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摸鱼

小说: 大明第一吏 作者: 纸花船 更新时间:2020-09-03 字数:3290 阅读进度:7/425

刘黑子这厮身上毛病虽是不少,实力也没有他的模样更唬人,但他究竟是老油条,眼光还是没问题的。

果然。

也就是几许之后,沂源县城方向便是传来了‘哒哒哒’的急促马蹄声,隐隐还夹杂着各种呼喝叫骂声,似是在重整官军。

见李春来清秀的小脸一直阴翳着,眉目冷冽,或许是为了打破与李春来的沉闷气氛,他讨巧般笑道:“李兄弟,瞧见没,巡防营的人来了。听说,现在这巡防营带头的大爷,都是丁公公从京里调来的,都是三大营的精锐啊。马哨子这腌货怕是要马上滚蛋了。”

李春来下意识点了点头,却是依然不理会刘黑子这边,而是竖着耳朵继续仔细听着外面的局面。

刘黑子见李春来不理他,非但没有不爽,反而是更加郑重,甚至隐隐都有几分讨巧了。

人说‘少年老成’,刘黑子对此一直嗤之以鼻。

什么狗几把东西啊,小屁孩,能知道啥?嘴上无.毛,办事不牢,这才是真的。

可此时,真正与李春来接触,特别是李春来那种略有阴翳的沉稳,让他一下子明白过来,他以前之所以没碰到这种人,那怕是因为他自己太low逼啊。

刘黑子此时甚至怀疑,眼前的李春来,极有可能,是这沂蒙三大匪之一的‘独眼虎’的子侄辈。

这让刘黑子一时又是兴奋又是紧张。

他虽是跟三大匪另一匪首‘过山风’那边有些交情,但这交情……也就唬个人罢了,跟纸糊的都差不多。

他之所以能在沂源这边混到这个‘在编’捕快的差事,还是因为他早年在大同镇当兵时的一个老伙计帮他出了力,目的还是让他当‘眼线’。

可他那个老伙计,在过山风麾下,连过山风的聚义堂都进不去,只能算是个中层小头目。

再跟眼前的李春来一比……

这还能有啥可比性吗?

这李兄弟,怕是绝对与那位虎爷关系匪浅啊。

“兄弟们,杀光狗土匪,斩敌一级首级者,赏银二十两!”

就在刘黑子胡思乱想、看李春来愈发恭敬之际,北面官军方向,忽然传来一声暴虐的呼吼。

紧接着便是一阵人声嘈杂。

官军这边似乎已经要对马哨子动手了。

李春来也一个机灵,忙看向刘黑子:“刘大哥,扶兄弟一把,我去看看情况!”

“额,好。”

刘黑子一愣,下意识便是一扶李春来。

李春来就像是一只灵巧的猴子一般,借助刘黑子扶的这把力,眨眼便是攀上堰头,刚要起身继续爬场院的堰头,却是回过身来,略有不善的看向了刘黑子。

“李兄弟,咋,咋了?”

刘黑子被李春来这么一看,竟吓了个哆嗦。

毕竟,在他心里,李春来身上已经有了一层、他这辈子可能都攀不到的光环。

李春来想了想,冷冷的低声道:“刘大哥,今天这事儿,我希望,你别乱说。否则,咱们这弟兄,怕可就做不成了!”

刘黑子登时一个机灵,忙是拼命点头:“李兄弟,你就放心吧。我刘黑子要是敢多说半字,你直接割了我的舌头,我没有半分怨言!”

开什么玩笑?

能‘傍上’李春来这种‘匪二代’,那是他刘黑子八辈子都修不来的福分啊。

这可是他的‘独家资源’,他怎会乱放屁?

见刘黑子说的这么重,李春来这才稍稍放心,对刘黑子使了个眼色,便是借助小助跑,猛的冲到堰边,三两下便是攀到了堰头上,小心打量外面的局面。

此时,李春来已经想好了应对今天这事儿的方略。

刘黑子若是乖巧懂事,大家相安无事,自然是最好的结局。

若这厮不懂事,李春来却也不怕,到时候,锅都丢到他身上便是了,反正这狗日的底子不干净,自己这边却是身家清白。

而以刘黑子的这机灵,他怕是也不会那么傻,非要撕破脸。

这事儿,只要不再出什么大变故,问题已经不大。

……

此时,外面局势虽是噪杂,大势却已经条理了不少。

官军这边大概来了七八十号骑兵,正在诸多捕快、兵丁的簇拥下,列着有点糟乱的阵势,朝着陈家庄这边进逼。

周围还有哨骑在盘旋。

马哨子等人显然也不太敢直面官军的威势,一边大声呼吼,一边继续放火,已经开始‘风紧扯呼’。

“呼。”

李春来暗自松了一口气,今天这事,似乎是过去了。

“李兄弟,怎么样了?”

这时,刘黑子也爬了过来,在堰头只露出小半个脑袋,一边询问李春来,一边小心查看着外面的景象。

李春来扫了他一眼。

嚯。

好家伙。

这厮为了爬上来,不知道遭了啥罪,裤子都磕破了,隐隐有血迹流出来。

李春来想了想,低声道:“马哨子顶不住了,咱们大抵能交差了,不过,刘大哥,咱们这趟怕是要白来了哇。”

刘黑子这时也看清了局面,却是非但没有懊恼反而大喜,嘿嘿贱笑道:“刘兄弟,你这是刚出山没多久,还没有多少经验啊。现在这,咱们极可能非但没白来,反而是要大捞一笔!”

看着刘黑子贱笑着、志得意满的模样,李春来心里陡然一个机灵,不由暗自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

这他娘的,言多必失啊。

以后再碰到这种情况,还是少说话为妙。

好在眼前这刘黑子明显有点‘楞’,而且似是误解了什么,有很大讨好的意思,李春来便不多话,以眼神示意,让刘黑子继续说下去。

刘黑子一直在憋着,就等着李春来表态、他好表现呢,忙嘿嘿笑道:“李兄弟,你别看官军现在闹腾的阵仗大,实则,不等马哨子等人走远,那些骑兵也绝不敢轻易去庄子里。这些京营的大爷,可比咱们更爱惜小命儿!”

说着,他鬼头鬼脑的查看了下局面,嘶哑着嗓子低低道:“李兄弟,这陈家庄我原来来过,从这小河沟子里摸过去,上去不远便是有几家大户。马哨子这帮人今天过来,应该是吓唬人的,怕没有在村子里造太多杀孽。你在这等我,也算给哥哥我把把风,我摸过去看看能不能搂点好处来,咱爷们五五分账!”

“扑通。”

话音刚落,刘黑子便是一跃下了堰头,就要朝河沟子里赶。

“慢着。”

李春来犹豫片刻,却也跟着跃下来,一把拉住刘黑子道:“刘大哥,既然是把风,哪能在这里把,咱爷们一块去!”

“这……”

刘黑子明显有点被惊着了,毕竟,李春来是‘何等身份’,怎能冒这种险?

可他还没来的及开口,李春来却是已经笑着拉着他往前冲:“刘大哥,咱们兄弟,日子还长着呢。走。一起干!”

刘黑子登时也有点被李春来的豪气惊着了,也来不及多想,只觉热血冲顶的便是跟李春来一起往前狂奔。

连‘金枝玉叶’般的‘匪二代’李春来都这么豪气,他一个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吃饭的,那还能怂了?

两人一边狂奔,李春来也在一边观察地势,算计着一旦发生意外,该如何及时有效的抽身而退。

得益于天分的加成,他很快便是找好了门路。

河沟的对面便是山,颇为陡峭,在临近村子的方向,有一眼泉子。

那个位置,山势稍缓,能不借助什么工具便攀上去。

之所以做出这么‘冲动’的决定,李春来俨然不是无的放矢,而是经过了一番‘评估’。

首先他的身体状态很好,别看刘黑子又黑又壮,但不论是体力还是敏捷,李春来有充裕的信心碾压刘黑子十条街。

既然刘黑子都敢,他李春来为什么不敢?

再者,李春来很明白,这种‘装样’,是不可能装太久的,还是要自己学到本事才是真的。

后路已经选好,又有刘黑子背锅,大好男儿,那还有什么放不下的?

……

“艹他娘的,老子还以为狗日的马哨子没怎么杀人,没想到,这腌货这么狠啊……”

很快,李春来两人便是顺着河道来到了村子边缘,刘黑子忍不住便是低骂出声。

李春来的眉头也是紧紧皱起,只觉胸腹间一阵控制不住的翻涌。

前方,数间茅草屋和柴火垛的熊熊大火中,明显有着几具很新鲜的尸体。

虽然看不太清,却依然隐隐可以看出来,那不是女人便是孩子。

在农村长大,李春来不是没见过死人,可,眼前这种状态的死人,那还真的是第一次……

不过李春来心中虽是有点不成模样,面上却依然保持着沉稳。

这边,刘黑子也反应过来,满脸尽是狠辣的凶狞,低声啐道:“狗几把的把人都杀了也好,还能省不少事。兄弟,你就在这等我,我进去看看!”

李春来这时也回神来,没再阻拦,重重点头道:“大哥,小心点,听我口哨!”

刘黑子本来还担心李春来不懂事,再喊他‘刘大哥’,会暴露身份,刚想嘱咐李春来一句,却是没想到,李春来已经是意识到了。

不由赞赏的看了李春来一眼,“兄弟,你就等着收银子吧!”

说话间,刘黑子便是扭着他的大屁股,飞快的向前面爬过去。

李春来眯着眼睛,看了他的背影片刻,眼神不由愈发冷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