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恶战

小说: 大明第一吏 作者: 纸花船 更新时间:2020-10-16 字数:3392 阅读进度:148/425

危急时刻,李春来的神经也陡然便绷到了极限。

他本想直接一跃、跳进旁边芦苇荡的泥汤子里,那俨然是此时最安全的选择,虽是会有点狼狈。

但只犹豫了半瞬,李春来便放弃了这个选择。

凭借着身体强大的柔韧性与灵活性,李春来腰腹陡然发力,几乎是空中来了一次二次伸展,一个驴打滚,便是惊险的擦着芦苇荡的边缘滚过去。

“嗯,三爷?”

过山风眼见这几乎必杀一击,竟然没把李春来给做掉,周身已经是升腾起不少虐气。

转而又想起刚才陈六子的那一声‘三爷’,这直让他满身的虐气有了宣泄点,眼睛都是止不住的放出光来。

他早就听说那位传说中的‘李三爷’年轻,却是没想到,这位李三爷竟会年轻到了这种程度啊。

特别是他这十几年的基业此时落到这种境地,这位李三爷俨然是功不可没哇!

此时,过山风基本已经摸清了李春来的实力,又怎会放过这等机会?

当即便像是抓到了老鼠的猫一般,抬手一刀,便是凌厉的朝着李春来直追过去。

“呼!”

“唔……”

转瞬,过山风已经追杀了李春来三四刀,虽是都被李春来强大的灵活性给避了过去,但李春来发誓,他这辈子就算是再狼狈,却也从未有像是此时这般狼狈的时候。

怪不得过山风能威震这沂蒙这么多年啊。

论身体素质,他即便比洪斌、陈六子强一些,却是绝不会强太多。

可若论战斗经验,这厮简直是‘大师级’的,他总是能用最少的力气,便是对李春来造成最大的危害性。

不过虽是极为狼狈,简直被追的狗一般,李春来却是并不后悔!

如果他刚才选择逃避,自己先跑路,那,陈六子这个铁憨憨的小命儿就要玩完了啊。

“小崽子,我看你往哪里跑!”

这时,接连追杀李春来却不得,过山风也被带起了不少火气,眼神中一片凶狞。

这个小崽子,也不知道是咋回事,简直跟泥鳅一般滑溜。

他刚才明明数下都是要得逞了,却是都被他给惊险的避过去。

眼见那边的陈六子已经爬起身来,不远处似乎也有身影发现了这边的异常,正在朝这边包过来,过山风也不敢再托大,俯冲着身形,抬手一刀,便是直掠向李春来。

“我@#¥@!!”

李春来只感觉他被一头史前巨凶给盯上了,心中止不住的破口大骂,这他娘的是个什么玩意儿啊。

但正面李春来却只能汇聚起百分之二百的精力来应对。

也就是这些时日,他李三爷已经汇聚起了不少的自信心,信念更是如磐石一般坚定。

否则,便是有着身体的这种强大优越性,面对眼前过山风这等狠人,他李三爷存活的几率怕也并不大啊。

眼见那边陈六子已经爬起来,后续援兵似乎也要包过来,李春来漆黑的眸子里陡然便是浮现起了一抹亡命的狰狞!

面对过山风这一次刚猛又歹毒的霸道刀锋,李春来竟不退反进!

直接双手持刀,浑然不顾握着刀锋的手已经被那恐怖锋锐割破,鲜血直流,大吼一声,便是凶悍的朝着过山风刚过来。

“嗯?”过山风也被李春来如此亡命的举动吓了一大跳。

这他娘的咋回事?

这个什么李三爷,已经被吓傻了吗?

但转瞬,过山风老眼里便是露出肆意的歹毒,口中突然低沉的吼了一声,手中大刀也猛的加大了力道。

既然这小崽子寻死,他风爷岂能不成全他?

“当!”

下一瞬,空气中忽然传来剧烈的金铁撞击之音,火光都是迸溅。

但再下一瞬,过山风的瞳孔却是止不住的放大开来。

只见。

李春来那瘦小的身板,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刚猛力道,竟然单手持刀,便是刚住了他的这一击。

而还未等过山风反应过来,李春来突然犹如豹子般啸叫一声,直接把手中的大刀丢掉,豹子般迅敏的一低头,旋即,由下而上,整个身体暮然暴虐的扑向了过山风的身体。

“小杂碎,你找死哇?!!!”

过山风哪想到李春来居然会做出这等操作,这完全就是想跟他同归于尽的模样啊,怎能被李春来得逞?

饶是他身材壮硕,可灵活性却是并不慢。

他此时也有点不敢直面李春来这等亡命的锋锐了,猛的一个侧身,急急就想避过李春来的锋锐。

正应了那句老话:“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

不就是比狠、比亡命吗?

这俨然是他李三爷最擅长的活计!

他李三爷又怕过谁?

而饶是过山风的反应很迅速,可李春来的速度却是更快!一瞬之间,便是猴子般直接跳到了过山风的后背上。

伸出胳膊就要去搂过山风的脖颈!

“滚开!”

过山风这时终于明白了李春来歹毒的心思,再也不敢对李春来有半分的怠慢,大吼一声,猛的一低头,就要借助身体的力量把李春来甩开。

“唔……”

但下一瞬,过山风却是无比惊悚的闷哼了一声,只感觉眼睛一片发涩,热乎乎的有点睁不开了。

原来!

李春来刚才看似是要勒住他的脖颈,用自己的身体去制住他,实则,真正目的却是他的眼睛!

用他刚才被刀锋割破、鲜血直流的手,轻巧的捂了一下他的眼睛。

这瞬间便是让李春来手心中‘汩汩’翻涌的热乎鲜血,直接便是渗到了过山风的眼睛里外。

而就在过山风眼睛不适、周身都本能发出惶恐的这一瞬间,李春来已经犹如猎豹一般迅猛,猴子般灵动,一下子巴住了过山风!

两条手臂同时死死勒住了过山风的脖颈,让他动弹不得,同时大呼:“六子,你他娘的发什么呆呢,弄这狗日的哇,先放倒他!!!”

“额,好来!”

不远处刚刚爬起身来、还没咋回过神来的陈六子,终于是反应过来,当即便是怪叫一声,人熊一般暴虐的冲过来。

“李三爷,有话好……唔,哎哟……”

这时,过山风的一只眼睛终于是恢复了些许视力,却是正看到人熊一般的陈六子横冲而来,魂儿一时都要被吓飞了,本能的就要求饶。

可惜。

他这‘饶’还没有真正求出来,陈六子已经迅猛的冲上来,一个别腿,连带着过山风和李春来一起,直接就给放翻在地上。

旋即,陈六子庞大的体重与李春来一起,直接全都是压在了过山风身上,将这厮死死的给制住。

“唔,李三爷,有话好说,我是过山风,我就是过山风啊,我有秘密要跟你交代,那可是上万两的银子……”

过山风虽是被摔的七荤八素,口鼻间都在不住的冒着鲜血,也不知道哪里被陈六子给撞破了,但他神志还有着不弱的清醒,当即便是开口求饶。

“三,三爷……”

陈六子忙是下意识看向李春来。

却正见!

李春来眼神凶狞,几乎没有任何一丝感情色彩,稍稍调整片刻,旋即整个身体的重量,便是都汇聚到过山风的脖颈位置。

随之,冷厉的猛的一拧!

“咔嚓!”

下一瞬,伴随着一声极为醒目的骨骼响动之声,过山风的整个头颅已经是发生了‘位移’。

原本脸朝前,后脑勺朝后。

此时却是不知道被李春来翻转成了什么角度,只是眼睛瞪的老大,口鼻间鲜血继续流着,可是所有的画面却是形成了定格,生机已经在他身上渐行渐远……

静。

周围一时一片安静。

陈六子已经傻眼了,完全不知道,刚才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饶是他手里早已经不止一条人命,也从来没感觉到害怕什么,可此时,他的周身却是都有些止不住的颤抖。

三爷刚才那一下,简直是……

“呼。”

李春来这时也是长舒了一口气,整个人仿似都虚脱了,直要躺在地上,先躺个一天一夜,再也不起来。

说时迟,那时快。

这一切,看似是过去了很久,但实则至多也就是一分钟出头点。

可对李春来而言,这一分钟出头点的高强度时间,简直就像是过去了一个世纪一般漫长……

盛名之下无虚士啊。

哪怕他李三爷已经如此精心筹谋,炸药包这种跨越时代的武器都是用上了,却都是差点翻车。

可想而知,要把过山风这种‘穷寇’给整趴下,到底需要做到什么程度,才能让他没有还手的机会!

不过此时虽是做掉了过山风,眼前的事情却并不算完全结束。

李春来当即便是强撑着大声呼吼:“过山风已经俯首,投降免死,谁敢反抗,就地格杀勿论!”

陈六子登时也反应过来,忙也是跟着李春来大吼。

一时间,早就被李春来培养出口号敏锐感的周围众人,登时也都是接连呼喊起来。

这一招看似不起眼,但后世我军诸多战例的经验,都是表明,这是一招‘一招鲜、吃遍天’的超高性价比战略。

李春来此时虽是胜了,却是跟惨胜也没什么两样,还是太过弱小了,又岂会浪费这等手段,无端消耗麾下兄弟宝贵的性命?

只可惜,除了过山风这等猛人,能给李春来他们做出回应的人,已经是不多了。

但正当李春来稍稍缓过来,刚要喘口气,让陈六子陪着他,视察一下周围的局面时。

不远处,忽然有人娘们般惊悚的问道:“李,李三爷,你,你说的可算话,投降真的可免死吗?”

“嗯?”

李春来登时止不住的看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