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圆腰与扁腰

小说: 大明第一吏 作者: 纸花船 更新时间:2020-09-03 字数:3762 阅读进度:47/425

与马哨子就是个畜生般、完全肆无忌惮的浑人不同。

‘沂源三大匪’剩下的两个,过山风和独眼虎,在很大程度上,都是有数且低调的。

虽说在官方层面,他们是心腹大患,可在民间,他们的名声,或者说口碑,都还算不错。

可此时,连他们、包括更远的很人们居然也跳出来了!

这事情,俨然已经不正常。

这……

说挑衅万历皇爷的威严或许是过了,却是摆明了要搞丁公公!

此时这般状态,十之八九,这些大土匪们应该是有了什么一致,甚至,极有可能有强大外力也渗透进来。

“胡爷,那,小的这该咋办……”

思虑片晌,李春来故作可怜巴巴的看向了胡关山,一副拿不定主意、需要他来决断的模样。

老.胡头果然很受用李春来的这种尊敬。

一边用力的吸着烟草包里的香气,嘴角边的胡稍都要翘起来。

他想了想道:“小李子,这事儿,和咱这屁民没多大关系。常庄那边虽属莱芜治下,但离博山更近。我估摸着,八成,是要从博山那边调兵。不过,你小子得抓紧了,要不然,可就把不上这个好风头了哟。”

李春来又岂能不明白老.胡头的意思?

这说的就是‘拉人头’的事儿,赶早不赶晚。

若晚了,不定还会有什么变数。

当即便是招呼洪斌、杨氏等人赶紧进了关卡,去寻洪斌那小师弟,争取今晚便赶回沂源县城。

可到了草村里李春来才回过神来,他居然忘了问老.胡头‘陈家庄事.件’的结果了。

不过李春来很快便镇定下来。

常庄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丁公公已经不可能再在陈家庄这边墨迹,快马斩乱麻已经是必然。

这种状况下,不论是那白衣倩影还是他的银子,问题肯定都不大,又何必急于这一时?

……

很快。

李春来一行人便是来到了洪斌这小师弟的家门口。

但看清了眼前的状况,不只李春来皱眉,洪斌、杨氏、李秀莲,包括山子、小金子、虎头、丫儿他们,也全都是皱起了眉头。

只见。

本来还算规整的土坯院墙,已经被风吹雨淋的七零八落,木头院门都是塌了,门口因为常有车子走还是怎的,被压出来数条有着清晰车辙的坑,里面,尽是黑不溜秋的污水。

隐隐还能看到时而游荡的马粪、驴粪残渣。

那味道……

别提了。

如果说这还勉强说的过去,可院子里,三间屋,两间坯屋的屋顶都是漏水了,却居然还不收拾,这就……

洪斌看到这一幕也止不住的尴尬,忙低低道:“三儿,你,你别生气。六子,六子他就是这个脾气。这两年,他也着实不容易……”

只是洪斌说着,自己都说不下去了。

就算再不容易,你也不能把日子过成这样啊,这像啥……

李春来这时已经平复下来,点了点头道:“姐夫,咱俩进去就行。”

说着,对山子和小金子使了个眼色,让他们照顾好外面,两人忙是点头。

“哎。”

洪斌深深叹息一声,忙是踮着脚上前,推开了破烂的院门。

他心里只能希望,他这小师弟这两年本事没拉下,否则到时李春来看不上他,他就真废了啊。

来到臭气熏天的院子里,李春来没进屋门,而是负手在院子里等着,让洪斌去跟那六子交涉。

已经这般,他的骨架已经成型,说实在的,已经没有必要太上赶着、‘三顾茅庐’般去求着谁了。

更别提,是眼前这么个货。

说句良心话,若是能有选择,李春来选人,肯定尽是山子、小金子这种半大小子为妙。

老.胡头前面的时候就跟李春来吹嘘过,他当年,曾经以强大射术、给一位‘浙兵’的游击将军当过一年多家丁。

虽然老.胡头那时候,已经不是有着‘军神’美誉的戚继光、戚大帅的时代,但浙兵,依旧是天下诸军的佼佼者。

实打实的功绩在这摆着呢。

抗倭大事,几乎就是浙兵一家平定。

特别是戚继光、戚大帅留下来的那本《纪效新书》,绝对是无价之宝!

包括李春来的那个灵魂里,也有着对这方面的记忆。

别看辽东李家又这牛匹又那牛匹的,一门又十虎、八虎,又是打蒙古人又是抗倭援朝的。

实则。

他们的成本,远远高过浙兵十倍不止!

在那个灵魂的那个时代,甚至有大神对此有着精细复盘。

倘若当时是浙兵、哪怕戚大帅之后的浙兵去平宁夏,平高丽倭乱,至少能省下数倍的银子。

乃至,以浙兵的整体与狠辣,抗倭援朝可能半年就能打完了。

举个最切实的案例。

李成梁他们李家最牛匹、也最骄傲的,不过是传说中的‘轻骑逐’,就是从蒙古人‘群狼战术’中吸取经验,改进后演化而来。

在战事中,前期以骚扰、侵袭为主,把敌人搞的疲惫了、害怕了,主力精骑再一拥而上,彻底拿下。

若是单纯论战术而言,这的确是个好战术。

却是要分跟谁比!

纵然倭寇没有什么骑兵,却无不是狠人中的狠人,不仅来自岛国那边的流浪武士狠,那些胆敢加入倭寇序列的汉人,哪一个又不是亡命徒中的亡命徒?

说句不好听的。

蒙古人打仗,那真是狗一般的试探。

靠着骑兵优势,远程大量骚扰、试探后,发现你弱,没啥实力,他们这才是一拥而上。

而倭寇这边虽然也有试探,却究竟是没有蒙古人的骑兵优势,他们是拿着命、硬往前顶着来试探。

这岂能有可比性?

更不要提,倭寇的火器,又岂是泥腿子蒙古人可比?

而就是这般状态下。

浙兵与倭寇对战,往往己方只损失百来人,甚至几十、十几人,便是能斩首千余级!

这是个什么概念?

这还不说浙兵的培养成本了。

特别是李成梁不仅培养出了老奴努尔哈赤这个没法形容的怪物,更是给天下明军开了个极为不好、同样没法形容的头!

家丁制!

万历皇爷当时为何不敢动李成梁,而是选择把戚大帅调走?

无怪乎是李成梁麾下‘八千家丁’,全他么只认他们老李家,根本就不鸟万历皇爷的。

反之,浙兵纵然强,却是远没有李家这等大山头,更没有这等叛逆之心。

万历皇爷岂是傻子?

这柿子,自然是挑软的来捏、先稳固大局了。

“呼。”

想着,李春来不由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浊气。

这些东西,或是清晰,或是模糊,以往,李春来都不敢想,现在,快到临头了,这才只能强硬着头皮去想,去参悟。

已经发生的、过去的,他李春来也没有心思去管,但是现在,却是必须要把握住!

做人,必须要多学习!

既要有浙兵的整体与强大,却又要有李成梁的老辣与歹毒!

要不惜一切代价,把自己的命运,操控在自己手里!

纵然‘出世’才尚不足半月,可李春来此时,早已经受够了这处处被人掣肘、必须要左右逢源的痛苦!

“吱嘎。”

正乱七八糟的想着,堂屋的破木门忽然被推开了,洪斌带着个比他略矮寸许、却是明显比他还要粗壮出一圈的邋遢汉子走出来。

这邋遢汉子头发就像是疯了一般到处披散,胡子也不知道多少时间没修了,乱糟糟的几乎如大猩猩,至于身上的衣服……

好吧。

哪怕是放在此时这院子里,也绝对是会是个不弱的污染源……

但李春来这边还没说话,那叫六子的邋遢汉子一看李春来的模样,便是已经不爽了,一甩洪斌的胳膊就啐道:“哥,你啥意思?就这?”

说着,便是傲慢的往黑咕隆咚的屋子里走。

“哎,六子,六子,你个浑人,你急啥呀。”

洪斌不由又气又急,忙是生生将这六子抱住,这才算是勉强控制住他,忙道:“你别看我妹夫年纪小,他可是读过书的人,上知天文,天知地理,在县城里门路广的很。你难道还要做白日梦,这辈子都这么混日子嘛?你对得起我婶娘,对得起我那可怜的伯父吗……”

洪斌本来还有些生涩,却也真被这六子气的不清,本来还稍显尴尬的言语,很快便是充满了怒气,唾沫星子都喷到了六子的脸上。

六子显然很尊敬洪斌,本来还想反抗,可一看洪斌的脸色,很快便是老实下来。

李春来这边本来并不怎么喜欢这六子,毕竟,饶是隔的七八步之外,他都是能闻道六子身上那臭烘烘的臭酒味。

但刚才,洪斌居然要抱住六子,才是勉强能控制住他,这让的李春来的眼睛亮了,仔细看起这六子来。

洪斌的力气到底有多大,李春来自是知晓的,说他能跟小牛犊子刚一气,真的不夸张。

这六子,却居然比洪斌还猛点……

特别是有着那个灵魂的经验,李春来只看这六子的身形,便是明白,这厮,还能更猛!

因为这厮是‘圆腰’,而且非常的匀称。

人们常以‘虎背熊腰’来形容一个男人的威猛,但这‘虎背熊腰’到底是怎么回事,一般人却是很难有概念。

恰恰李春来的那个灵魂,对此有着一些研究。

寻常人,多半都是‘扁腰’。

就像是那个灵魂的时代,又是八块腹肌、又是以六块腹肌的为美,看着是好看了,实则,大多都瘦儿吧唧的。

真要实战,效用力并不强。

真正的猛男,大多都是圆腰,因为更整,更能发上力。

说白了,就是‘粗腰’!

腰足够粗,能够更好的连接身体上下,从而在需要的时候,爆发出更强的威力。

这六子,纵然不如书上、包括那个灵魂概念里的绝世猛将那么猛,但是,若能让他吃饱喝足,每日再好好操练,绝对是个狠人!

只是,必须得真正将其降服,才能如臂使指啊。

洪斌这时已经劝住了六子,忙是拉着到来到李春来身边,略有尴尬的道:“三儿,你,你别跟六子生气,这厮,就是这个鸟脾气。六子,还不快见过三,三爷……”

“我……”

六子看着李春来对他略有玩味的笑意,火气已经止不住就要喷发出来,他最讨厌这种穷酸书生了。

也就是洪斌在这撑着,否则,他怕是一拳就能把眼前这个小白脸打到天上去。

他犹豫尝试了片刻,却是究竟喊不出这声‘三爷’来。

李春来却不以为意,继续玩味的笑着打量着他。

他这时,已经是想到了对付这六子、把他收拾妥帖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