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万元户’

小说: 大明第一吏 作者: 纸花船 更新时间:2020-10-20 字数:3446 阅读进度:156/425

“嘿,三爷,您回来啦。嘿嘿,快尝尝这小山鸡子腿,我刚烤好的,看我六子的手艺咋样咧?”

次日一大早,山间已经一片银装,李春来一行人也是顺利的赶回到了中军这边。

陈六子他们回来的要更早,此时已经折腾开了,两口大锅里‘咕嘟咕嘟’的不知道在炖着什么肉,香气已经溢出来。

而不远处的几座火堆上,更是架着十几只早就被收拾干净的山鸡和兔子,油脂已经金黄。

俨然,这帮小子昨晚的收获也很不错。

李春来接过这鲜美的小山鸡腿,用力咬了一口,味道果然很鲜美。

却是笑着踢了陈六子的屁股一脚,便是将山鸡腿递给了身后的初雪,柔声道:“饿坏了吧,先吃点垫垫,等下我忙完了再回来陪你吃饭。”

初雪怀里正小心抱着个不起眼的包袱,里面似是个木匣子之类,看到李春来在这等公众场合与她如此亲密,俏脸登时止不住红了。

美眸中却满是遮掩不住的幸福希冀。

忙是乖巧点头,甜甜的‘嗯’了一声,一边小口吃着鸡腿,一边又将怀中包袱抱的更紧。

李春来这才是招呼陈六子道:“六子,黑子那边怎么样?”

陈六子也回过神来,忙凑到李春来身边,低低道:“三爷,刘爷昨晚好像就在那边睡的,我早上想叫他过来喝一杯的,却正看到他木楞木楞的,便没敢多说……”

李春来眯着眼睛点了点头。

片刻,搂住了陈六子的肩膀道:“给我备只肥兔子,再来一只山鸡,一壶酒,我过去看看他。”

“好来。”

陈六子忙是扭着大屁股去准备。

……

昨夜这场雪虽是没咋的下起来,但山间温度很低,此时太阳刚刚升起,威力还没真正发挥出来,放眼望过去,整个世界依然是沉浸在一片圣洁的银装素裹之中。

而就在这层淡淡的银装中,李春来这小营地不远处的一片向阳区域,有一个纯土色的大坟包,格外显眼。

坟包前还很板正的立上了一块木碑,不过此时并没有写字。

一个熟悉的壮硕身影,正呆萌的看着坟包发呆。

不是刘黑子又是谁?

看这模样,他昨夜不仅为过山风守了一夜,早上还特地清理过坟包上的雪势。

这种看似呆萌乃至都有几分憨傻的执着,李春来自问,怕他也做不到。

拎着散发出诱人香气的烤兔子和烤鸡走过去,李春来没理会刘黑子,只是小心把这些食物和酒壶,都规整的摆在了坟前。

“三爷,您,您回来了……”

刘黑子这才反应过来,忙是对李春来行礼。

李春来看了他一眼,笑道:“风爷这木碑,还没写字?这样,若黑子你不嫌弃,便有我来帮他写上如何?”

刘黑子不由大喜,忙道:“三爷,这,这真是再好不过了。风爷是豪杰之辈,三爷您也是豪杰之辈,这,这真是太好了……”

李春来笑了笑,招呼后面已经准备好笔墨的洪斌把家伙什拿过来,简单顺了口气,便是龙飞凤舞的写起来:

“过山风之墓!”

下面又写了一行小字:“戊午年十一月初五日晨,泉子村李三提!”

不得不说。

究竟是自幼读书。

李春来这字,与大家相比,俨然肯定有着差距,可那种充满锋锐的进取之气,却已经是尽显无疑。

就恍如一条苍龙要龙跃九天之上!

“三爷,这,您,您咋还落款了,这……”

刘黑子这边一时眼睛却都是止不住的红了,眼泪都在眼眶里打着转。

他虽然不认识几个大字,可是规矩还是知晓的,特别是对名字他还是认识几个的,自然是看到了李春来最后的落款。

又如何能不激动?

须知,在此时这般状态,过山风可是恶匪,李春来不仅题字而且落款,是要承担责任、乃至要付出很大代价的。

“呵。”

“小事而已,我李三儿若连这点气魄都没,又拿什么再在这沂源混?”

李春来却是浑然不在意其中风险,笑着拍了拍刘黑子的肩膀:“黑子,你去那边歇会吧。我跟这位风爷,算起来也是有缘分了,便跟他单独说几句话,如何?”

刘黑子这时也明白了李春来的意思,忙是‘嗯’了一声,重重点头,脚步略有沉重的离去。

但他整个精气神却是一下子提起来许多。

过山风虽是李春来亲手所杀,下葬时也只是可怜的无头尸身,但,李春来能对他做出这般仗义的举动,很大程度上,过山风也值了。

这一来,不管怎么说,他刘黑子也算是对得起过山风当年的恩义了。

毕竟一方是兵,一方是贼。

这是大罗神仙都无法平衡的矛盾……

看着刘黑子离去,李春来提起酒壶,分别倒了两杯酒,旋即一杯直接洒在了过山风的坟头前,另一杯则是一仰脖子饮尽。

嘴角边随之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低低道:“风爷,说起来,我李三儿该跟你道个歉啊。当初,应该让你把话说完的。”

说着,李春来又倒了两杯酒,继续过山风一杯,他一杯,笑道:

“这事儿吧,主要是山子和虎头那俩憨货不认字,只认识现银了,居然没看到银票。我原本以为风爷您就这么点现银存货了,没想到,都是我李三儿目光短浅了哇。

风爷,您是当之无愧的豪杰之辈啊!

呵呵,风爷,这其实也不是我李三儿推卸责任,来,咱爷们再走一个!若有得罪之处,我李三儿给你赔不是了……”

不多时,李春来已经与过山风把这一壶酒喝完了,这些祭品李春来也并没有带走,直接用一层薄土给盖上了,大气的很。

不过,若此时有人能听到李春来与过山风的‘对话’,怕是魂儿都要吓飞掉。

因为,过山风的那笔秘宝,已经尽数都落入到了李春来的囊中……

而且,这个数量比之当初山子跟虎头汇报的,要大上不少!

不仅有着近八千两的现银,银票还有四千两出头,更不要提,还有着不少古董字画之类。

若全按市价全都折算下来,怕不到两万两也差不多了。

这绝对是一笔让任何人都要为之疯狂的横财啊!

可惜。

此时这所有的一切,已经尽数落入到了李春来的掌控之中。

而也正因为吃到了这块最肥美的肥肉,李春来的心态也早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就刚才初雪拿着的那个包袱里,不仅有着四千多两的银票,还有着不少玉器首饰。

虽说玉器真正值钱,要等到满清中后期,才开始真正火起来,但此时,已经是有了苗头。

仅初雪的那个包袱,怕是已经能值个六七千两、甚至更多的银子了。

而李春来昨夜还跟山子、虎头一起,亲手埋了两千多、小三千两的现银。

纵然这些东西,真正理出头绪、变现出来,还需要一些时间,可此时的李春来,俨然已经是妥妥的‘万元户’级别了。

正所谓:“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

若这个消息能传出去,别说这区区小小沂源了,怕是整个青州府,乃至是整个山东,都要爆炸。

可惜。

这所有的一切,除了李春来,便只有洪斌、山子、虎头、初雪等几个极为有数的超级心腹参与。

其他人,恐怕做梦也不会想到其中的猫腻。

……

“小的李三儿,见过公公,给公公您磕头了哇。嘿嘿,公公,不过一夜未见,公公您的风采,更胜往昔哇。”

不多时,跟过山风这边走了个照面,把他的事情处理妥当,又打听了一下秦军与京营械斗的后续,李春来便是直接来到了丁公公的中军大帐。

“哼,小三子,你个小猴崽子一大早,小嘴里这是抹了蜜还是怎的?说吧,你想干甚?可别告诉杂家,你没看出来杂家现在很不痛快!”

两边兵大爷械斗的后续,显然已经是传到了丁公公这边,这厮明显正在生闷气。

不过,看到李春来这看似轻佻、却又充满喜气与灵气的讨巧,他的心情也是一松,还是止不住的露出来一丝笑意。

这正是李春来恍如与生俱来的人格魅力。

李春来又岂能不了解丁公公现在的感受?

这次械斗已经不是死人那么简单了,而是死了一个实职百户哇。

就算丁公公属于内廷,有万历皇爷背书,能量很大,可这玩意儿,稍有不慎,哪个环节没有顾及到,便都是掉脑袋的大风波。

丁公公此时又岂能痛快了?

“嘿嘿。”

给丁公公一些发泄的时间,李春来却丝毫不惧丁公公此时的坏心情,继续讨巧道:“公公,小的这次过来,正是要跟您汇报这件事。实不相瞒,昨晚两边大爷械斗时,小的正在当场!”

看丁公公眼珠子一下子瞪起来,俨然就要拍桌子发作了。

李春来忙故作惊恐的继续讨巧道:“公公,小的这小胳膊小腿的,当时就想拦又怎能拦住这两边大爷们?不过,也是多亏老天爷保佑,公公您又洪福齐天,小的从两边人口中,探知到了一个很有用的消息!旋即便是顺藤摸瓜,找到了一些好东西……”

说着,李春来手腕一抖,灵巧的从袖子里取出来一个大大的银锭子。

“三子,你,你,你……”

丁公公刚才其实已经是察觉到了什么,本来还想再威压李春来一下,可等李春来这锭硕大的银锭子摆在眼前——

他所有的话,就像是被捏住了嘴巴的鸭子,再也说不出来。

愣了好片刻,他的脸色都有些止不住的潮红了,这才是急急道:

“三子,你,你是说,你,你找到过山风的那笔秘宝了?那些玩意,到底在哪里,又有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