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路遇

小说: 大明第一吏 作者: 纸花船 更新时间:2020-11-02 字数:3868 阅读进度:182/425

三大更万字连发,求正版订阅支持,船多谢了.

~~

五六天的时间,关于李三爷‘卖土匪’的事情,这才是逐渐在沂源城降下温来。

并且,开始透露出一些细节,有反转了。

原来,李三爷只是卖那些男土匪,并不卖那些土匪的老婆孩子,甚至,在事情犁清之后,还会给这些女人孩子一部分财物,让她们回家乡投奔亲族。

不过。

饶是如此,李春来的名声却究竟是‘臭了’,老百姓们再提起他李三爷,那种讳莫如深,比之前又高了几个等量级。

而随着李春来逐渐把东大牢的事务处理周正,已经有三四百号土匪,被莱芜、新泰那边的大矿主带走,姜胖子也正式对李春来抛过来橄榄枝。

他要亲自为李春来主持上任仪式,询问李春来什么时候方便。

李春来此时的心境早已经平复下来。

若当初他刚回城,姜胖子便这么热切,李春来肯定是要记着他的情分的。

那纵然还算不上雪中送炭,却也究竟是办了人事。

可此时,这种‘锦上添花’,又有个毛用?

倒也不对……

说没用还是过分了点。

若姜胖子亲自为他李三爷主持任职仪式,李春来的影响力,无疑将会更为正向。

但李春来此时的心思却并不在这边,派人告知姜胖子,让他来定任职时间便是了,他李三爷只负责参与。

姜胖子此时的效率倒也高了。

很快便是回过来消息,就定在后日,正好是个黄道吉日。

处理完了这些琐事,李春来也能喘口气了,把自己关在了暖和的公房里。

此时,各项事务基本上都已经走在了轨道上,需要李春来亲自去操刀的已经不多。

可李春来却有些心神不宁!

因为——

丁公公前面对李春来抛出来的那个红利,李春来着实是有些拿不定主意,到底要不要接。

——到底要不要加入军职!

坦白说,在国朝,为吏,是没有什么前程的。

你不是科班出身,哪怕手段再惊人,立下了再多功绩,种种原因所限,你还是很难融入主流,怎么也要被打上‘非主流’的标签。

这还是京师里的那种大吏,能转职为官的。

像是李春来这种处在山旮旯里、平台还没鼻孔大的小吏,出路就更难了。

说‘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也绝不为过。

而军职这边,纵然还是下三滥的活计,与体面沾不上太大的关系,而且,极有可能要被派到战场上去当炮灰,却究竟算是‘入流’了。

起码各种职务的等级出来了。

若是再立功,总归也有着正规的向上渠道了。

可别小看这种差别!

须知,别提在此时了,便是后世,‘入流’与‘不入流’之间,那种差距,也是惊人的。

你是正式的公务员,待遇肯定跟着正常轨道走。

可。

若不是正式的,只是临时的,那,就算再如何,待遇也是天差地别。

这还只是明面上,更不要说那些隐形的东西了。

只是,就算军职的前路更光明,李春来却还是下不定这个决断!

理由主要有三点。

首先。

丁公公提携是肯定会提携自己的,只是,他究竟是个太监,很多东西,很难以常理而论。

换言之,把希望全寄托一个人身上,风险还是太大了。

感情好的时候,自不用担心什么。

可,万一丁公公要再遇到麻烦,开始犯狗病了、要壁虎断尾呢?

他李三爷能有承担的余力吗?

起码此时这种状态,答案肯定是否定的。

再者。

他李三爷崛起的速度着实有些过于刚猛了,简直就是坐火箭一般,明里暗里,都是得罪了不少人。

此时,处在沂源县衙这个体系下,因为军、政,包括内廷这边几方面的牵扯,他李三爷还是有一定余地的。

哪怕是遇到一些困难,李春来也不是太害怕。

但是一旦加入军职——

有人随便耍点高明的幺蛾子,比如,把他李三爷送往辽东战场,他李三爷根本就没有什么拒绝余力的。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

这显然不是智者所选。

第三点。

便是李春来是真想做事情的人,并不会被眼前这点小成就冲昏了头脑,所以,他很需要一个发展的空间!

来积蓄实力,增强自己的根基!

所以,哪怕军职是李春来的梦想,也是李春来必将会踏上的必经之路,他现在还是要隐忍一下。

正如老祖宗的名言:“心急怎能吃的了热豆腐?”

理顺了这些环节,李春来的心情也逐渐放松下来,起身来活动手脚。

正准备拿起他高价收购来的《纪效新书》仔细研究,洪斌忽然在外面敲门:“三儿,赵家庄那边有消息了……”

“嗯?”

李春来眉头一挑,招呼洪斌进来说话。

洪斌这几天比李春来要累多了,风尘仆仆的,小心关上了门,便是低低对李春来耳语几句。

李春来面色也迅速凝重了下来。

他早就知道,当初陈家庄的事情并不简单,此时,听洪斌说的那赵爷的几件事,让的李春来也很快捕捉到了一些东西。

马哨子当时之所以去屠陈家庄,陈家庄里肯定是有内鬼的。

只可惜,当时李春来位卑职低,根本不可能捕捉到其中的核心,莫名其妙间,这事情就是被压下来了。

而这赵爷,便是一个‘掮客’,专门跑山里买卖的。

他的儿子和侄子出事,正是因为当初一起绑票案,要绑人家一户成亲人家的新媳妇,却是失手了,被人家给摁在了当场。

此时,虽是还没有直接证据表明,赵爷与陈家庄的事情有所牵扯,但是,他与马哨子有关系,已经是板上钉钉了。

而且,洪斌通过各种渠道捕捉到的消息,赵爷的儿子和侄子,似是藏起来了什么东西,有点值钱的……

思虑一会儿,李春来道:“姐夫,此事,先无需着急,你继续派人盯着这赵爷,不要打草惊蛇。

另,这几天你也累坏了吧?今天下午应该没啥事了,好好歇息下吧。

大老爷那边已经给了我消息,后天,便正式任职。想来,今天晚些时候,消息就能传开了。

你好好调整一下,明日,咱们便开始招兵买马!”

“这个……也行。”

洪斌嘿嘿一笑:“三儿,那我等下便回去歇歇。你,你也回去看看吧,从弄土匪这事儿开始,你都几天不回家了?丈母娘可是说我好几次了。对了,还有一个事儿,三儿,舅父那边,你啥时候有空去坐坐呗……”

李春来一看洪斌这模样,又岂能不明白,杨德山肯定是走了他的门路了。

笑道:“成。有空我便过去大舅家坐坐。”

……

洪斌还有一些事务要处理,反倒是李春来这边先完活,招呼陈六子、田景、马五几人,准备回宅子里去看看。

虽说初雪每天都会过来这边,李春来不缺乏温存的机会,却是真有好几天没给老娘请安,也没见过钱月儿那小妖精了,着实想念的紧。

一行十几人龙行虎步的走在街上。

街上几乎已经没人敢不认识李春来了,纷纷‘三爷’、‘三爷’的恭敬问好,主动便是把路给让出来。

简直视李春来如洪水猛兽一般。

李春来倒也不刻意去纠正什么,自顾自的把握着他自己的节奏。

正如那句老话:“他李三爷不是银子,怎么可能让所有人都喜欢?”

与其牵扯上一些扯人精力、却又没有什么屁用的迎来送往,李春来倒情愿别人害怕他,能节省他不少时间。

刚刚转过主街,就快要到李春来家的宅子附近,前面忽然传来一阵喧杂,而且,不远处人群纷纷往那边汇聚,明显是在看热闹。

此时刚刚晌午,正是最暖和的时候,李春来已经吃饱喝足,也不着急回家,不由也来了兴致,笑道:“走,看看去。”

周围人群都被这热闹吸引,倒是真没有注意到李春来等人。

等李春来等人来到近前,人群这才是发现了李春来等人的存在,下意识便是让开路。

但有人刚要对李春来行礼,却是被李春来摆手制止,看向了里面。

人群围成的圈子里,几个泼皮正在纠缠着一个身材很壮实的汉子,而汉子身后,还有一大一小两个女人。

看样子像他的家眷,可两个女人却都是未婚打扮,让人一时傻傻分不清楚。

“嘿,狗日的外乡佬,你他娘的是真不想活了吗?!欠了咱们强爷的银子,还敢不还了?!”

为首一个尖嘴猴腮的泼皮,显然是此中好手,一边怼着这外乡汉子大骂,一边开始煽动周围人情绪:

“嗳,老少爷们们,快来看看啊,这他娘的是个什么营生?咱们强爷好生借他银子,帮他渡过难关,他倒好,非但不想还了,还想跑!若不是爷们们眼尖,他们怕是已经要跑了!”

周围人群虽是都知道这泼皮等人是什么货色,但此时着实太缺乏娱乐设施了。

而且,人们的素质水平普遍不高,又是排外。

这一男两女,明显是比他们还要低贱、又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外乡人,登时成为了小鱼吃的虾米。

马上便是有人无脑的跟着起哄,大声喝骂。

眼见人群情绪已经起来,几个泼皮不由更为嚣张,怼着这汉子三人直不堪入耳的脏话连篇。

这汉子俨然已经快忍不了了,他身后的两个女眷却是都在低低哀求着,让他不要冲动。

“啊!”

这汉子只能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垂下了头,任由这帮泼皮欺负。

这时,那为首的泼皮还以为这汉子服软了,当即便是趾高气昂的道:

“外乡佬,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不是还不起吗?那也简单!爷我看你身边这两个小娘们儿长的都还不错,便用她们来抵债吧!把她们给你刘爷我,你便可以滚了!”

“狗杂种,你休想!”

这汉子当即暴怒,一把便是扯住了这为首泼皮胸前的衣襟,大拳头已经是止不住要抡起来。

可这泼皮却浑然不惧,反而是充满着兴奋,病态一般朝着这汉子叫嚣道:“来啊,外乡佬,你能耐啊,有本事你今天就打死你老子!你老子要是皱一下眉头,便是你生的!”

周围人群也是更加兴奋的起哄。

“你……”

这汉子看着眼前这模样,本来就快要落到这泼皮脸上的拳头,究竟还是生生的止住了,满脸的痛苦根本无法言语。

“艹他娘的,这什么玩意儿啊!三爷,我去看看!”

这边,陈六子已经有些忍不了了,就要大步上前去。

却是被李春来一把拦住。

淡淡的笑道:“六子,你他娘的慌个甚!你知道是个啥情况?知道这汉子他们是哪儿人吗?”

“额?”

“三爷,您,您知道哇……”

陈六子登时呆萌的看向了李春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