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理想与现实,热血与忠魂!

小说: 大明第一吏 作者: 纸花船 更新时间:2020-11-04 字数:3857 阅读进度:186/425

俞瑶虽然很不想跟眼前这位简直精明透顶、又充满着某种邪性、几如古之孟尝一般的李三爷有什么交集。

可此时。

她也很明白,她和怜儿、大壮,已经是没有什么更好的选择了。

只能是加倍警惕,先在这位李三爷这边休养生息一段时日,待她们都养好了身体,又养足了精神——

纵然这位李三爷底子并不弱,可她们又岂是吃干饭的?大不了,拼命再逃一场便是了。

看着俞瑶一转风格,柔柔弱弱、很是让人哀怜的答应下来,李春来心中不由好笑,但面上肯定不会有任何表露。

因为在本质核心上,李春来便没打算从她们身上撸什么羊毛。

换言之。

俞瑶她们带来的奉集堡的消息,便足以值得李春来好酒好肉的奉养她们一些时日了。

在后世那等发达的时代,消息都是第一价值、第一顺位的生产力,更何况是此时呢?

……

回到自家大宅,见过了老娘杨氏,李春来本来想去跟二姐李秀莲商议一些事情,再买几套宅子,或者是直接一步到位,买个差不多的大宅子,方便以后的各种行事。

可李秀莲居然带着初雪和钱月儿去逛街了……

李春来想了想,也乐得清闲,直接回东大牢这边的公房里,让厨子炒了个几个小菜,自己搞点小酒,好好想想事情。

虽说前面面见丁公公的时候,李春来就已经想好了,暂不加入军职,还是苟着慢慢发展。

可今天碰到俞瑶她们,让的李春来有了一种更真切的危机感!

他李三爷如果在这边磨磨唧唧,看着是无关大雅,可,那些女真鞑子,他们难道还会磨磨唧唧的吗?

别忘了,那可是一群虎狼,一群真正的吃人不吐骨头的虎狼啊!

历史已经证明!

饶是汉人有着几千年的辉煌文明传承,但是,在这些女真鞑子的铁骑之下,并没有谁,真正对他们造成什么杀伤……

而以明军内部的错综复杂……

你还能指望着这些大爷们来保护你怎的?

可惜。

那个灵魂虽是知道许多明末的历史,但很多都是粗枝大叶,勉强轮廓清晰,具体细节却就完全稀松了。

今年是万历四十六年,虽说已经快要到腊月,转眼便是万历四十七年了,可李春来并不知道,此时的辽东,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他只知道,在几年之后,也就是万历皇爷归位、泰昌皇爷上任没几天也归位后的天启元年——

辽东将爆发一系列大战事!

像是沈阳、辽阳,包括广宁这种辽地的核心大城,都是在那一年失去!

不过!

虽说在纸面上,明军包括整个汉民族,都是一败涂地,简直让人不堪入目。

但在真正的战事中,明军,汉民族,还是有很多真男儿、好汉子,用他们的热血与忠魂,打出了汉民族的精气神!

最有名的,便是浑河之战中的浙兵与白杆兵了。

说来也是造化弄人!

真的是老天爷跟大明、跟整个汉民族开了一个不好笑的玩笑……

当初的沈阳之战,若是贺世贤、尤世功等人不冒战、浪战,只要再坚持个三两天,朝廷后续的各路援兵便是都要赶到了。

可惜!

贺世贤和尤世功他们,着实被惯得太过骄妄了,完全高估了他们的实力,白白成为了女真鞑子‘杀鸡儆猴’的战利品。

旋即直接导致沈阳城破,明军的后续援军不是被鞑子吊着,便是被半路击溃。

而就是在这种状态下!

蜀地著名女将秦良玉麾下的白杆兵,以及当年戚继光、戚大帅遗留血脉的浙兵,依然是刚猛的直接挺近到了沈阳城下的浑河之畔。

并且。

在后金奴酋老奴努尔哈赤亲临的状况下,接连刚猛的顶住了后金主力数天的凶猛攻势。

因为浙兵的阵势,包括白杆兵那些少民特殊武器的原因,便是后金正如日中天的大贝勒代善、阿敏、莽古尔泰、也包括‘时代之子’皇太极在内,都是吃了不少的苦头。

最后,在没办法的情况下,还是抚顺驸马李永芳重金买通了沈阳城头上的明军炮手,以重炮轰击浙兵与白杆兵的阵地,这才是真正的击溃了浙兵与白杆兵的气势,赢下了这场仗。

而浑河之战,基本上也是女真自兴起以来,十年、乃至二十年内,汉民族真正把他们打疼、打怕了的最具代表性的战役。

之后的之后,别管那些文人怎么吹捧,其中的水分,已经是让人不能接受、完全是考验人的智商了。

想着。

李春来也有些止不住的热血沸腾!

正如丁公公当初说的赞扬赵子龙的那首命诗:“古来冲阵扶危主,唯有常山赵子龙!”

倘若,他李三爷拼命努力,在几年后的那个节点上,能与浙兵与白杆兵一起并肩作战……

这让李春来直有要炸裂一般的兴奋!

不管圣人、包括古之诸多大贤,怎么鼓吹‘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但真正解决问题,还是要看那无双铁骑!

一句‘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便是已经足够!

不知不觉间,李春来自酌自饮,竟已经喝了小半坛子酒,他这点存货都是见底了。

刚要令人再去拿酒来,李春来却也逐渐冷静了下来。

以酒买醉,用酒来麻痹神经,显然并非是强者的选择!

志向高远是一回事,能不能付诸行动,真正脚踏实地的去做,并且一直为之拼命努力,这却是另外一回事!

九层之台,起于累土。

合抱之木,生于毫末!

在设立目标之后,还是得具体分析情况,脚踏实地的去实施,这才有可能达到梦想的终点。

就比如他李三爷此时。

明面上已经是有了一定的地位,目前各方面的事务,基本上已经被他捋顺了,已经可以正式进入发展的节奏!

可发展,那便必须要有一个最核心的前提!

你得有银子!

没银子,诸多好汉子,凭什么跟着你拼命,脑袋都别在裤腰带上?

想赚银子,怼着沂蒙山区这些土匪干,掠夺他们的财富,倒也算是一条道,却是很难摆在明面上,且风险太高了。

必须得找到一个稳定,且能有高利润进账的生意,这才是长久之计。

思虑间。

李春来的目光,不自禁便是落到了他刚才已经喝空了的酒坛子上。

没错。

正是酒!

曹孟德曾有句名言:“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酒这种物什,便是横行神州大地,可以说已经成为了人们生活的一种必需品。

高兴了要喝,不高兴了更要喝。

发财了要喝,赔掉裤子了依然要喝。

结婚的红事要喝,家中有亲人去世的白事,还是要喝!

更不要提,达官贵人们,包括诸多豪绅大户们关起门来夜夜笙歌了。

诗圣杜甫的那句名言,便是最真实的写照:“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世界其他各地的人们,也不例外。

之所以盯上‘酒’这个生意,李春来可绝不是无的放矢。

他虽然没有喝过那个灵魂在后世的酒,可品尝着眼前的酒,再跟那个灵魂的感觉一比较,差距还是相当明显的。

特别是那个灵魂本身也是酒中高手,平时没事也喜欢自己酿点酒喝。

如果真跨越时空平行着比起来,那个灵魂喝的,说是琼浆玉液也不为过了,而此时李春来喝的,只能是小娃娃搞的小把戏。

而且。

在李春来的记忆里,他们沂源人此时喝的酒,基本上都是出自青州的诸多小作坊,连真正有流传的大作坊都是没有。

李春来的青梅竹马刘秀娘,便是依靠在青州卖酒发了财,把父母都接过去享受生活了。

而后世又这流传、那流传的,号称多少年多少年的名酒,放到眼前,恐怕,有没有这个小作坊还不好说呢。

而若想把此时的这种‘清酒’提高浓度,搞成所谓的‘琼浆玉液’,其实难度并不高。

只需要在粮食配比的时候,稍稍用心,后面,再加一道‘蒸馏’的工序便可了……

……

所谓‘言必行,行必果。’

李春来可不是一个墨迹的人。

此时东大牢这边,包括其他各方面,基本上都走上了正规,洪斌盯着便是足够了,没有特殊的大事,已经不用李春来再去耗费什么心神。

李春来当即便是招呼陈六子、田景、马五等人,上街买材料。

以李春来此时的底子,不付钱怕都已经有很多商贾要巴结着送上门来,更不要提是付钱了。

天色刚刚黑下来,李春来便是已经买回了大堆原材料,堆积到了东大牢这边。

只可惜……

真要去酿酒,李春来还是有点菜了,这事儿,必须得李秀莲帮忙。

想着要去找二姐来帮忙,李春来真的是只觉一阵头大。

亲情归亲情,亲也是真的亲。

可是真要相处……

李春来也只能发扬洪斌的‘木头精神’了。

……

“咋说的?”

“三儿,你,你要酿酒?你想干什么?”

不出李春来预料之外。

当他再次回到大宅里,找到李秀莲的时候,马上变变成了官老爷审问囚徒一般……

只是,他李三爷此时变成了囚徒……

饶是李春来来时便早已经调整好了心态,可面对李秀莲这种盘问的架势,气还是不打一处来。

这什么玩意儿。

小时候欺负了自己快十年也就罢了,现如今,他李三爷已经堂堂威名,是沂源数得上号的‘大人物’了,居然还要被李秀莲这么欺负的……

可惜啊。

面对李秀莲的淫威,李春来还真没有什么办法……

谁让她是自己的亲姐姐呢?

而且,已经是唯一的姐姐,是这个世界上,与自己血脉相连最亲的人……

面对着‘母老虎’般的李秀莲,李春来只能是想着她的好。

别说。

还挺好使……

李秀莲虽然脾气臭的要死,但是对自己却是真的没的说。

若是没有她的鼎力支持,男人和儿子都上阵来帮自己,他李三爷,又怎能有今天的基业?

跟李秀莲虚与委蛇了一会儿,看着李秀莲一副凶巴巴的模样,李春来忽然一个机灵,想到应对李秀莲的办法了。

在李秀莲又墨迹了几句之后,李春来故作不耐烦的道:

“姐,你是好奇宝宝吗?问那么多干嘛?哎,我真是服了你了。算了,我跟你说实话吧,我无意间得到了一张古方,能酿造好酒,肯定值钱!

你想不想咱们换个大宅子?

你想不想咱们过上好日子?

你想不想,咱们姐弟,以后回泉子村的时候,能真正光宗耀祖,好好帮帮那些穷苦的乡亲们?”

“这……”

李秀莲登时被震住了,眼睛里虽还是有着一些狐疑,但更多的,却已经转变成遮掩不住的希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