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搜刮‘民脂民膏’!

小说: 大明第一吏 作者: 纸花船 更新时间:2020-11-01 字数:4009 阅读进度:179/425

次日清晨一大早,天还没怎么放亮,李春来已经起身来,简单洗漱完活动了下手脚,便开始巡视整个东大牢。

此时,冬意已经越来越深了。

雪下了一整晚,到此时也没有停下来,早上呼啸的北风肆虐之间,直让人不敢在这天地间露出头去。

好在有杨德山那边的帮忙,李春来已经贮备了一部分各种物资,就算暂时没进账,也能撑个十天八天的。

诸多熊熊火光的燃烧中,驱散了不少严寒。

李春来到临时伙房这边,喝了碗热气腾腾的羊肉汤,整个人的状态也是一下子好了许多。

此时,这些土匪俘虏与家眷们,是无需承担什么劳作任务的,‘圈养’就行了。

看着的似是有些纷杂,实际难度却并不是太高。

养一群羊,关起来就成了,又有啥难度呢?

这个时间段,绝大多数人都还没有醒,沉浸在梦乡之中,偌大的东大牢内,除了诸多熊熊燃烧的火光,显得很是安静。

“三儿,都没什么意外,放心吧。”

临时伙房不远处,新搭建起来、俯瞰全景的一座露台上,李春来刚过来,洪斌便是抽着旱烟袋,笑着对李春来汇报。

昨夜,正是他来值夜。

李春来笑着拍了拍洪斌的肩膀:“姐夫,辛苦了。成了,这边我来盯着,你赶紧去补个觉。下午的时候,张黄他们的几个弟兄的丧事,还得你去盯着呢。”

“嘿,成。三儿,那我走了啊。”

洪斌自不会跟李春来客套,抽了口烟袋,便是快步下了台阶。

露台上下虽是都有着遮挡,都是‘悬户’一般的厚实棉被,但为了保证视野,四周都是镂空的,北风一掠过,还是很冷的。

李春来用力紧了紧他的老兔皮帽子,慢条斯理的审视着眼前安静的景象,胸腹中不由得便是豪气顿生。

昨夜,张黄、田景他们的加入,虽说短时间内对李春来实力的提升并不大,却无疑是个相当积极的信号。

而且,质量很高!

就算其他人都不算,单单是张黄、田景两人,已经足够李春来赚的瓢满钵满了。

别忘了,两人已经欠了他李三爷三次大人情了。

只要他李三爷稳住了,这两人,已经是逃不出他李三爷的毂中。

这一来,李春来麾下,已经有了洪斌、陈六子、张黄、田景四个真正的好手!

纵然大规模的争斗肯定还是不行,但是,三五十人的小规模争斗?——

也不是他李三爷吹牛皮,就在这沂源,能跟他李三爷刚正面的,已经是没几个了!

而对于怎么搜刮这些土匪俘虏与家眷‘民脂民膏’的工作,李春来此时心里也有了谱,乃至是成竹在胸。

哪怕是八当家、九当家的这种匪首,并没有落到他李三爷手里。

只是,看着城北方向的幽深,李春来的眼睛却是止不住紧紧眯了起来。

像是什么刘千户、包括贺将爷、张志远等人,虽然都是庞然大物,但究竟是离的有些远。

而且,他们要搞他李三爷,也很难直接在正面上搞,必须得拐几个弯,换着花样来。

可!

城北方向那座赵家大宅里、赵明阳那个狗几把玩意儿,却就有点没逼数了!

算上靳爷等锦衣卫的这次,这已经是短短时间内,他第四五次要搞死他李三爷了。

这怎的还能忍?

不过,这厮虽然手段下作、根本就上不了台面,却也透着一种狗一般的狡诈。

赵阳明回沂源城比他李三爷还要更早。

几乎是狼窝子沟那边的事情刚抵定,他第一时间便是回了城。理由很简单,他受伤了,而且很严重,需要养病。

李春来此时虽是得不到详细信息,但猜也能猜到个七八成。

赵阳明这厮,就算不是真的大病,但受到‘万人敌’的伤害是肯定的了。

这一来,短时间内想搞他,还是有点不现实。

“呼。”

想到这,李春来也不由长长吐出了一口浊气,马上便是化成了一缕白烟,简直就像是修炼之人吐出的匹练,就要凝固一般。

还是不能小瞧天下英雄啊!

就比如赵阳明这种人。

正事,他可能是真不行,废物一样,菜的一批,但是,论玩规则,论耍手段,论偷鸡摸狗,这杂碎还真是一把好手……

另外,姜胖子那边……

李春来一时也有点不好形容了。

只能用些鸡汤来鼓励自己,跟姜胖子这种人玩,就算是艰难,却未尝不是对自己的一种磨练,有利于自己今后的成长。

……

“三爷,主力那边传话来了,晌午人差不多就能到了,但是具体人数,暂时还没有消息……”

天色逐渐放亮,小金子、马五、刘辉等人,已经带人开始放餐,刘黑子这边也快步过来跟李春来汇报。

“嗯。”

李春来缓缓点了点头,想了一会儿招呼道:“黑子,上午洪爷休息,下午还有要事,早上的对外工作,你顶一顶,别出了纰漏。”

“好来!”

刘黑子精神一振:“三爷,您放心吧。小的必定尽心竭力,争取绝不出一丝纰漏。”

看着刘黑子的背影风风火火的离去,李春来嘴角边止不住露出一丝笑意,眼神却更加深沉。

哪怕自己帮了丁公公这么大的忙,真的是‘单骑救主’都不为过了,但是,很多东西,依然不能真的信人那。

总而言之一句话,想要功绩可以,但是,一定要谨小慎微,把各种危机都给理清了。

任何时候,都要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否则,上面大佬随便一句一甩锅,他李三爷又拿什么来抗?

很快,已经换好了皂袍的张黄、田景他们也找过来,想让李春来安排事务,他们总不能闲着吃干饭。

李春来此时肯定不会给他们安排工作,温言勉励一番,让他们今天先把那几个身亡弟兄的后事处理好,等会去洪斌对接。

送走了张黄一帮人,眼睛中都有不少血丝的初雪也快步赶了过来,低低道:“哥,您昨晚吩咐的,奴已经都整理好了……”

李春来接过这些花名册仔细翻了片刻,便是放下这些东西,用力把初雪揽在怀里,狠狠在她娇嫩的俏脸上亲了一口:“丫头,辛苦了。也就这一次了,以后,决不能再这么熬夜了。你赶紧回去休息,今晚应该没这么繁琐的事儿,哥要抱着你睡。”

初雪俏脸登时红了,熬了一夜的疲倦也是瞬间消散不小,忙是乖巧的‘嗯’着点头。

与初雪温存片刻,让她先去休息,李春来仔细翻阅着初雪整理了一晚上的花名册,嘴角边不由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

不多时,李春来带着陈六子等人,视察了地面上的几个房间,具体了解了一下情况,便是直入地下大牢。

“李三爷,饶了我吧,饶了我吧,您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我只是个小喽啰啊……”

“李三爷,俺们都是无辜的啊,求求您,行行好,放了俺们啊……”

“李三爷……”

李春来一行人刚刚进入到走廊,早上勉强也就喝了点稀粥,稍微有点精神头、不至于饿死的众土匪们,止不住便是躁动起来。

李春来此时却早已经视若无物,大步便是来到了最里面,关押那白发老者的位置。

“桀桀!”

“小王八蛋,你把这里搞的这么热闹,打扰到老夫的清净,老夫我老人家很不高兴哇。”

白发老者又是突兀的冒出头来。

李春来对此早已经习以为常,对他拱了拱手笑道:“老爷子,这事儿我李三儿肩膀子太小,可扛不住哇。您找我我也没辙呢。”

说着,李春来不理会白发老者,对陈六子摆了摆手。

陈六子早有准备,带着几人来到一个囚室前,扯着嗓子便是大呼:“马虎子呢,马虎子那个瘪犊子在哪儿?你的好运来了!老子数到三,你个狗日的若不出来,便换下一个!”

“爷,爷,我是马虎子,我是马虎子,您有啥事,尽管吩咐啊……”

马上,便是有一个强壮的中年汉子,狗一般讨巧的冲出了囚室里的人群,急急抓住栏杆。

“呵。”

“还算你懂事。”

陈六子冷笑一声,看牲畜般看了马虎子一眼,招呼身边弟兄道:“打开门,把这厮带出来!”

“是!”

很快,连踢带踹的血腥之中,马虎子被带到了白发老者对面的一间空囚室中。

李春来此时已经坐在了一张椅子上,惬意的喝着茶。

当然,也没忘了给白发老者一杯。

白发老者本来还不屑于接受李春来这人情,可看着李春来一副泰然如山、胸有成竹的模样,止不住也来了兴致,趴在他囚室的栏杆上,一边喝着茶,一边看向李春来的方向。

“马爷对吧?”

“呵呵,马爷虽然没排上当家的,但也是一号响当当的人物啊。既是如此,废话我李三儿便也不多说了。”

这边,马虎子刚要对李春来磕头行礼,李春来却是直接摆手制止了他,示意两个兄弟,直接把马虎子架住。

“三爷,三爷这……”

马虎子几乎要被吓尿了,还以为李春来要处决他还是怎的,一时腿都软了,只能靠旁边两个兄弟死死架住他,这才勉强能维持站着。

“呵。”

看马虎子这般模样,李春来不由一笑,却是没有再揶揄马虎子,直接道:

“马爷,我观昨日造册情况,你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一大一小两个老婆,都是被俘了。这样,我李三儿也不坑人!你若能出得起一百两银子,我便放你一个儿子,一个老婆。女儿嘛,便顺带着送你了。

马爷,我李三儿的信誉,你想必是也听过了,童叟无欺。

这只是你的老婆孩子,你这边嘛,便不用多想了,大罗神仙也救不你了。

你还有啥门路,尽管说便是,我李三儿出人给你跑腿。但马爷你也知道,我李三儿也不容易,这跑腿钱贵一点,便算你五两银子吧。

行,就这么点事,马爷你好好考虑考虑。”

说着,李春来直接对陈六子摆手道:“行了,带走吧。下一个!”

“是!”

马虎子还没楞过神来,便是被往外拖。

“慢着!”

片刻,李春来忽然喊了一声,等马虎子他们停下脚步,李春来故作拍着脑门子笑道:

“对了马爷,还有个事儿差点告诉你,这玩意儿,我李三儿精力有限,可是过期不候的。你现在答应我李三儿呢,是一百两,到了中午,那怕就是一百五十两了。马爷你回去好好思量吧!带走!”

“三爷,三爷,我马虎子有话要说,有话要说啊……”

马虎子登时一个机灵,终于是回过神来,拼命的挣扎。

李春来却直接冷漠道:“马爷,你想好了再说。讲价的事儿,在我李三儿这里是行不通的。莫要因为讲价再加了银子!”

“这……”

马虎子一时直要吐血啊,却根本没有什么反抗的机会。

片刻,他止不住大呼道:“三爷,三爷,我接受,我接受,我接受您的所有条件……”

对面。

白发老者本来还想看热闹呢,到此时,看着几如被抽干了精气神一般的马虎子,不由目瞪口呆啊。

他早就知道李春来这个小王八蛋机灵,却是又怎能想到,这事情,竟然还能这么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