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郭家沟乱坟岗子

小说: 大明第一吏 作者: 纸花船 更新时间:2020-11-05 字数:3759 阅读进度:190/425

“你儿子是大前天成亲,便被人劫走了?那,你为甚前天不报官?!忽悠谁呢!是不是又想死了?!”

“三爷,小的不敢,小的怎敢啊。若是能报官,小的怎会不报官哇。可这些年了,这种事,多少报了官的,非但没救出人来,反倒是把人玩没了……三爷,小的就这么一个儿子,可不敢托大哇……”

队伍已经停在了官道边的一座小山脚下,周围都被兄弟们控制起来,李春来可以安心的审问这老汉儿。

“那你后来怎就报官了?还过来骚扰你三爷我的好事,寻我晦气?!呵,这是看你三爷我好欺负吗?”

“三爷,小的不敢,不敢哇……小的都是被土匪逼的哇。小的昨日早上已经把土匪要的十两赎金准备好了,谁知,有强人突然来到小的家中,给小的砒.霜,逼着小的去这么做啊……”

……

一刻钟之后,那老汉已经被张黄打晕过去。

李春来有些疲倦的晃了晃脖颈,看向旁听了整个过程的张黄。

张黄皱眉道:“三爷,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哇。事情已经这般,咱们若不去董家庄,恐怕,交代不过去。可,若去那董家庄,这帮土匪,必定是在那里有埋伏啊。”

说着,张黄忽然一拍脑门子,低低道:“三爷,这么说着我忽然想起来。这董家庄我去过,地势有点平,好几条路都能到。

但是,咱们想从县城方向过去,最好走的路,都得经过一个叫郭家沟的乱坟岗子。

咱们得从这乱坟岗子的下面穿过去,才能到那边。土匪想要搞咱们,怕是这郭家沟的乱坟岗子,便是最好的动手之地哇……”

“郭家沟乱坟岗子?”

李春来眉头登时皱起来,招呼陈六子道:“拿地图来!”

“额,好来三爷……”

陈六子忙是取出来地图,小心铺展开来。

可惜,这地图着实是太过简易了,上面并没有标注郭家沟,包括董家庄的位置。

好在张黄家学很深,祖上是军官出身,不仅懂地图,更是熟悉周边的环境状况。

忙是为李春来标注出来。

李春来看了一会儿,心里已经有了点数,但还是不够清晰,又看向张黄道:“张爷,你有啥子好办法?”

张黄不由苦笑:“三爷,这声爷小的可当不起哇。你,以后,就叫我老张便是,我……”

张黄还要说些什么,李春来却笑着打断道:“叫老张肯定不合适。这样,便叫张大哥吧。张大哥,你的本事,我是知道的。

我李三儿是个什么人,你也应该知道了。咱们自家弟兄,不用计较这些繁文缛节,有什么事儿,咱弟兄商量着来!”

虽是被打断,可看着李春来真诚的眼神,张黄心里不由只觉暖烘烘的。

这可是大名鼎鼎的李三爷啊。

便是那过山风,都是亲手被这位爷所斩杀,却是这么信任自己,高看自己,更是数次救过自己。

他张黄若不实心实意的报答,那还算是个人吗?

片刻,张黄低低道:“三爷,我前面在一直在注意,周围没有哨骑,都没看到。土匪那边,应该没人盯咱们的稍。

或者,有人盯咱们的稍,那也是在城里的时候,跟咱们离的很远。

咱们若想饶过这郭家沟,怕是要饶不少远路,天黑前恐怕是到不了的。而且……”

张黄稍稍犹豫片刻,又低低道:“三爷,我观这些土匪的手段,有点,有点像是马哨子的手笔哇。三爷,不若,此事咱们先退一步吧。没必要在这形势不明的状况下,拿咱们的身家性命去冒险哇……”张黄这话俨然很实在,眼睛更是真诚,已经带着很多哀求的成分了。

但这显然不是他害怕了,而是真的为李春来的安危考虑。

李春来皱眉不语。

片刻,摇头笑道:“张大哥,这恐怕不是我李三儿想退就能退的事情了。董家庄、孟家庄这边,都是我李三儿名义上的地盘。此时出了事儿,我有什么理由退避?

再者说,我感觉,土匪玩这种小把戏,人数应该不会太多。不论南边还是东边,这些时日,丁公公那可有军兵在路上设卡。咱们此时没收到消息,估摸着他们人绝对不会多了!”

“三爷,您是说……”

张黄迅速明白了李春来的意思,眼睛里也露出一抹遮掩不住的兴奋,但还是持谨慎态度。

李春来此时已经完全捕捉到了张黄的节奏,低低笑道:“张大哥,你以为,我李三儿真是凭借运气、溜须拍马啥的,坐上这大捕头位置吗?

还不是拿命拼出来!

过山风我都亲手宰了,难道,还怕马哨子那个狗憨货?

咱们要搞,但不能贸然搞!

最好,咱们先摸过去,看看啥情况再说!能干便干,不能干咱们便跑!这事儿又不求人不是?

对了,张大哥,我这马儿上,可还带着宝贝呢!到时候,谁搞谁还不一定呢!”

张黄此时已经完全明白了李春来的意思,眼睛里的兴奋光芒更甚,思虑片刻,低低道:“三爷,照您这么说,我还真想起来一条小路,能从南边,直接插到这郭家沟后面……”

……

“咋回事?”

“这狗艹的,太阳都要下山了,小李三儿那帮狗官军咋还没来?”

残阳如血,染红了大半天边,也将郭家沟这片叠伏的小山脉映衬的璀璨又妖异。

距离官道上方不远处的乱坟岗子里,一个满脸络腮胡子,额头上还长着一个大肉瘤子,满脸尽是凶悍之色的壮汉,满是不耐烦的啐骂道。

“八爷,八爷,您莫着急嘛。县城已经传来消息,小李三儿都立‘军令状’了,也出城了,肯定没多会便会过来的。您稍安勿躁,这一次,该着您运气好,要逮到这小李三儿这条小肥鱼哇……”

旁边,一个年轻人狗一般的媚笑着讨巧道。

若李春来在此,怕马上便是会一个机灵!

因为!

这年轻人,分明与钱月儿的那表舅赵爷,长的有六七分的相似。

“嘿。”

“赵刚,怪不得最近连二哥都开始提拔你了,你这小嘴是抹了蜜啊。不过,你那个俏丽表妹,怎的就跟那小李三儿扯到一块去了?这是怎么回事?”

肉瘤大汉八爷显然很受用这赵刚的马屁,却是有些淫邪的瞥了赵刚一眼。

赵刚不由更加谄媚,忙讨巧道:“八爷,这事儿一时小的我也说不好哇。怪就怪,小的跟您认识太晚了啊。要是早知道您喜欢小的表妹那种柔柔弱弱的,小的不早就想办法把她绑到您床上啊……”

“哈哈。”

“小赵子,你个小王八蛋够坏哇!不过,你八爷我就喜欢你这样的!

你放心,等灭了小李三儿这狗杂碎,你八爷我少不了你的好处!

到时候,咱爷们一起把小李三儿的脑袋剁了,挂到沂源城头上去。那时,你若把你那小表妹送到你八爷我床上,我保你进这一次的‘十八罗汉’。”

“哇。”

“八爷,八爷,您真是小的的再生父母哇。您放心,小的就算拼了这条小命儿,也得帮八爷您完成这个心愿啊……”

就在八爷、赵刚等三四十号土匪,百无聊赖的享用着夕阳最后的余晖、苦苦等待的时候。

在他们身后二三百步外的山林间,却是悄悄的露出了几双眼睛。

……

“三爷,我刚才仔细数过了,三十八人没错了。若要硬来……咱们究竟人少了,怕是不太好弄哇……”

张黄小心的对李春来道。

这几双眼睛的主人,自是李春来众人。

看到张黄谨慎的模样,李春来心里佩服他的专业素质,面上却是胸有成竹的笑道:

“张大哥,谁说我李三儿要跟他们硬来了?我李三儿的弟兄们性命,一个个可金贵着呢。别着急,等下,我让你看出好戏!”

“额……”

……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不多时,天色便是完全黑下来,山林间开始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兽吼声。

好在这一片并不算是深山老林,有着好几个村子,兽吼声更多的是来自遥远的深山处。

而随着这种野性的气氛起来,山风不住的来回呼啸,夹杂着这乱坟岗子里的特有阴风,也让的天越来越冷。

“阿嚏。”

“艹他娘的,这贼老天,真是冻死个人了!这他娘的到底是个甚情况?小李三儿那帮狗衙役人呢?”

气氛越来越低,这帮土匪因为想埋伏李春来,又都没敢生火,关键他们在衣着方面的装备条件,显然没有武器方面更用心。

一时间,便是那强壮的八爷也是直打喷嚏。

其他土匪许多人都快要扛不住,已经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抱团来取暖了。

那赵刚却鬼机灵的紧。

他的衣服穿的很厚,里面还套着两层棉马甲,不过他身材瘦弱,倒是看不出来太多。

不过,在此时,他也没有太多信心了。

低低道:“八爷,传说那小李三儿极为机灵,过山风都是栽到了他的手里。这,这小杂种,不会是见势不妙,不敢钻咱们这个套,藏那里躲起来,等明天找援兵来吧?那董老二夫妇,就是一对憨货,现在,恐怕已经吃药死掉了也不稀奇哇……”

“这……“

八爷不由紧皱起了眉头,额头上的大肉瘤子一抖一抖,心里也是越发的烦躁。

片刻,啐道:“小赵子,你脑子好使,你说,这时候咱们咋办?要再在这里干等着,怕那小李三儿还没来,弟兄们都要被冻死了!”

“这个……”

赵刚显然不敢做这个决断,这可是要承担代价的。

只能和稀泥、安抚着八爷,再等一会儿碰碰运气。

然而。

这一等又是一个时辰,转眼都快要到戌时末了。

八爷见他的喽啰们怕都要冻出病来,终于是忍不了了,啐道:“狗杂种!咱们明天再来弄小李三儿这个王八羔子,先回去喝点酒吃点肉,好好补补元气再说!”

“八爷英明哇……”

八爷这话登时让一众土匪们如获大赦,纷纷止不住欢呼出声。

赵刚更是早就不想在这里呆了,从天黑时李春来没出现,他便是知道,李春来肯定找地方猫起来了。

忙是怼着八爷一顿马屁,暗暗寻思着,等回去董家庄附近的那座大宅子,吃饱喝足再想办法对付李春来。

一众人很快放羊一般纷纷下山来,骂骂咧咧的朝着董家庄方向而去。

但他们没有注意到的是——

今晚颇为皎洁的月光下,在他们大半里外的前路上,一个藏身在一颗大树后、清秀却是足够英挺的脸孔,嘴角边缓缓露出了一丝尽在掌控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