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赌命!

小说: 大明第一吏 作者: 纸花船 更新时间:2020-09-03 字数:3893 阅读进度:49/425

“啊!!!”

在陈六子又一声大吼、发起一波猛攻被李春来死命顶住之后,他那种酒肉过度的虚弱也开始愈发明显。

不仅左手臂已经哆嗦的不成模样,有‘熊腰’支撑的身体都开始颤抖不停。

李春来这时虽也不好受,几如超脱了极限,额头上、脖颈的青筋都快要爆炸,但他的那种狠劲儿与野心,特别是对于成功的渴望,又岂是陈六子可比?

也狼一般大吼道:“六爷,你不中用啊!!!”

怒吼间,李春来整个身体的重量都是拼命加在了左臂上,直接开始对陈六子发起总攻。

“啊!!!!”

陈六子也不想服输,还在最后挣命,发出最原始最本能的呼吼。

只可惜,他身体上、情绪上的虚弱,都是尽在李春来的掌控,他已经是不行了。

洪斌、杨氏众人便只见,陈六子粗壮的手臂,竟被李春来那白净细嫩的手臂,生生的给压下来。

“嘭!”

片刻,只听一声闷响,陈六子的左手臂直接被李春来按倒在小桌子上不说,陈六子整个人更是一个趔趄、一屁股便是蹲在了地上,狗一般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李春来这时虽也不好受,脸色一片狰狞的涨红,却是强撑着站起身来,笔挺着腰板和胸膛,居高临下的审视着陈六子。

静。

周围一时一片安静,只有陈六子狗一般粗重的喘气声。

不仅洪斌傻眼了,山子,小金子,虎头,杨氏,李秀莲,丫儿,小儿子……全都是傻眼了。

李春来这,到底是咋回事,竟然,真的把陈六子这头人熊给拿下了?

更让他们感到惊悚的,是李春来的那种不要命的狠辣,毫不夸张的说,真的是要吃人一般。

便是洪斌都只觉腿软。

就恍如……他在山林里,碰到那头小大虫一般的感觉……

不过,山子、小金子、虎头这些半大小子,在害怕的同时,眼睛里却也都燃烧起旺盛的希冀。

李春来这么猛,他们以后,那也更有盼头了啊。

“老子不服!不服!”

“三爷,你,你可敢再与我比一次?!”

这时,陈六子终于缓过来,却是人熊一般猛的爬起来,居高临下的俯瞰着李春来,简直像是要把李春来活活吞了。

“六子,你他娘的干什么?!”

洪斌也反应过来,马上就要冲上前来抱住陈六子,却是被李春来狠厉的一声喝止。

旋即,李春来浑然不惧的看着比自己高小半头的陈六子,冷厉道:“六爷,看来,你还是不明白咱们这赌局的规矩啊。你不服?成!那咱们就再比!不过,可就不是比扳手腕这么简单了!咱们,赌命!!!”

“这……”

李春来此言一出,周围登时便是一片惊悚,杨氏和李秀莲更是腿都已经软了,娘俩彼此搀扶着,才勉强站住。

便是洪斌都被吓的满头大汗,想说些什么,一时却根本不知道怎么说。

陈六子也傻眼了。

他这脾气性子,就像是山里的人熊一般,平日里,大家都害怕他,便是一些豪强,也都有些忌惮他,怕惹上他这种亡命的骚腥,这就使得他一直横行无忌惯了,觉得大家都得让着他。

可此时。

眼前这面上看似白条鸡般的三爷,显然不是他平时遇到的主儿。

特别是李春来那没有丝毫感情色彩的漆黑眸子,就恍如地狱深渊一般,让陈六子绝不怀疑,这三爷,真敢做了他。

饶是陈六子还凭借着他彪悍的外表,强撑着场面,不想在这时候输了阵仗,但李春来已经是敏锐的捕捉到了他的心虚。

旋即漫不经心的晃着脖颈,发出咔咔响声,充满狠厉的玩味道:

“六爷,你跟别人怎么玩,我李三儿不管!但是,你现在既然跟我李三儿玩,那就得按我李三儿的规矩来!

你不是不服吗?

来,抄家伙!

咱爷们今天就分出个胜负来!

若我李三儿输了,死在这当场,我娘,我姐,我姐夫,我外甥,我弟兄都在这!我李三儿,绝无半句怨言!

但若是侥幸,我李三儿把你的脑壳敲碎了,那你也别怪我!

山子,拿我的铁棍子来!”

最后这句,李春来几乎是狼一般吼出来。

“额,是……”

山子魂儿都要被吓飞了,根本来不及思虑,下意识就把李春来的大铁棍子递到了李春来手里。

周围,洪斌众人都还没来的及说话,李春来又竟自看着陈六子冷笑道:“来,六爷,别傻愣着啊,抄家伙啊。今儿,就叫我李三儿,好好瞧瞧你的本事!!!”

“我……”

陈六子一时傻了一般呆立当场,想说些什么,却是一个字都再说不出来。

他的确是挺狠的,在草村,包括周边,都是声名在外,可,什么时候,又需要跟人以性命相搏了?

很多时候,往往人一看他这卖相,便是先被吓的怂了三分。

谁曾想。

眼前这个白条鸡般的少年,竟然……根本就不吃他这一套,而且比他还要更狠十倍啊。

竟然,想要他陈六子的命……

“怎么?”

“六爷,这就不行了,不中用了?你不是不服嘛!来,我李三儿今天就给你这个机会!来啊!!!”

李春来开始还在笑,但后面的字却几如爆炸般吐出来,简直就像是一颗颗炸弹,直接炸在了陈六子的心坎里。

“我,我,三爷……”

陈六子还想说什么,却已经是说不成一句完整的话了,冷汗犹如雨下。

他这时忽然发现,面对眼前这小‘白条鸡’,竟,比之面对山林里的那人熊、大虫,还要更令人恐怖啊。

这小白条鸡,不对,这位李三儿李三爷,那才是真正的亡命啊……

李春来看着陈六子的神色变换,嘴角边那种玩味的笑意不由更甚。

这世道就是这般。

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

他李春来连丁公公、符爷那等人物都是不虚,更何况是面前陈六子这山野间的莽汉?

陈六子若刚开始就严词拒绝,不答应他李三爷的这赌局也就罢了,可他既然答应了,却还想耍赖?

那!

不达到他李三爷的目的,李春来就算不活活弄死他,也得卸他一条腿!

别说他李春来残忍!

这他娘的就是这个世界的规矩!

规矩!

大于天!

“六爷,我再问你一遍,我姓李的,耍赖没?”

李春来周身的杀意,几乎都快要凝聚成实质,死死的锁定这陈六子。

这时,别说是陈六子这个外人了,便是杨氏、刘秀莲这些李春来的至亲,都只觉汗毛倒竖,没有几分安全感。

“三,三,三爷,您,您,您没,没耍赖……”

陈六子此时哪还敢直面李春来的威势?哆哆嗦嗦的说不成话。

不过,一根弦一直在他心里紧绷着,让他还是准确的回答了李春来的这个问题。

“那你服不服?!”

李春来却不给陈六子反应的时间,炸雷般的声音紧接着便是跟上来。

“服,服,三爷,三爷,六子服了,六子服了啊……“

陈六子赶忙小鸡吃米般点头。

此时,只要能不面对李春来,哪怕让他进山射虎射豹,他也绝不会有丝毫犹豫的。

眼前这位小爷,真的是比虎豹还要更凶啊……

“服了还不跪下?!”

“额,是……”

“扑通!”

陈六子也顾不得什么面子了,就像是机器人一般,一听到李春来的指令,‘扑通’一声便直接跪在了地上,手脚都是沉在了脚下黑黝黝的泥浆子里,却是也不敢有丝毫不爽,连头都不敢抬。

看陈六子是真的服软了,再没有什么反骨,李春来周身的杀意,这才是稍稍退却些许。

片刻,他慢斯条理的走到了陈六子近前,大马金刀的坐在了小桌上,‘噗’的一声,直接便是把他的大黑铁棍子,插在了旁边还没有干透的泥地里,顿时便是插进去至少两三寸。

也直将陈六子稍稍放松的心神,一下子要吓的几乎快要碎裂。

碰到了这等狠人,他陈六子还能说什么呢?

难道,真要跟他玩命儿?

但是杀人可是要偿命的啊,不管玩的过玩不过,他都是个死,更别提,在骨子里,他便是已经怕了这位李三爷,怕是玩命也玩不过啊。

此时看着李春来的鞋面儿,陈六子都几如见了鬼一般,简直连李春来的鞋面儿都不敢多看了。

“六爷,我李三这人,也不是不讲理的人。本来我来找你,是看在我姐夫洪斌的面子上,但是,你不给我李三儿面子,还要赖我李三儿的局,我收拾你,不过分吧?”

李春来一字一句道。

“不过分,不过分,三爷,三爷,您是个顶讲规矩的人,我陈六子服了,服了……”

陈六子跪在地上,头点的跟小鸡吃米一般。

午后的太阳被遮住了,一片阴云不知何时,悄然遮蔽了天空。

在这略有阴翳的色彩下,人熊般的猛男,就像是孩子一般,跪倒在清秀的少年跟前,周围,还有一群胆战心惊的身影。

似是有哪里不怎么协调,但若仔细看,会发现,这一切,竟又是那么相得益彰。

正如那个灵魂里、那位著名科幻作家大刘的名言,“就算是宇宙中最高等的文明,势必也是金字塔结构!”

李春来却依然不肯放过陈六子,冷厉的继续道:“你既然服了,那咱们便来说说后续!现在,你三爷我,给你两条路!一,你自己废自己一条腿,你和我李三儿的过节,便从此一笔勾销,出了这个门,咱谁也不认识谁!”

“这……”

陈六子心肝儿都要碎裂啊,这他娘的,怎么就碰到这么个狠人啊……

可惜。

正如李春来所言,他已经入了李春来的局,别人也没逼他,这个代价,他便只能承受。

不过,陈六子也不傻,他知道李春来之所以过来找他,是为了用人而来,肯定不是为了废了他,忙急急道:“三爷,三爷,还有,还有第二条路呢……”

李春来见陈六子自己已经上道了,嘴角边不由掀起了一抹微微弧度。

但是言语与声势依然没有减弱分毫,看似慢斯条理的道:“这第二嘛。”

李春来抓起桌上一把约莫一两来的碎银子,摆在了陈六子眼前:“你拿我李三儿的银子,便得替我李三卖命!我知道六爷你这些时日不容易,这一两来银子,便当你这头月的工钱了,以后的,咱们再另算。但我李三儿可以保证,只要你忠心给我李三儿办事儿,我李三儿便绝不会亏待你!”

“你选哪个?”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份上,陈六子又不傻,还能不知道怎么选么?

当即便是对李春来拼命磕头,选了这银子,同时,替他李春来卖命。

直到此时,大局真的落定了,周围洪斌、杨氏众人,这才是真的得以稍稍松一口气。

谁能想到,今天本来不算大的一件事,不过是找人而已,竟然会变的这么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