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山间有大虫

小说: 大明第一吏 作者: 纸花船 更新时间:2020-09-03 字数:4271 阅读进度:39/425

“三儿,你,你这是干啥?不过日子了吗?你……”

等这群恶婆娘鸡飞狗跳的散去,李秀莲急了,忙是如小时候般,下意识便揪起了李春来的耳朵询问。

“二姐,你,你干啥啊。疼,疼啊……”

刚才还威风凛凛的李春来,此时却是迅速败下阵来,只能跟他二姐讨饶。

杨氏这时却是有些明白了李春来的意思,忙道:“二妮,你干啥呀,还不过快放开三儿?三儿这,还不都是为了你好嘛。”

“呜……”

李秀莲也不笨,瞬时也明白过来,眼泪再也止不住的掉下来,用力挽着李春来的手臂便哭出声来。

“二姐,你看,这刚刚还好好的,咋就哭上了呢?来来来,先别哭,你先说说是啥事,我看能不能帮你弄好。”

李春来赶忙是小心哄起了他二姐。

特别是看着李秀莲明显清减了许多的身子,李春来也止不住的心疼,他二姐,在这边过的,远没有他想的好啊。

这也更坚定了他必须要把二姐带出这个泥坑子的决定。

好一会儿,李秀莲这才缓过来,仔细跟李春来和杨氏说起了最近的一些事情。

本来李秀莲她们家的日子还是很不错的,洪斌打猎手艺很高,家里又有十几亩地,怎么过都不会差了。

奈何,流年不利。

这附近的山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好几头大虫。

红崖子村里一共三家猎户,两家里的汉子都遭了秧,洪斌那天也碰到了一头小大虫,幸亏他反应快,拼命跑路,折了条六七十斤的好猎狗,这才是得以保住了小命儿。

这一来,山里没法打猎了,日子便是急转直下。

洪斌无奈,这些天只能是去帮村子里一家富户修水塘子,这才勉强维持着一家人的生计。

但也就是在修水塘子的过程中,洪斌与一个三兄弟的家庭发生了些矛盾,那三兄弟有点搞不过洪斌,便打起了李秀莲这边的歪主意。

说到最后,李秀莲忙是小心查看了一下四周,低低道:“三儿,我,我听说,山里的这几头大虫,好像是马哨子放进来的,据说是想要封山。也不知道这杀千刀的,到底想干啥呀。”

李春来正想问,山里有大虫,为啥不赶紧弄死或是赶走呢,毕竟,这种村子里,狗,猎狗,包括好猎狗,应该都是有一些的。

此时听李秀莲主动说起来,李春来不由一个机灵。

封山?

封个鸟毛的山?

还是说……

这是……冲着丁公公那个腌货去的?

这事情看着是有点不合逻辑,但稍微仔细一思量,李春来却已经是对上了号。

说起这,便得先说说‘继母山’这个地名的由来。

这个地名,是由梁山好汉之一的‘黑旋风’李逵得来。

传闻,李逵当年回乡探亲,背上了他的老娘,准备跟他去梁山享享清福,有一天,便露宿在这继母山的一个山洞里。

娘俩当时的干粮正好没了。

别看李逵莽,可他也不傻,总不能让老娘饿肚子啊,便让老娘在山洞里先歇着,他拎着他的大板斧便去打猎,准备给老娘整点好吃的补补身子。

谁知,李逵龙行虎步的打猎回来,竟听到山洞方向传来大虫的呼吼。

这登时便是把李逵这等猛男的魂儿都要吓掉了,忙是急急冲到了山洞里。

却发现,他老娘已经只剩下了几根骨头,旁边一头巨大的大虫,还正在舔着骨头玩。

李逵是何人?

那是赫赫有名的黑旋风,在梁山上手段都能排进前列的狠人啊,瞬间便是炸了,直接拎起板斧便是上前去,把那头大虫活活劈了。

却是,再也换不回他的老娘……

李逵非常伤心,在这山洞周边徘徊数日,每日思念老娘,最后,是梁山的带头大哥、‘及时雨’宋江听闻了消息,派人过来接他,安慰他,他这才是离开。

当地山民对李逵的孝心很受感动,从此便是将这周围的山,都称作是‘继母山’。

换言之,继母山有大虫,那是有前科的。

而马哨子又是一号‘浑人’,说他‘变态’怕也绝不为过。

他若是真有手段,养了几条小大虫,然后放归到山林里,并且警告老百姓不许猎杀,谁,谁还能反抗他不成?

“姐,你……你别瞎想,在外头也千万别瞎说。这等浑人,咱这种小老百姓可惹不起。对了,丫儿和小二子呢,他俩躲哪去了?”

李春来本来想跟刘秀莲打听更多的消息,不过,看到杨氏和李秀莲都在眼巴巴的看着自己,有些担忧,李春来忙是改变了主意,心中也是隐隐的提了起来。

幸亏他这次过来二姐家了,要不然,再过上些时日,还真不定会出什么事儿。

李秀莲和杨氏很快便被李春来转移了注意力,看杨氏也着急想孩子了,李秀莲心情也好了不少,忙是来到了院子里的一颗杏树后,提开了地窖盖子,“丫儿,小二,快出来,你姥娘和你舅来了。”

很快,一个约莫十岁左右、长的跟李秀莲有七八分相似的小女孩,和一个约莫七八岁,虎头虎脑的小男孩,便是从地窖子里爬出来。

两个孩子都很懂事,眼睛里隐隐还有着些惊惧,爬出来后,先是跟他们更熟悉的杨氏打了个招呼,叫了‘姥娘’,又怯生生的看向李春来这边,喊了声‘舅’。

看着眼前这两个可爱又乖巧的孩子,李春来心情瞬时便明朗了许多,却也不问李秀莲为何把孩子关在地窖子里,从包裹里取出来昨天在县城买的些风干肉,分别分给两个孩子。

两个孩子虽说因为父亲打猎的关系,也时而能吃到肉,可像是这等城里‘酱香斋’精心调配的风干肉,他们哪里吃过?

谢过他们的舅舅,便是到一旁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几人又寒暄几句,李春来没有亲自跟二姐李秀莲谈这事儿,而是示意母亲杨氏去跟她谈,两个女人很快也忙活起来,让李春来看孩子,她们去准备饭菜。

不过,两个孩子都大了,并不用李春来一直盯着,看着他们开心的吃着风干肉,李春来的思绪也迅速扩展开来。

红崖子村,距离继母山至多十里出头!

纵然李春来并不知道,马哨子的老巢在继母山何方,但想来也就这十几二十里的距离。

可马哨子这些年来,却是从未对红崖子村动过手……

这里面,就算有‘兔子不吃窝边草’的意味在,但恐怕,绝少不了更深的东西。

换言之,他李春来穿着皂袍此时出现在这红崖子,并不安全!

甚至,因为他的到来,二姐家都变的不再安全!

这他娘的,似是有点……不太妙啊。

这绝不是李春来杞人忧天。

而是人心隔肚皮,此时又是极为特殊的时期,怎么小心都不为过的。

说句不好听的。

在这穷山恶水间,一两条人命,就跟他么的阿猫阿狗也差不了多少,山林里,随便一丢就行了,野兽就会把后续处理干净,甚至不会有人报官的。

正乱七八糟的想着,那高颧骨的婆娘已经端着个大瓷盆回来了,里面堆满了剁好的新鲜鸡肉,看向李春来的目光,满是讨着巧的谄媚:“官爷,奴家,奴家把大公鸡给您准备好了呢。”

李春来故作淫邪的打量着这高颧骨恶婆娘之间,心中忽的便是有了主意,招呼她把盆子放到院子里,又招呼丫儿和小二子道:“你们两个小东西,乖乖的,舅有点事出去一下。”

说着,李春来都没看这高颧骨恶婆娘一眼,便是大步出了院门。

这风韵犹存的高颧骨婆娘登时愣了一下,脸上浮现起了一层晕红之色。

这搞的她的那种刻薄之意都是消散了许多,用力的咬住了她略有单薄的嘴唇。

但她却并没有犹豫太久,忙也跟着李春来走出去。

院子外,余光看到这婆娘跟出来,李春来的嘴角边不由微微翘起来,心脏也开始止不住的剧烈跳动起来。

那个灵魂说的还真没错……

成年人的世界,有时候,紧紧一个眼神就足够了……

“官爷,您,您找奴家啥事呀……”

这恶婆娘羞羞答答的、恍如回到了少女时代,与李春来保持着大概一步远的安全距离。

李春来四下扫视一番,发现周围没人,便是豹子般迅速的掠到了她的身边,把她逼到了墙边,大手有些紧张却又肆意的直接捏到了她的腰后。

这恶婆娘娇躯一僵,甚至微微有些哆嗦,但是眸子里很快却是渗出水来,低声嗔道:“官爷,别,别啊,那几个娘们儿怕很快就要过来,会让人看到的……”

李春来其实比她还要更紧张……

这还是他第一次真正触碰到女人的身体,哪怕这恶婆娘只是小有姿色,身材也略有发福,远不是最佳。

但,那等手感与滋味,也让李春来灵魂都快要战栗。

李春来其实……很想把手伸到她的衣服里面,一时半会间却不得要领,只能在表面上故作老辣……

片刻后,这恶婆娘呼吸都略有急促了,李春来也猛的回过神来。

此时可不是调戏娘们儿的时候,忙强自咽了口唾沫,故作老辣的贴着她的耳边道:“爷我这几天,恰巧赚了点小银子,正愁着没地花呢。你说,这事儿咋办?”

这恶婆娘水润的眸子里登时一亮,脸色也越来越红,但她明显比李春来更有经验,眸子警惕的打量了下四周,见没人,忙低低道:“爷,您,您想给奴家花,奴家还能不好好伺候您?只是,现在这时候,不太好弄啊。您要是实在着急,那边,那边有个柴火垛,应该没人,奴家给您就是了……”

“……”

李春来还是血气方刚的‘童子鸡’,哪受得了这恶婆娘的挑衅?登时便是有炸裂一般的冲动。

不过,此时此地究竟非同寻常,自然还是一家人的小命儿更重要,李春来的理智很快压下了冲动。

扫视下四周,见没人,李春来直接狠狠把她抱在怀里,贴着她的耳边啐道:“你个臭婊砸还真是够.骚腥啊。不过,爷我就喜欢你这口。我今晚应该在这,你啥时候有空?”

说话间,李春来手里已经从腰间的小口袋里摸出来约莫三四钱银果子,直接塞到了这恶婆娘白花花的胸口里。

这恶婆娘止不住骚.气的娇笑,却不敢笑出声来,忙低低道:“那总得等爷您吃完酒呀。我家那死人,今晚应该也要吃酒,他们应该要吃到很晚。不过,爷,您最好快点,提前吃,总得让奴家有个洗洗的时间不是。要不然,被我家那死人知道了,还不得弄死奴家啊……”

“哈哈。”

李春来低低一笑,他等的就是这恶婆娘这句话,啐道:“也是。今晚,爷得好好弄弄你。这样,你找个人,赶紧把洪斌那个憨货叫回来。爷我这争取早点吃完酒,看等会儿爷弄不死你。”

恶婆娘登时低低娇笑不停。

而两人这边刚刚分开,又有婆娘端着大公鸡过来了。

恶婆娘忙是对李春来使了个眼色,李春来自是会意,靠在墙根上,大笑着招呼来人。

来人是个比这高颧骨的恶婆娘年轻很多的少妇,也就二十出头,而且比刚才那高颧骨恶婆娘娇羞许多。

不过,她也不傻,一看李春来靠在墙根子上,那高颧骨恶婆娘又捏捏的快步先离开,又岂能不明白什么事?

但她还来不及想太多,便正好看到李春来对她使眼色,让她先把瓷盆子放下,赶紧来他这边。

这少妇俏脸登时红了,刚想说些什么,却正看到,李春来摊开手心,一把亮闪闪的银果子,至少得三四钱。

便也来不及多想,忙是快步进了院子里。

就这样,李春来恍如一个老嫖.客,直接化身‘妇女之友’,将几个恶婆娘都搞的春心意动,占了不少手脚上的便宜。

但那高颧骨恶婆娘明显想吃大头,效率有点高的。

不多时,不远处的巷子口那边,便是传来了‘汪汪’的狗叫声,一大一小两个都有些壮硕的身影,牵着三条猎狗,快步朝这边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