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翠烟阁!(三连发,万字)

小说: 大明第一吏 作者: 纸花船 更新时间:2020-09-10 字数:3796 阅读进度:76/425

三连发,兄弟们,船可是厚道人,跪求收藏和红票支持,抱拳了。

~~

“哎,这人比人,真能气死个人哟……”

“这他娘的……”

“啥时候,咱爷们也能去这翠烟阁里潇洒一回啊,那才不枉活这一辈子哇……”

看着李春来恍如‘肉夹馍’一般,被一群花枝招展、风姿妖娆的老鸨子团团捧在正中,谈笑风生,好一会儿,这才是进了翠烟阁里面,周围围观众人,一个个心里都有些不能说的滋味。

这人和人,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不过,一群人低声啐骂、感慨老天爷不公的时候,人群中有些有点小手段、人又颇为机灵之辈,已经是动起了心思。

看这模样,李三爷现在是真的成了啊,若趁着现在这个当口,李三爷还没真正的鱼跃冲天,现在便去李三爷那讨口饭吃,怕是……真能混个不弱的前程啊。

很快,便是有人急急去托关系、找门路,要去抱李春来的大腿了。

……

“三爷,您看,您今日是要怎么安排呀……”

翠烟阁内,李春来一行人龙行虎步的大步进来,当即便是在大厅内引起了一阵骚动。

本来还有寻欢客不爽,想要挑点刺儿。

毕竟,翠烟阁是何等地方?怎的容人在这里闹事?

可片刻,当有人报出了李春来‘李三爷’的名号,偌大的场内,眨眼便是温顺了下来。

刚才还想挑事的那几个寻欢客,一个个登时比老鼠还乖巧,就恨不得把头钻到桌子底下了。

开什么国际玩笑?

去挑这位李三爷的刺儿?

这就不是老寿星吃砒.霜——自己不想活了啊。

连大宗师裘爷那等人物,都是被这位李三爷简直是‘练沙包’一般练着玩,难道,他们这点小身子骨,还能比裘爷还猛?

为首的一个二十七八、长的很清纯、但骨子里又透出一股不可言说妩媚的老鸨子,此时也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无比小心的询问李春来。

其他几个老鸨子也都是小家雀一般,乖巧的在旁边陪着笑。

面对其他人,哪怕是面对一些有头有脸的大豪强,她们端着点、作一点,那都无所谓的事儿。

毕竟,那帮人就好这一口不说,很多时候,也都会自持身份,不可能乱来的。

他们都是家大业大,谁又敢坏了规矩?

然而!

眼前这位李三爷、小李三儿,却是全然不同!

别看这厮生的白白净净,一副读书郎模样,可他此时的声名,在这沂源县,说是‘止小儿夜哭’,那都毫不夸张的。

这些老鸨子,就算背后真有那么一星半点的依仗,可是谁,谁又敢用她们这百来斤肉,去挑衅李春来这等人的威严?

“怎么安排?”

“呵。”

李春来漫不经心的扫视场内环境,心中感慨有钱人会享受的同时,面上却是又挂上了那混不吝的玩味:“三娘姐姐想我李三儿怎么安排?”

“这……”

这清纯老鸨子姓林,花名‘林三娘’,别看她只是个女人,可在这沂源县城,也是一号赫赫有名的人物了。

甚至别说是普通的豪强士绅了,便是卢大捕头、黄大捕头,乃至是刘县丞、王主簿、百里侯姜胖子等人,她都是有着一部分甩脸子的资本。

但此时,她面对充满了桀骜与危险气息的李春来,却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与怠慢。

不是一个体系啊。

纵然她在青州府城,包括京师、南京都有一些关系,可,远水怎能解了近渴?

现在这沂源县城,但凡是到了差不多的层次,谁不知道,这小李三儿李三爷,已经是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一点就炸的人物?

她林三娘的父母、家人,此时可都在这沂源城,怎敢招惹李春来这等纯亡命啊。

只能是咬着银牙陪笑道:“三爷,您,您想怎的安排,那,那奴家便给您怎的安排便是……”

她本来还想说句提醒的话,提醒李春来玩可以,但是尽量不要坏了规矩,毕竟,翠烟阁背后,那可是真有大关系的。

可这话到了嘴边,她又止不住的咽了回去,根本就说不出来。

李春来今天在这翠烟阁,只要是不闹事,哪怕是一份银子不出,白睡姑娘,她们都认了。

要不然,还能怎么办呢?

李春来自是看出来林三娘的紧张,不由哈哈大笑:“三娘姐姐,我李三儿这人吧,向来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三娘姐姐若是规规矩矩待我,我李三儿,难不成还会少了你们的银子?但是!”

说着,李春来话锋一转,扫视林三娘等老鸨子的同时,目光也竟自掠过全场。

场内十几二十个寻欢客,登时没有一人敢直面李春来的目光,都是猫狗一般便乖巧的垂下了头。

低眉顺目。

“呵呵。”

李春来这时忽然又笑起来:“既然三娘姐姐和大家伙儿都这么懂事儿,愿意给我李三儿这个面子,那我李三儿肯定得给大家面子不是?那啥,三娘姐姐,不是说那桂花酿挺值钱,要一两银子一壶吗?现在在场所有桌子,一桌送一壶,我李三儿请客,大家伙吃好玩好啊。”

说话间,洪斌就算不情愿,却还是咬着牙将一个装银子的包裹递给了李春来。

李春来当即便是直接将包裹解开,里面至少三四十两白花花的现银,便是‘哗啦啦’的散落一地。

这让场内登时便是静了一瞬。

这‘哗啦啦’的清脆银子声,就恍如是滚滚奔涌的沂水一般,瞬时便冲过在场每个人的心田。

“哈哈,早就听闻三爷豪气,今日得见,果然是名不虚传那!”

“三爷豪气!”

“三爷,今日说什么,我老薛也要跟三爷敬杯酒哇……”

能来翠烟阁潇洒的寻欢客,又岂能是傻子?

当即便是纷纷起身,对李春来行礼,一片场面的附和之声。

林三娘和几个老鸨子相视一眼,有些惊悚的同时,芳心也都是稍稍放回到了肚子里。

只要这小李三儿不是来闹事的,那便什么都好说了……

“哈哈,爷们们客气了,我李三儿这人,没别的爱好,就喜欢交朋友!诸位爷以后在这沂源,若有什么事儿,直管来找我李三儿!”

“三爷敞亮,哈哈,能认识三爷,真是爷们们的荣幸啊……”

“三爷,能结交您这个朋友,我老薛这趟来沂源就算赔了银子,那也值了哇……”

“三爷……”

李春来与场内众寻欢客互动了好一会儿,这才笑着招呼林三娘道:“三娘姐姐,那啥,你给安排个大房间,上好酒,上好菜,让我李三儿的弟兄们,今天好好吃好喝好!”

林三娘忙陪笑道:“三爷,瞧您这话说的,您能来咱们翠烟阁,那是咱们翠烟阁的荣幸啊。奴家马上便安排。”

林三娘能坐镇翠烟阁、主管般的人物,能力还是很强的,马上便是招呼几个老鸨子,给李春来麾下这帮人安排。

陈六子、刘黑子等人当着李春来的面儿不敢胡来,可分别跟着几个老鸨子上了楼,各种荤话便是止不住的冒了出来,将几个老鸨子逗的娇嗔连连。

李春来此时却不管这些了,跟着林三娘,很快便是出了大厅,来到了内院里。

主要也是这林三娘足够机灵,知道李春来今天并不是只来‘镇场子’的,他还有别的事儿。

来到内院的花园里,环境一下子清幽了不少,各种袅袅花香气息,扑面而来。

林三娘引着李春来来到一条安静的回廊里,低低赔笑道:“三爷,奴家虽只是一介女流,但也愿意交三爷您这个朋友。三爷,您有什么需要,奴家一定尽力而为……”

李春来拿着一包没拆封的烟叶在鼻尖下嗅着,不由一笑:“三娘姐姐,你知道,我李三儿最喜欢你什么吗?”

“什么……”

饶是林三娘的机敏,一时也有些跟不上李春来的节奏了。

“胸大腰细屁股翘,关键是人还够聪明,哈哈!”

李春来忽然用力在林三娘的翘.臀上拍了一把,哈哈大笑。

“……”

林三娘的俏脸止不住的便是红了,娇嗔了李春来一眼。

若是寻常人,敢对她这般无礼,她早就让打手把人丢到沂水里了。

可眼前,却是大名鼎鼎的小李三儿、李三爷,她就算不爽,此时却也只能忍着了。

娇嗔道:“三爷,您,您若这样,奴家可不依了……”

“呵呵。”

李春来一笑,与林三娘拉开了两三步的安全距离,看向她的眼睛,很真诚的道:“三娘姐姐,我知道,你很怕我。怕我李三儿在这闹事儿,你们就算找人也治不了我。不过,三娘姐姐,我觉得吧,咱没必要这般。我与三娘姐姐你无冤无仇,跟这翠烟阁的恩客们也没啥过不去的矛盾,我又何苦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呢?”

林三娘美眸水润的看着李春来,想说些什么,却是并没有说出口,只是下意识的紧紧抿着她娇艳的红唇。

“呵。”

李春来一笑,负手踱了几步,又笑道:“三娘姐姐,实不相瞒,别人只看到我李三儿面上风光,却是不知,我李三儿,脑袋早就别在了裤腰带上,睡觉都得睁一只眼睛。而且,今日带过来的银子,已经是我李三儿的全部家当。而且,都他娘的是从沂水商行借的高利贷。”

说着,李春来没有任何不适,笑嘻嘻的看着林三娘的美眸。

“……”

林三娘此时已经止不住的紧张了,娇躯都有些微微发颤。

她到此时,虽说还是摸不清李春来今天来这翠烟阁的用意,却是已经明白,眼前这个看似清秀、实则虎狼一般的少年人,所图,绝对不小!

稳了片刻,舒缓了一下情绪,她这才是小心翼翼的道:“三爷,不知,不知奴家能帮您做什么……若是,若是在奴家能力范围之内的,奴家必定尽力而为……”

“哈哈!”

李春来大笑:“简单!三娘姐姐,我李三儿早就听闻,咱沂源今年出了个大花魁,叫秦玉奴,琴棋书画,无一不精,有绝代之风华。

三娘姐姐您也知道,我李三儿,就是个泥腿子,纯的。

也不怕您笑话,我李三儿到现在,还没尝过女人是啥滋味呢。

三娘姐姐你看这样可好,我把我全部身家都给你了,你让这秦玉奴,今晚陪我睡一觉,如何?”

“这……”

林三娘整个人都傻了,如坠冰窟。

她虽是已经猜到了李春来所图不小,却是哪想到,李春来居然会对她提出这等根本就无法接受的要求。

整个沂源,乃至是整个青州包括周边,谁不知道,秦玉奴是翠烟阁的摇钱树,今年芳龄还不满十七,根本就没有出阁的打算啊。

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