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烟熏兔子

小说: 大明第一吏 作者: 纸花船 更新时间:2020-10-12 字数:3915 阅读进度:142/425

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时间逐渐来到了傍晚时分。

这一个多时辰的时间里,官军以山门防线为支撑,看似忙忙碌碌、很是紧凑,真正往前推进的距离却并不多。

也就五六十步、六七十步的范畴。

不过官军看似没有贸然突进,却是在周边修建了许多防御性工事,而且,卡住了土匪向下突围的好几个核心支撑点。

“这些狗艹的官狗子,他们到底想干甚啊?大当家的,咱们不能再这般被动了哇。不若直接冲下山去,先把这些官狗子冲散了再说。倘若再让他们这么个修工事法,怕,怕就真不好出去了哇……”

七当家这时已经犹如热锅上的蚂蚁,满头都是大汗,急急看向过山风。

所谓‘屁股决定脑袋’。

纵然过山风是一方豪强,威震沂蒙十几年,却又怎能跟他七爷相比?

说白了,过山风可以死,乃至是可以投降官军,可他七爷怎能死,又怎能投降官军?

若他七爷不能尽早突出去,怕必定是死路一条!

怎能坐以待毙?

“……”

迎接七爷的却是一阵沉默。

不说过山风不理他了,便是小弟八当家、九当家都是不再理会他。

这玩意,说的倒是容易,也的确是个办法。

可。

谁去冲?

谁去打这个先锋?

没看到官军极为谨慎,就是在防着他们冲阵吗?

就如同后世那个很有意思的段子。

我有一亿,会怎样怎样,既做慈善又走大道,多捐几个希望小学、救助孤寡老人也没问题。

什么?

你跟我借五千块?

那不好意思,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因为我真有五千块……

评价别人的事情,两张嘴皮子的事儿,真没有啥成本的。

可此时,要拿命去冲,乃至是去当炮灰,谁,谁能不带脑子的拿自己的身家性命‘以身试法’?

须知。

官军可是有着万历皇爷威压、朝廷桎梏的,在面对一些不太好处置的逆境时,真正要做出行动,都是千万万难。

况乎是这些山头林立、匪气极重、大部分又只能看‘一线远’的土匪们?

“……”

七当家见众人不理他,便是两个小弟都不摇旗呐喊了,一张白净的脸孔上登时涨的通红,浑身都有些止不住的颤抖。

但他究竟是‘血统高贵’,自幼受到的教育很不弱。

这般状态,也让他真正冷静下来。

即便过山风麾下一帮人,都是很想跟着他们家混前程,却究竟不是他们家的自己人啊。

若他此时与过山风翻脸,怕是非但得不到什么好处,连带着他自己的安危都要打个问号了……

有人说,女人成熟可能只需一夜间,男人成熟却需要千锤百炼。

在这一刻,七当家拼了命的控制着他的情绪,整个人的那种浮躁,几乎是在肉眼可见的范围内退却着。

“呼。”

看旁边的七当家终于不聒噪了,过山风也不由长舒了一口气。

若七当家真不懂事,那,他也没啥好办法,只能是心狠手黑,先去保他的基本盘了。

可惜,就算七当家懂事,眼前的局面却也是相当的不好应对。

他这边刚刚收到了消息,后山那边的退路,也已经被官军给围了,而且是秦军与京营的精锐各占一半。

想要走后山退兵,已经是不现实。

而正面这虽然是杂牌兵,却是犹如‘乌龟壳’一般布阵,而且,官军后续明显留有后手,还有山门防线做为支撑,他们又该如何突破呢?

更让过山风惊悚的是——

这届的官军,也不知道是被吓破了胆还是怎的,着实是太苟了。

你说,你要烧山,直接烧便是。

这纵然会给山上带来一定的混乱,却是也很容易便让山上众人安心,让众人明白,他过山风的这座山绝对是‘宝山’,这种山火是绝烧不上来的。

可官军却一直这么苟着,似乎还想着在夜里做什么手脚,这让人还怎么玩?

眼下局面便已经有些扛不住了,若真到了夜里……

过山风止不住的干涩的闭上了眼睛。

便是他,都有点不敢想那等后果了……

无怪乎丁公公是个阉人哇,这狗太监的心思,根本就不是正常人可以理解的哇。

此时,连过山风这等当家的大土匪都是这般凌乱,可想而知底下的喽啰们了。

即便过山风已经下了死命令,大力弹压不稳定因素,可在山上当土匪的这帮人,多半都是沾亲带故,都是乡里乡亲。

真有自己的乡亲、甚至兄弟议论,还能把这等人也砍了?

就在这等凌乱之中,土匪寨门附近一个敦实的汉子,也是满脸愁容,一双饱经沧桑的老眼中,愈发的幽深与不安。

若是李春来在此,怕是一眼便能认出来,这个敦实汉子,正是他的熟人,绰号‘一杆枪’的张黄。

张黄之所以加入过山风这边,上山落草,俨然是付出了极大的决心,也是发了誓要为老婆孩子报仇。

却哪曾想,他们哥几个刚刚上山还没几天,便是遭遇到了这等惊悚的恐怖,官军居然来围剿了……

更让人难受的是,这帮官军有点狠,便是传说中的‘风爷’都快要扛不住了。

这直接导致寨子内部里出了问题,三当家、四当家等人,竟要用他这边跟李三爷的关系……

张黄其实是个很重情义的人。

他与过山风虽是没有什么交情,却是一直久仰过山风的大名。

可惜他上山的时候,过山风正好有事出门,并不在山上,没有为他们兄弟准备接风宴,而是由跟他有一些交情的三当家、四当家等人代劳。

三当家当时还一再承诺,只要过山风回来,有时间了,一定会给他们兄弟补上这顿接风宴。

张黄对此一直还很期待,期待与过山风这等‘豪杰’见面。

毕竟,过山风在民间的名声还是很不错的。

却是……

特别是,他们兄弟,刚刚承了那位李三爷的情还没几天,这时,竟然又要再去麻烦那位李三爷……

有了上次在三晋酒楼的那场酒,说实话,张黄对那位李三爷的人品还是相当信的过的。

那位三爷,或许比不上这边过山风的名气更大,却同样是真正的义薄云天的豪杰之辈!

更为关键的是,这次已经不只是‘麻烦’李三爷那么简单了,而是,他们这边是真正的性命之忧……

而且还要连带着三当家等众人……

“哎……”

想着,张黄眼睛里不由愈发的痛苦与复杂。

接连承了李三爷两次情,这次还是性命攸关、涉及到这么多人命的大情分,他张黄又拿什么去还呢?

无怪乎是他这百多斤肉啊。

“罢了罢了,已经这般,想来春梅和大丫二丫也不会怪我的,若不把李三爷的人情还了,我姓张的,又如何立足这世间?”

想着,张黄逐渐开始坚定起来。

作为最穷苦的劳动人民出身,他的韧性、承受能力,俨然都是很强的。

“不好!”

“官狗子点火了……”

正当张黄刚想喘口气,想找个由头溜一下,看看下山的田景那边有没有消息传过来的时候,周边忽然有人惊悚呼喊。

“什么?”

“官狗子点火了?快准备,快准备防火……”

眨眼,山上便是乱成了一团。

过山风这边也是稍稍松了一口气。

这玩意,不怕官军动手,就怕官军不动手。

只要能撑过官军的三板斧,把形势先给稳住了,接下来到底如何,那就要好安排了。

也不至于贸然的便是舍弃了他这么多年的基业。

“不对!”

“这事情有不对哇!官狗子好像不是在点火,他们是在烧烟啊!”

“大当家的,不好了,这会儿好像又有点偏小南风了,官狗子这是在等风向啊……”

“什么?!”

看着山下数个点上,烧的正旺的干柴上很快被盖上了一层烂树叶子,滚滚浓烟迅速便朝着山上飘过来,有官军还在不断的扇着扇子,便是过山风都再也坐不住了。

急急便是招呼人防御。

可惜。

这般状态,火势倒是真不难防御,毕竟山上有着一片很深的隔离区。

可这浓烟怎么防?

这他娘的完全是随风飘上来,无孔不入啊。

……

也就是十几分钟的时间,狼窝子沟的这座主山峰上,彻底被滚滚的浓烟所覆盖,简直接天连地。

纵然这个点的山风略有迅猛,吹散了很多烟雾,可造烟雾的成本太低了啊。

官军借着这个风向,诸多充满根本无法形容味道的烟雾,简直就是无穷无尽的。

山上的一众土匪们,就算狗一般都死死的缩起来,并且用湿布子护住了口鼻,可还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许多人都是被呛得鼻涕眼泪横流,别提多难受了。

特别是那群一直处在寨子舒适区的老弱妇孺,一个个哪见过这等场面?已经直接变成了‘世界末日’的受害者。

到处都是娘们哭,孩子叫。

便是老天爷仿似都不敢再看这一幕了,最后的那点残阳,也悄然的隐入到了云层之后……

……

“弄准了?这事情,这计策,真是那小李三儿所出?”

此时,处在后山方向、卡土匪退路、又别有用心的贺将爷,一边看着漫山的恐怖浓雾,一边狠厉的看向了眼前的一个心腹。

“准。”

“爷,绝对准哇。咱们的人亲眼看到,丁公公之前一直愁眉不展,跟那小李三儿谈完之后,却是眉开眼笑。咱们这边的调动命令,也是那小李三儿离开后,丁公公才下达的……”

心腹忙是急急对贺将爷汇报。

“额@#¥%@@#……”

贺将爷登时便是止不住的骂了句家乡的脏话。

他本以为,那小李三儿走了狗屎运,做到昨晚那般模样,已经是祖坟上冒青烟了。

谁曾想……这小崽子的那种机灵,根本就是常人想都不能想哇。

照这般发展下去,这小崽子的前程,哪还了得?

贺将爷的脸色一时阴晴不定,眼神深邃如渊,他都有些下不定决断了。

……

不多时,张志远,刘县丞,王主簿,包括符爷等众人,都是或多或少的知道了眼前浓雾与李春来之间的牵连。

饶是他们的城府,一个个的脸色却也是都有着莫名变化。

谁曾想,谁敢想,本来陷入僵局的剿匪事宜,竟然,在那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崽子手里,被一下子盘活了起来。

而且是全盘盘活的!

这……

许多人心里都是止不住的打起了鼓。

已经这般,就别管这小李三儿到底是怎么成的了,丁公公要护着他,怕已经是肯定的。

以后,他们再对这小李三儿,怕是真得好好思虑、慎重对待了哇。

……

各方位的凌乱中。

官军中军。

丁公公这边却是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欣喜,就算有湿布子护着口鼻,却也是止不住的眉开眼笑。

烟熏兔子。

小李三儿那话的确是糙了点,可,这不就是正儿八经的‘烟熏兔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