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敢闹事就不怕事大!

小说: 大明第一吏 作者: 纸花船 更新时间:2020-09-03 字数:3584 阅读进度:56/425

求月票支援,船多谢..

~~

“李兄弟,不是,李爷,李爷,这,这拳脚无眼啊……若是,若是真动起手来,万一出了啥事,这,这不好交代啊……”

片刻,小卢捕头率先反应过来,忙急急哀求的看向李春来,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

他这时终于明白了李春来的心思,原来竟在这里等着……

可事情就是这么残忍!

哪怕明知道李春来就是来砸场子的,却是因为李春来稳住了,他这边没稳住,屁股底下又有骚腥,结局便已然全然不同……

但他俨然也不可能让李春来这么肆意的。

须知,这卢家庄大集,虽是在黄大捕头治下不假,却究竟是他们卢家的地盘。

看李春来此时这般气势汹汹、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模样,不论是他和大强子两边人谁吃了亏,这事情,他们卢家又该怎么交代?

“李,李爷,咱,咱们有话好好说啊。这,这是……”

“你闭嘴!”

“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

这边,京营亲随还想要说些什么,却是直接被李春来狠厉喝止,继续玩味却又亡命的看向大强子:“吴爷,如何?!”

这京营亲随登时便像是被捏住了嘴巴的鸭子,一个字再不敢多说,颤颤巍巍的,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别看他跟着符爷的时候人五人六的,可实则不过只小旗官身,就是扯着符爷和符家、包括京营这几张虎皮糊弄人。

当李春来暴虐的直接撕下了他的这身虎皮,他一时,连条狗都不如的。

大强子这时脸已经涨成了猪肝色,周身的那种凶狞之气,已经是不再掩饰了。

此时,或许小卢捕头和这京营亲随,都没明白李春来的深意,可他作为李春来的直接目标,又岂能不明白?

这是李春来摆明了要把他踩在脚下,乃至,要废了他啊……

“呼。”

片晌,大强子忽然止不住的长舒了一口气。

陈家庄的时候,他只是觉得李春来有些小机灵罢了,不过小狗一般,根本不足为虑。

直到此时,他才是明白,这个小崽子,心到底是有多狠!

这简直就像是当年他在固原镇的茫茫塞外时,,碰到的那些歹毒的草原饿狼啊!

但他大强子究竟不是被吓大的!

尤其是李春来的咄咄逼人,让他也止不住的动了杀心!

这等仇敌不除,以后,还能睡个安稳觉吗?

“李爷,你想怎么玩?”

大强子阴翳的锁定了李春来的眼睛。

“呵。”

李春来一笑:“吴爷,到了这个份上,咱爷们也不必藏着掖着了,都是在场子里混的,咱便按照场子里的规矩来!既然是我挑吴爷您,那,我这边出三人,吴爷,您这边,可出六人!现场咱便签订生死字据!生死由命,富贵在天!”

“这……”

李春来此言一出,整个二楼几乎要炸开,止不住便是一阵骚动。

谁敢想,李春来这小子,不仅狠,更是如此的毒啊!

今天这,就算他不搞出人命来,怕是绝对要有人被废了……

在这一瞬,本来就有些畏惧李春来的众人,已经不只是畏惧那么简单了,而是开始胆寒!

都是明白,眼前这个看似清秀的少年,这是要在这沂源城里‘立棍’、换新天啊!

看着李春来这玩味又充满混不吝的亡命之气,便是大强子都有些止不住的咽了口唾沫,一时下不定决断。

诚然。

他大强子能混到今天,靠的就是这身本事,以及心狠手黑的恶名!

可……

究竟时过境迁啊。

他来到这沂源,已经快六年,这六年里,除了当年刚来时震场面,他下了不少黑手,硬生生拼杀出名气和地位来。

可剩下的时间,他不是灯红酒绿,便是趴在女人肚皮上,哪还跟当年在九边玩命时一样,时刻都打磨身体?

此时只看一眼,大强子便是明白,不论是洪斌还是陈六子,包括刘黑子,都是好手!

而李春来虽然瘦弱,还有点没完全长开的模样,可他周身散发出来的那等危险气息,竟比洪斌三人还要更甚!

他……

就像是一头还未完全长成、却是充满斗志与心机、并且绝不怕死、要冲击狼王存在的二愣子啊。

怎敢想啊,一个不经意间,竟然是得罪了这种存在……

但事情已经到这般,他哪还有什么选择吗?

纵然按照规矩,私斗在衙门里是决不允许的,可规矩什么时候又不是人定的?

特别是眼下这等局面,这种规模的私斗,极有可能,非但不会遭受处罚,反而会遭受到奖赏!

这李三儿,真是比猴儿还机灵,是真的会找机会啊!

“李爷,既然,既然您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吴某人若是不奉陪,那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了。不过,李爷,您是想,就咱们现在这些人,还是,能让我姓吴的再找几个好手过来?”

大强子忽然止不住笑起来,却是犹如发现了猎物的饿狼,露出一口阴森白牙,那种阴翳的凶性,已经是不加掩饰了。

“三儿……”

洪斌、陈六子、刘黑子等人,忙是止不住便看向了李春来,都开始止不住的紧张起来。

现场的人玩,他们自然不虚。

可,若是允许大强子出去找好手,依照大强子的底子,那,谁又能有谱呢?

若是他真的找来了顶尖好手……

这事情还怎么玩?

李春来后心里也不由便渗出来一层白毛汗。

饶是他早就料到了这个局面,可,等这局面真正发生,他的心里,还是有点发虚。

没办法呀。

他就是个乡野少年,早年家庭条件就算比一般人好点,却也没好出级别去,自幼除了读书,也没真正练过拳脚。

他之所以能走到此时,除了那个灵魂带给他的某种不知名变异,便是全凭着自己的一股血气和不要命!

此时大强子把这个‘局’摆出来,纵然不好处置,让事情的变数横生。

但是!

这却也有利有弊。

如果此时关起门来,就算是把大强子干趴下,废了他,让事情随后流传出去,纵然也能解决问题,但这玩意儿却有点‘名不正言不顺’。

换句话说,有点欺负人了。

而若是让大强子出去找帮手,事情的性质就不一样了,直接扩大化已经是必然!

到时,大老爷怕也是马上就能知道!

而且,纵然大强子有找来顶尖好手的能力,但是这个名额,到底找来几个,不还是他李春来说了算吗?

“哈哈,哈哈哈哈!”

想着,李春来脸上的笑意不由更甚,却是充满了狼一样的邪性,不,更精准的说,此时的李春来,就恍如是一头想要上位、撕碎规则的非洲鬣狗,要把女王都踩趴下!

“吴爷,既然我李三儿要开场,那便按照场子里的规矩来。不过,这位董爷,说什么也要上的,而且,第一场便要上!另,吴爷您也明白,场子里自有场子里的规矩!除了这位董爷,您也要亲自上。这便去了两个。至于剩下的四个嘛,吴爷您请便!但是!”

李春来说到这,话锋忽然一转:“这四人,一个可是一个人的银子!”

李春来此言一出,场内又是止不住的躁动。

别说小卢捕头、京营亲随等人了,便是大强子自己,脸色也有些发白了。

李春来这话虽是没有明说出来,但在场都不是小菜鸡,谁又能不明白其中意思?

江湖规矩。

找外援可以,但是,一个人是一个人的价!

换言之。

如果一个外援的底价是十两,那这第一个输了,后面第二个就是二十两,第三个就是四十两,第四个就是八十两。

可,以李春来的这等狠辣,底价怎可能是十两?

他狮子大开口,百两也未必不可能啊。

这就等同于,李春来合理的利用了江湖老规矩,不仅把皮球又踢给了大强子,压力也同时给了他。

毕竟,在这区区沂源小县城,有几人能拿出千多两现银来?

这边,大强子冷汗已经如雨下。

他在沂源这些年,即便是小有身家,却至多便有个百多两现银,怎可能搞到上千两?

这就使得他就算找外援来‘助拳’,却必须要精打细算,把银子都花到刀刃上。

片晌,大强子咬着牙看向李春来道:“那,外面好手,我找两个可好?不知李爷要开什么价?”

李春来淡淡一笑,并未说话,却是伸出了一个手指。

“十,十两现银?”

这边,小卢捕头土鳖一般下意识接了一句。

但转瞬,便是迎来周边众人的白眼。

便是小卢捕头的家丁钱爷都看不下去了,忙低低道:“少爷,这,这按照规矩,人越少,价便是越高。这,这怕是至少要百两起啊……”

“百,百两……”

小卢捕头登时艰难的咽了口唾沫。

这三百两银子,他倒未必拿不出来,但要变卖家业是肯定的了。

谁曾想,李春来这小子,居然会这么狠……

他这时终于明白,什么叫亡命了啊。

根本就不能以常理来度之啊。

“呼。”

大强子再次长长吐出一口气,几乎把牙根子都要咬断了,这才吐出两个字:“成交!”

“哈哈!”

“吴爷豪气!”

李春来不由哈哈大笑,却忽然又补充道:“既然吴爷您应了这个场,那我李春来便也不再计较前面之事!但是!”

小卢捕头、京营亲随等人一听李春来这话,都是止不住的大喜,可暮然又听到李春来的‘但是’两字,稍稍放回肚子里的心肝儿,止不住便是再次被提了起来。

李春来也很满意自己对于气氛的把握,越来越娴熟,扫视众人一圈,众人已经无人敢再直面他的目光,这才道:“事儿是过去了,但是,此事,必须要向衙门备案,向刘县丞、王主簿备案,另,也须向大老爷备案!就以丁公公下达的选拔剿匪好手的名义!诸位可有异议?”

“这……”

场内众人登时一片目瞪口呆的惊悚。

这李三儿,简直是机关算尽啊,根本就让人找不到把柄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