有人嚣张的扯着嗓子通报。

众人都是一凛,忙急急朝那边看过去。

李春来也是眯着眼睛看过去。

果然。

赵阳明的后手招这就来了。

此时的来人明显比这些‘炮灰’兵精锐的多的多,人人衣甲鲜亮不说,许多人还都骑着马。

仅仅五六十号人的规模,却是比之这数百号官兵的气场都要强大的多的多。

领头一匹黑色骏马之上、一身鲜艳骚.气的大红披风之人,不是赵阳明这孙子又是谁?

国朝虽文贵武贱,武人下意识就要低上一头,可赵阳明究竟是沂源守备,是沂源的最高武官,承担着沂源的防务以及其他诸多工作,俨然已经登堂入室。

便是刘县丞、王主簿这种实权惊人、却还走不到台面上的大佬,都是快步过来跟赵阳明问好。

李春来片刻后也跟在了人群末尾。

没办法。

礼不可废。

私底下斗的再凶,就算必须你死我活、生食对方血肉,但场面上的场合肯定也得过去的。

若这点城府都没有,那自也不好在场面上混了。

赵阳明连连拱手与众人寒暄过后,还没等李春来过来行礼,他的目光便是毒蛇一般,阴冷的锁定了李春来,充满着冷厉的玩味道:“李大捕头,听说,你在请本官麾下的儿郎们吃饭?”

这时。

后方的官兵们也都是看到了赵阳明过来阵仗,登时便是止不住一片惊悚的躁动。

所谓‘饱暖思淫.欲’。他们刚才都饿坏了,哪怕赵四爷威望其实并不弱,他们却也都是顾不上了。

可此时。

他们都吃了个差不多,大老板赵阳明又亲自过来了,还带着这么多家丁,很多人止不住便是开始害怕后悔起来。

看着赵阳明明显是要找茬、身后骚动声又起来,李春来却是浑然不惧,笑着对赵阳明拱手道:

“赵大人,您不过来,小的也正要去找您禀报此事呢。

是这样,上次围剿过山风之役,赵大人麾下诸多兄弟们,都是对我李三儿帮助很大。若不是有这些兄弟们的帮忙,我李三儿也不能拿下这等头功、名字让皇爷他老人家都知道了。

正好中午这小校场与您那边似乎有些纠纷,小的肯定不敢妄议此事,恰好又到饭点了,小的看弟兄们似是都饿了,便斗胆,请弟兄们吃顿饭。

当然,肯定与小校场的事务无关,这事情,该怎么做,还是得赵大人您说了算。

赵大人您若有不放心之处,还请您亲自检查。”

李春来说完,便是深深对赵明阳一抱拳,果断又潇洒的退到了一旁,让出了路。

“……”

赵阳明此时脸上虽然还挂满了威严,可心底里已经是止不住的骂起了娘,恨不得活活把李春来掐死。

这小王八蛋,脑子到底是怎长的啊。

他把话都说到这般程度了,让他赵大人又怎么办?

特别是只扫一眼,赵阳明便是明白,李春来的机灵,肯定不会犯什么忌讳的,怕早已经把他自己摘干净了。

他若当着沂源县衙众人的面,还要不知好歹,非要挑事儿,得罪的怕就不是这小李三儿一人,连带着整个沂源县衙都要得罪了。

这显然不智。

他们的粮饷供给,可全要靠沂源县衙这边配给协调的。

“呵呵,李大捕头,你这话说的,咱们究竟是并肩作战过的弟兄,我怎能不知李大捕头你的品性?我这次过来,也没啥别的意思,就是特地过来感谢李大捕头你一下的。”

赵阳明究竟是真正登堂入室的人物,无论是脸皮还是城府,都比赵四爷深厚的多了。

说着,他又笑道:“既然李大捕头你已经把事情都处理周正,我赵某人又怎会再有意见?这样,小校场的账目,咱们稍后再算便是。这小校场,李大捕头便先用着吧。”

说着,他又看向刘县丞、王主簿、卢大捕头众人:“诸位,诸位爷,眼下马上就要过年了,可前些时日剿匪的封赏还没有真正落实下来,今天事又比较多,我沂源驻军的粮饷,还要诸位爷多多美言,多多出力哇。改日,赵某一定会单独感谢诸位爷的帮助……”

“呵呵,赵大人,您过谦了哇。这都是我等的分内之事,必当尽心竭力而为啊。”

“赵大人是我沂源柱梁,出力好我沂源各部儿郎的粮饷要务,也是我县衙的头等要务嘛……”

“赵大人……”

赵明阳已经先放低了姿态,众人谁又是傻子?当即便是笑呵呵便事情过去,说场面话就完了。

简单寒暄一番之后,赵明阳哪还有脸留在这里?

当即便是找个借口急急离去。

只留下赵四爷收拾烂摊子。

不多时,在赵四爷捏着鼻子、强撑着笑意、把这帮官兵都带走之后,刘县丞、王主簿、卢大捕头等人也纷纷告辞离去。

原本略有拥挤的小校场,一下子宽松了大半。

只是——

诸多青壮们,再看李春来这边的目光,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大家谁又是傻子?

便是那位守备大人亲自过来找茬,都是被李三爷轻松应对过去,潇洒自若。

大家跟着这样的人物混,还愁着没前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