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分

小说: 七十年代后妈养崽 作者: 拂星辰 更新时间:2022-01-17 字数:2404 阅读进度:24/93

下午一点过,大宝和二宝还有张家兄弟在院子里跟小鸡小鸭玩,三宝在屋里睡觉。

院门口响起了一阵敲门声,顾忠国过去把门给打开了,是郑善民和他妻子来了。

“顾哥。”郑善民开口叫了一声,木婉柔在后面跟着小声地重复了一遍,看起来不是特别高兴。

“郑善民你来了,弟妹也来了啊,欢迎啊欢迎。”顾忠国和两人打了个招呼,人侧身过去,示意他们进来。

郑善民手上还拿着一捆竹篱笆,看起来像是做好了的。

“你这这么快就做好了吗?”

“哪儿能啊?这是之前我家里的,本来说是想养几只鸡,但是篱笆编好之后,又不想养了,这不正好拿过来给你们吗?省事儿。”

顾忠国看着他脸上无奈的表情再一听他说的话就知道铁定是他想养,但是他媳妇儿不喜欢,所以就不了了之了。

到院子里了,郑善民看到四个孩子,知道有两个是张师长家的,还有两个应该就是顾家的了。

张家两兄弟带头叫了声“郑叔叔”,大宝和二宝跟着叫。

顾忠国看着跟在郑善民后面低着头的木婉柔,给几个孩子介绍:“这是郑叔叔的妻子,你们要叫木阿姨。”

“木阿姨。”四个孩子齐声叫着。

木婉柔只轻轻点了点头,没说话。

顾忠国和郑善民对视了一眼,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无非就是家里没有孩子,羡慕。

“人来了吗?”江菀在屋里陪着三宝睡觉,听到外面声音大,穿好了衣服就出来了。

“来了,你快来,我给你介绍介绍。”

江菀走到院子里,只看到一个长得有点黑,身高腿长穿着军大衣和军靴的陌生男人,想来应该就是郑善民了。

果然,下一刻,男人给她介绍:“这是郑善民,这是他妻子木婉柔。”

听男人介绍,江菀才发现原来郑善民后面还有一个人,低着头看不清长相:“你们好,欢迎欢迎啊,我叫江菀,顾忠国的妻子。”

郑善民叫了声“嫂子”,后面低着头的女人总算抬起了头,跟着叫了她一声,江菀一看,是个标准的江南美人,脸小五官美,长得还白净,身上穿着蓝衣服黑裤子,窈窕得很,一看就没受过累吃过苦。

顾忠国把郑善民抱着的篱笆给接了过来,又对着小姑娘说:“你俩年纪应该差不多,我们在外面弄篱笆,你们进去认识认识吧。”

江菀点了点头,知道这是男人在示意她看看能不能和她合得来。

其实她在岛上也挺想有一个合得来的朋友,但这种事儿也不能强求,得看性格和缘分。

江菀带着木婉柔到客厅餐桌上坐着,给她倒了一杯麦乳精:“我刚随军,家里还没怎么添置东西,招待不周,请多多见谅啊。”

木婉柔抱着装有麦乳精的木杯,双眼盯着她:“你是不是还没有二十岁?”

江菀听到她问的话后有些疑惑,但还是如实回答:“哪儿能啊,我都二十一了,你看着也差不多二十岁一二吧?”

“没,我二十五了。”

“真没看出来,你看着显小,像二十出头的。”

“你也显小,我看着还以为你没有二十岁。”

江菀和她说话的时候没觉得男人口中的那个木婉柔是眼前这个,说话不是挺舒服的吗?

“你怎么……”

木婉柔轻声笑了笑,把木杯放下了:“是不是在奇怪为什么别人口中不好相处的我其实不是那样的?”

江菀耿直地点了点头,在漂亮女人的轻笑中,她没忍住做出了最诚实的动作。

“我的家庭背景你知道吧?那人和你丈夫应该挺熟的。”

“那人?是郑团长吗?”

这下换成木婉柔点头了,她继续说:“这儿附近的人要么喜欢在背后说我是资本家的小姐,说我有多么幸运嫁给了那人,要么表面上根本不掩饰地显露出对我的不满,只有那傻子觉得是我不喜欢他,不喜欢这儿,脾气不好。”

“那你怎么又对我……”

木婉柔好似知道她要说什么,接着说:“你是这岛上第一个不会因为我的出身而态度鲜明的人,你刚还对我说了,请多多见谅,多有趣啊,自从运动开始了,再也没有人会把尊重放在一个资本家的小姐身上,都是斜着眼看我,我打第一眼见到你就喜欢你。”

要不是江菀喜欢的是顾忠国,面对这么个大美人对自己说“喜欢”,怕是早就心怦怦跳了。

“这不是你的错,放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那就借你吉言了。”

突然,屋里传来一阵轻轻的啜泣声,江菀连忙到了屋里,是三宝醒了没看见大人正可怜兮兮地蜷缩着身子哭呢。

“小哭包,别哭了,妈妈来了。”江菀把三宝抱了起来,摸了摸尿布,是干的,索性把她抱了出去。

三宝一被抱起来就不哭了,脸上也没有泪水,赶情刚一直干嚎呢。

木婉柔看她出来,还抱着个小孩子:“这是女孩儿吗?”

“对,这是三宝,可漂亮了。”

看着三宝穿着新崭崭的衣服,脸上白嫩嫩的,没有鼻涕口水横流,木婉柔不禁感叹:“你把她照顾得很好,要不是我知道,还以为你就是她亲妈呢。”

“亲妈后妈没差别,反正都是妈,只有好和不好的区别,照顾好了就是好妈。”

“你上过学吗?我觉得你普通话很标准,而且说话很有文化。”

“这你都能听出来?我是上过学,大学,就那南川城里的南川大学。”

“是吗?我也读过大学,是望江城里的望江大学。”

“那咱还挺有缘分的,这么个小岛上,两人都上过大学,还做了邻居。”

“是啊,有缘,对了,你有文化,还上过大学,想得也挺通透的,怎么会……”

“我懂你的意思,是不是想知道我一个年纪轻轻的大学生怎么会跟一个鳏夫结婚,还来当三个孩子的后妈?但就像咱们之间一样,一切都是缘分,我和他有缘。”

木婉柔看她眼里满是深情和温柔,便再懂不过了,那人看自己时也是这样的,只是终究是有缘无分。

“你自己满意就好,也许这就是缘分啊。”

江菀和木婉柔说了好一会儿话,直到外面小孩子们的欢呼声传来。

两人随着声音出去了,院子里两个男人挽着袖子正在收拾地上最后的一堆泥,篱笆已经修好了,母鸡在里面咕咕咕的,小鸡和小鸭还是被圈在柴堆里。

顾忠国洗了手过来找小姑娘,问:“你俩聊得怎么样?”

郑善民也贴过来偷听。

江菀和木婉柔对视了一眼,笑着说:“相见恨晚。”

郑善民也高兴,一连说了好几句“那就好,那就好,那就好啊。”onclick="hui"