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陈家庄械斗事.件

小说: 大明第一吏 作者: 纸花船 更新时间:2020-09-03 字数:3779 阅读进度:5/425

“我艹你@#¥%!!!”

李春来登时便是在心里直问候小卢捕头的祖宗十八代,果然是这个球样的……

但李春来在军营里住了这几天,也明白了一个道理,战场之上,最忌讳的便是不听指挥,乃至是抗命。

纵然此时算不得真正的战场,却也差不多了。

一旦自己在此时不听这姓卢的招呼,就算用屁股想,李春来也能知道那等后果。

小卢捕头就算不能直接要了自己的小命儿,但自己这身花了大价钱才搞下来的‘皮’,怕肯定是保不住了。

这是李春来绝不能接受的!

“狗日的刁民,都不想活了嘛,还不快给老子分开来!”

一时间,李春来也来不及思虑许多,学着卢大捕头等人的架势,扯着嗓子便是大吼一声,紧跟着刘黑子等人的身影往前冲过去。

这刘黑子,大名叫刘长喜,因为人长的又黑又壮,便得了‘黑子’这么个绰号,是小卢捕头麾下的一个大刺头。

前几天,李春来还听卢三说过他的事。

他似乎也有军队背景,只不过,是犯了错下来的,小卢捕头前面收拢他不成,后面便想‘做了他’。

可这刘黑子手段也不弱,也不知道他与小卢捕头之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小卢捕头竟吃了下这哑巴亏。

后来,刘黑子不知道是从哪里拉拢来几个同样不弱的‘联防队员’,有点自成一系的意思。

小卢捕头似是也与他达成了什么默契,双方有点井水不犯河水。

李春来的心里,其实是很想跟这种狠人结交的,可惜,他现在毕竟是个小嫩鸡,环境还没有摸透,自然是以舔小卢捕头这种正主为主,毕竟,这是‘政治正确’。

谁知,这姓卢的忒不是东西,已经是上了李春来心里的‘小黑本本’。

……

“都小心点,他们正在气头上,别跟他们硬碰硬,先围了再说!”

一帮人很快便是朝着械斗的人群包过去,李春来腿肚子都有些发软了,他还是个孩子啊,哪见过这等场面?

不过李春来也不傻,悄没声的便是跟紧了刘黑子。

他已经看出来,刘黑子很有经验。

果然,就快要逼近械斗人群的时候,刘黑子忽然一摆手,低低吼了一声。

他身边的七八个同伴迅速散开来,拎着扁担放缓了脚步,弓着身子,看似还在往前移动,实则已经是龟速。

李春来赶忙也有样学样,顺便还偷偷回头瞄了一眼。

身后,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官兵包过来,乌泱泱一大片,却是一个个比老鼠还小心,就生怕触了这些乡民的霉头。

本来李春来还想找小卢捕头等人的身影,可时间太短了,一时没找到,李春来也只能先罢休。

不过,李春来能感觉到,小卢捕头这龟儿子,必定像是狗一般,在暗处盯着他呢。

“啊,大壮,我的儿呀……”

“大哥!!!”

“哇,孩他爹……”

“杀人了,杀人了啊……”

“姓陈的,你们这些狗瘪犊子欺人太甚啊,爷们们,跟狗日的拼了啊!”

“拼了,杀光姓陈的哇!”

混乱中,李春来刚刚松了口气,想跟着这刘黑子好好学学,看他是怎么玩的,前方混斗的人群忽然发出一连片的惊悚呼声,人群情绪陡然更加不受控制。

李春来忙看过去,瞳孔顿时便是一缩。

只见!

就在他们前面不远处的位置,一个穿着褡裢、露出一身黝黑腱子肉的汉子,脑袋都被人削去了大半,满头是血,红白横流,俨然是已经活不成了。

这汉子在张氏族人中明显有些地位,他这一出事,直接将一众张氏族人变成了炸毛的刺猬,连女人都开始疯狂的要杀人。

陈家人这时候也有些怕了,毕竟已经出了人命,但这种时候肯定不能认输,一认输就完了。

当即便也有人大呼大吼,要‘杀光姓张的’。

“狗艹的,这帮刁民,今天要出大事啊!”

刘黑子这时狠狠啐了一口,丑陋的大黑脸上满是狰狞。

李春来看着他冷厉的眸子,心中也是直叫不妙,肠子都要悔青了。

早知道,他第一次出来便是碰到这等狗尿不骚的破事儿,说什么也要找个由头先缩起来啊。

就算被小卢捕头嫉恨,也比无妄被搞死在这里强啊。

“刘爷,咱,咱咋办?”

李春来没了啥主意,紧跟着刘黑子屁股后面,低声对他吼了一嗓子。

刘黑子这才注意到李春来,瞥了李春来一眼,嘴角边露出一丝玩味,眼神中却是露出嗜血的兴奋光芒,啐道:“咋办?凉拌!”

说着,他竟直接不理会械斗的人群,玩味的看着李春来道:“小李子,你不是那姓卢的狗腿子吗?怎么,今儿怎么跑到你刘爷屁股后面了?想吃屁啊!”

“……”

李春来登时有些尴尬。

这刘黑子,还真是个该杀千刀的货,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不过形势比人强,李春来怎会跟刘黑子这种狠人较真?

忙尴尬赔笑道:“刘爷,您,您莫要笑话小弟啊,小弟也只是混口饭吃啊……”

看着李春来可怜兮兮的模样,刘黑子轻蔑的转过了头,嘴上道:“你小子也算机灵,今儿就跟在你刘爷后面!”

“啊,好,好,谢谢刘爷,谢谢刘爷……”

李春来赶忙一副没种的模样拍起了刘黑子的马屁,心神却是大定。

有刘黑子这种猛男在前面顶着,今天,保住自己的小命儿问题似乎不大了。

想着,李春来心里不由也有些得意。

暗道:“你个黑毛狗神气个什么?莽汉一个。到头来还不是得喝老子的洗脚水,给老子卖力?”

……

就在这种糟乱的纷杂中,官军主力越逼越近,场内的乡民们却也是越斗越凶,形势已经不受控制了。

“开铳,开铳,快开铳,谁要再敢给老子乱来,格杀勿论!”

“快停下,否则格杀勿论……”

黄大捕头等大佬此时也刚不住了,喉咙都快喊破。

“砰!”

“砰砰砰砰……”

很快,官军方向忽然传来清脆的鸟铳嘀鸣声,白色的硝烟味道迅速在空气里蔓延开来。

械斗的人群登时有些惊慌,一下子冷静了些许。

“快上前去,分开他们!”

官军中有人当即大喝。

李春来的脑门子上却是一下子便翻起来一层白毛汗。

狗几把的,不知道刘黑子这傻狍子咋想的,此时,距离‘战场’中间最近的,只有他们几个。

“我,你……”

刘黑子此时也傻眼了。

他的本意,显然也不是想去当出头鸟,而是想先捞个好位置,等下如果死了人,他能第一时间冲上去,发点死人财。

谁曾想,形势陡然突变,竟到了这种程度……

可此时,诸多大佬、后面这么多官军都在看着,他如果不上,那他的关系也保不住他了啊。

只能是咬着牙道:“上!分开他们!”

说着,便是提起他的扁担,一马当先的冲出去。

身后他的人虽然也有些懵逼,却是都来不及思索,纷纷跟上去。

“我@#¥%!!”

李春来简直欲哭无泪,这他娘的叫个什么事儿啊。

可此时他显然也没有选择,只能也拎着扁担,打起十二分精神,大吼着冲上去。

好在形势虽是危机,前面却毕竟有刘黑子等人开道,后续也马上有官军补过来,李春来心神一下子安定了不少,一边四处打量,防备危险,一边扯着嗓子便是大呼:“分开,都给老子分开!谁敢不听话,老子弄死他!”

但李春来,刘黑子,包括后续的官军,以及卢大捕头,黄大捕头等人想的很好,现实却并不是那么一回事。

官军的突然介入,的确是缓和了一下气氛,然而此时毕竟不是对峙的时候,官军切入的点,就算已经很平均了,可还是分别割住了一些人,留在了两边阵营中。

这登时便是捅了马蜂窝。

“打死姓陈的这些狗几把!”

“杀了他们,为大壮哥报仇哇……”

十几个冲到张家阵营内的陈家人,登时便成了活靶子,被张家人群起而攻之,他们根本没有还手之力,眨眼间便是鲜血漫天。

对面的陈家人一听到这边同伴的惨叫也急了眼,疯了般便要杀掉闯入他们中的张家人。

然而张家人或许是势单力孤的关系,比陈家这边要敏锐许多,一个个扯着嗓子大呼着‘杀人了’,便是直接往官军这边冲。

人求生的力量何其庞大?

便是刘黑子那种猛男,也是一个不小心间,便是被一个敦壮的张家汉子推倒在地。

饶是刘黑子反应很快,想撑住地面别摔倒,可后面的张家人更急,又有个矫健的汉子,一看刘黑子在这边挡着道,抬脚便是对刘黑子的大屁股一大脚。

“哎哟……”

刘黑子的身手一时也根本反应不过来了,脸先着地,直接狠狠的扑倒在了还有不少细碎麦秸的场地上。

脸上登时便是花了,鲜血直流,疼的嗷嗷大叫。

李春来恰巧看到这一幕,一时眼珠子都要瞪出来。

你妹的老天爷啊,这,这他娘的到底叫个什么事儿啊,刘黑子是他找的大靠山啊,可现在,大靠山寸功未立,便是倒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靠山山倒’吗?

可还未等李春来眼泪汇聚起来,身侧、身后便都是传来了陈家人暴虐的怒吼,李春来一个反应不及,小身板也直接被人撞出去。

可怜这娃连呼都是没呼出来一声,稍稍扭曲一下,竟直接扑在了刘黑子身上。

“唔,啊——”

本就中招、嗷嗷直叫的刘黑子登时一哆嗦,杀猪般痛呼起来。

李春来这身板就算不沉,那也得百多斤肉啊。

尤其是李春来反应很灵敏,一见要落地,直接选择把刘黑子当成了缓冲垫,大半个身子都砸在了刘黑子的身上。

眼见刘黑子快被他搞死了一般,李春来魂儿都要被吓飞了。

这他娘的,要是自己把刘黑子搞死了,怎么交代?这已经不是能不能保住这身‘皮’的事儿啊。

危急时刻,李春来的脑子反而格外清醒,这锅肯定是不能背的!

要不然跳进黄河都洗不清啊。

眼见周围人群愈发的暴虐,来回奔腾,李春来忽然有了主意,用力抱着刘黑子便低吼道:“刘爷,别怕,是我。小李子来护着你了!”

说着,李春来抱着刘黑子,跟他头贴头,旋即又让他的一只耳朵贴在地面上,另一只手臂也下意识的捂住了他的另一只耳朵。

然后便是抻着嗓子、搞的不像自己的声音,嗷的大吼道:“别打了,土匪来了,快跑,快跑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